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长的女儿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一九九九年的春天,我们当地的大法弟子在某大学里开心得交流会。那时女儿八岁,当时她看到大法弟子身上戴的法轮徽章,对我说:里面的东西都在转。我们把《转法轮》请回了家。我带着女儿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在学法小组学法时,女儿那稚嫩的童音,学法的认真得到老同修的鼓励和夸奖:真是师父的小弟子啊,这么纯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这天,我带女儿去炼功点炼功,发现大门锁了進不去,这时候来了一个同修,才知道昨晚辅导员被绑架了。我们很奇怪,这么好的功为什么不让炼呢?咱们得去问问把人给放了,我们又没干坏事,锻炼身体、做好人多好呀!又有人说,凡是反映情况的一律抓起来。我就说:就是抓也要去反映情况啊,不能随便让他们抓人呀,至少得有说理的地方呀!可看着女儿这么小,不想让她受罪,万一她也被抓起来怎么办?女儿说:“妈妈,我不怕受罪,我也要反映情况,好人不应该被抓。”看到女儿那纯真的神情,就同意带她去了。

当时我真的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打开电视一看全是诋毁,诽谤大法的内容。女儿看到这些生气地大声喊:“骗人!骗人!全是骗人,妈妈咱不看了!”

一九九九年的夏季迫害来临时,真是风云突变,乌云压顶,经常是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夹杂着冰雹扑地而来。我和女儿对着苍天大喊