中共对少年儿童的摧残(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

目录:

一、孤儿血泪
(一)孤儿血泪
(二)没有母爱的童年还有多长

二、遭中共迫害的孩子
(一)被迫害致死的孩子
(二)被迫害导致精神失常的孩子
(三)被非法关押的孩子
(四)遭受毒打、逼供、酷刑折磨的孩子
(五)被无理赶出校门的孩子

三、少年法轮功学员:历经苦难 意志不退
(一)获得国际援救 在自由的国度传播真相
(二)饱经魔难不迷航 风雨过后见彩虹

四、幼小而纯净的心灵

前言:

记得汶川地震后,看到网上一张照片:一长排小小的尸体袋……,我深受震撼,他们都是幼小的孩子啊!

今天,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群体灭绝性的迫害下,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持续十多年的残酷迫害下,当聚焦孩子们的遭遇时,心灵的震撼更加强烈而持久。

这些未成年的孩子,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非法关押、有的精神失常、有的遭暴打、遭逼供,有的孩子父母双亡,他们或被亲戚收留、或被强行关入孤儿院,不少孩子被迫辍学、还有的流落街头。更有甚者,幼小的孩童因亲眼看到疯狂抄家、父母被绑架、遭毒打而深受惊吓以致精神失常、夭折,还有两岁幼童身陷囹圄、四岁幼儿被劫作人质、更多未成年的孩子被劳教。

灭绝人性的中共对无辜的孩子们,对少年儿童,甚至对婴幼儿触目惊心的迫害,对他们幼小而纯洁的心灵所造成的难以抚平的深重伤害,罄竹难书。这些孩子的遭遇更见证了这场迫害的邪恶。

一、孤儿血泪

根据从明慧网查询的部份信息,本文收集到法轮功学员遗孤三百四十六人,其中,父母双亡二十五例。详情参见本文附录《受迫害法轮功家庭的部份孩子情况》及《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孩子(孤儿)部份补充名单列表》。

以下为部份案例。

(一)孤儿血泪

◇妈妈被马三家迫害离世 小胖辍学放羊

王德福,小名小胖,一九九二年十月十九日生。九岁那年(二零零一年九月),母亲张海燕依法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马三家黑窝,由于不放弃修炼,遭到毒打、吊铐、绳子捆绑等酷刑折磨。近两年的非人折磨,使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最终精神崩溃。

王德福(小胖)
王德福(小胖)

小胖的母亲张海燕,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小胖的母亲张海燕,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三月,家人被劳教所通知去接人时,张海燕已经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而且心灵遭受极大摧残,从不敢与人说话,回家后,甚至与丈夫、孩子都没说过话,家里人从来不敢和她高声说话,哪怕是一个小孩在她身边高声说话都会把她吓得脸色骤变,浑身发抖。在极度的痛苦与恐惧中煎熬十个月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八日(腊月二十七),张海燕含冤离世。十一岁的小胖悲痛万分:“我再也看不到妈妈了!”

妈妈的含冤离世给原本已被迫害得破烂不堪、没有温暖的家,又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爷爷身体有残疾,只有一只手,奶奶身患气管炎,遇冷、热经常犯病。张海燕原是这个家的主要劳动力,这几年由于遭迫害,家境越来越差,外债已近万元。家里几间土房年久失修,几乎快要坍塌,却无钱修整,家里四壁空空。

小胖原本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学习成绩很好。妈妈去世后,小胖被迫辍学,在家跟着爸爸放羊,每天弄得小脸黢黑,在他身上,已找不到往日的活泼快乐,却有一种与他这个年龄不相称的“成熟”,而且,与同龄孩子相比,瘦小许多,“小胖”已名不符实了。

小胖的爸爸曾到黑山县法院,想告那些迫害死妻子的恶人。法院的人搪塞他说,需要马三家出证明。难道为妻子讨回公道,还要找凶手出证明吗?这个祖祖辈辈都是老实巴交的穷苦农民,上哪儿去申冤?在没有人权的中国,哪里才是老百姓真正可以申冤的地方?

◇五岁孤儿心灵遭摧残 经常噩梦中惊呼:“不要抓我!”

周凤林,江苏常州法轮功学员,祖籍四川,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周凤林再次被清潭派出所恶警绑架,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上午,在常州西林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当局为封锁消息,将周凤林的丈夫、法轮功学员杨产荣非法重判十年。根本不顾及他们还有一个年仅五岁的孩子没人照顾。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孩子的姑姑、法轮功学员杨顺娣领着孩子去清潭派出所询问弟媳下落,被连同孩子一起扣留,杨顺娣因此被非法劳教三年。小孩因惊吓尿湿了裤子,在寒冬,穿着湿裤子被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孩子的伯伯将其领回家,孩子的心灵受到极大伤害,经常在噩梦中惊叫:“不要抓我!”哭喊着要爸爸、妈妈,一看到警车就说是坏人。

小孩的伯伯向有关部门提出孩子生活、教育的问题。得到的答复是:送孤儿院。死者所有亲属只要提出要见遗体,就被扣上“参与政治”的帽子。

◇妈妈永远在孩子的心中

——妈妈去世后,永鹤在作文中写道:“听说北山荷花池的荷花开了,吃过晚饭,我急忙拉着妈妈的手去看荷花……”

法轮功学员问小永鹤:想妈妈了?他点了点头,然后用报纸挡住了脸……

他叫朴永鹤,一九九四年十一月五日生,朝鲜族。他曾有一个最幸福的家庭和最疼爱他的妈妈,刚一出生,妈妈崔正淑就给他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永鹤,希望他的未来美好、幸福,并把所有的母爱都倾注于他。他出生以来的成长日记和记录他每一步成长的照片、录像,都倾注和留下了妈妈对他的爱。

永鹤的父母都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三月,妈妈因做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残酷迫害,三十三天内,仅睡了二十二个小时,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后,四月份被保外就医。回家后,原本反应机敏的她变得沉默寡言,生活不能自理,行走困难,浑身疼痛难忍,昼夜咳嗽,不能入睡、吃饭,到最后完全不能进食,双手双脚逐渐失去知觉,双耳失去听力,身体各部位损伤严重,八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五岁。

妈妈去世后,九岁的永鹤不止一次地哭着要妈妈。每当看到别的孩子和妈妈一起嬉戏、玩耍,孩子眼中就流露出不易察觉的伤感……永鹤后与姥姥、爸爸生活在一起。姥姥每月九百多元的退休金就是全家的收入,除每月交房租和永鹤的学费和伙食费外,家里的生活费就只剩下一百多元了。七十多岁的姥姥一度为了供小鹤上学,给人打工,每天工作十一个小时。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永鹤刚满十六周岁。此前七月,朴永鹤初中毕业,已达到普通高中入学分数,因家中经济困难只得辍学,出去找单位当学徒,赚钱养活自己。

小永鹤和妈妈的合影
小永鹤和妈妈的合影

永鹤和姥姥的合影
永鹤和姥姥的合影

◇“没有妈妈的日子真长啊”

——少女亚娃对姥姥讲:“姥姥,没有妈妈的日子真长啊。”后来亚娃看着妈妈的遗书,看到妈妈被残忍的恶警毒打的经过,泪水哗哗流下。

纪亚娃:“姥姥,没有妈妈的日子真长啊。
纪亚娃:“姥姥,没有妈妈的日子真长啊。”

纪亚娃的母亲娄爱卿,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迫害致死
纪亚娃的母亲娄爱卿,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这个被西方称为“平安夜”的日子,却像灾难一样降临到少女纪亚娃的家,她的妈妈――法轮功学员娄爱卿就是在这一夜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星期六,早上七点多,妈妈打来电话,还在睡觉的纪亚娃接了电话。妈妈在电话中说:告诉你,妈妈又被关到了拘留所了。

此前,纪亚娃的妈妈娄爱卿,十二月二十日晚七时许,与徐冰(同时被迫害致死)在黄岛区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贴时,被长江路派出所绑架,遭严刑拷问。十二月二十四日,娄爱卿被折磨致死,年仅三十四岁。

亚娃很久没见到妈妈,但一直觉得妈妈就在身边,接到妈妈的电话后,感觉妈妈离得很近,很快就会回家了。二十五日下午,当十一岁的亚娃得知妈妈十二月二十四日已离世的噩耗时,惊呆了,前天妈妈的声音还响在耳边,她失声痛哭。

妈妈冤死后,亚娃第一次去劳教所看小姨,小姨问她:你妈妈呢,她好吗?为了不使小姨难过,亚娃对小姨说:妈妈出远门了。说完泪水却忍不住哗哗的流下来。亚娃经常提起妈妈,对姥姥讲:“姥姥,没有妈妈的日子真长啊。”后来亚娃看着妈妈的遗书,看到妈妈被残忍的恶警毒打的经过,泪水哗哗流下。

纪亚娃的姥爷,面对二女儿娄爱卿被迫害致死,小女儿娄红梅被非法劳教,两个女婿纪君和李天民分别被非法劳教、判刑;特别是听到二女儿死去的消息后,他不吃不喝倒在床上四天多,面临生命危险。在这些巨难面前,他选择了自己的路:也修炼法轮大法!

妈妈去世前,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纪亚娃的爸爸被骗去非法劳教三年,关押于青岛劳教所,受尽了折磨。当时,纪亚娃哭着对警察说:“我妈妈被你们抓走了,你们再抓走我爸爸,我怎么办啊?”坚持要与爸爸同去,拉着爸爸的手不撒开,但恶警还是毫无人性的把亚娃和爸爸强行扯开了。

爸爸被非法劳教,妈妈被迫害死后,亚娃经常梦到妈妈。她说,最难过的是在学校里,有时同学的爸爸妈妈去看同宿舍的同学,她就会想起妈妈来。说到这里,亚娃不禁静静的、默默的流泪,她很少笑,很多时间都是沉默着,思索着,她说她妈妈没做完的事,她一直在做着,那就是向人们揭露这场邪恶的迫害。

◇十三岁少年父母双亡 唯一的监护人姑姑被非法劳教 孩子被送孤儿院

吴月庆,黑龙江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六、七月间,因进京上访讲真相,被绑架到长春铁北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九个多月,被勒索三千元。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吴月庆在资料点被绑架,受残酷折磨,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关押在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十一监区二十三分监区。牡丹江监狱生活条件极差,传染病泛滥。五年多的关押迫害,使吴月庆的身心受到巨大的损害,不幸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消瘦如柴。就在他肺部烂了一个大洞,体重下降到只有七十多斤的情况下,牡丹江监狱对吴月庆还百般刁难,直到最后人不行了怕担责任,才让家人接回。

吴月庆
吴月庆

回家后,姐姐吴月霞(法轮功学员)经常鼓励他、照顾他,他的身体逐渐好转。然而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吴月霞被绑架后,直接被送到佳木斯非法劳教。吴月庆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吴月庆的儿子吴英奇,十岁时母亲就因车祸去世,如今父亲吴月庆又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唯一的监护人——姑姑吴月霞,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过早饱尝人世间苦难的十四岁孩子现被寄养在佳木斯孤儿院。

吴月庆的儿子吴英奇(寄养在佳木斯孤儿院)
吴月庆的儿子吴英奇(寄养在佳木斯孤儿院)

吴英奇唯一的监护人、姑姑吴月霞
吴英奇唯一的监护人、姑姑吴月霞

◇大庆法轮功学员:再苦再累也不能委屈了孩子

法轮功学员何华江父子相依相伴,孩子的母亲于二零零零年因病去世。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何华江被大庆采油六厂四矿伙同恶警绑架。

大庆的法轮功学员得知后,立即给何华江的儿子何威送来了各种水果、食品以及衣服、鞋帽等各种生活用品;大家轮流照顾抚养孩子,生怕孩子受到什么委屈。邻居看在眼里,感慨万千,发自肺腑地说:“以前我不相信社会上有这么好的人,现在我亲眼看到了,我可相信了,这一切也只有法轮功学员能做到。”孩子的姨妈更是不知说啥好。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因迫害而身体虚弱的何华江被强行送往大庆劳教所,当晚被劳教所酷刑折磨致死。江泽民流氓集团只留给十四岁的孩子一个冰冷的骨灰盒。孩子的心在哭泣。

法轮功学员纷纷来接孩子,真挚地对他说:“孩子,大法弟子的家就是你的家,你就是我们的孩子。”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的真挚的慈爱,使孩子很快地安静下来。他不愿意离开曾经和爸爸相依为命的住所,法轮功学员就出钱为孩子雇来保姆,并安排好孩子的学习、生活费用,还经常轮流带着各种食品和用品来看望孩子。

一位退休的法轮功学员把准备给孙子买自行车的钱都留给了孩子。这里的法轮功学员经济条件并不太好,有的无工作,靠子女供养;有的是家属,每月只有五十元收入,但大家都说:再苦再累也不能委屈了孩子,一定要把孩子带好。

二零零三年中考,孩子考入了本市的石油中专兼专科五年制的学校,法轮功学员又为孩子凑了一万多元的经费。平时孩子住校,每到双休日,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为他准备好了各种好吃的、用的,还有零花钱。现在,孩子无忧无虑,想去哪家就去哪家,他已经成为那里每位法轮功学员家中的不可缺少的一员。

此情此景,令那里的世人有目共睹,有口皆碑。一提起何华江的孩子,知情人都禁不住地眼含泪花:“法轮大法好啊,真是好,就是好!”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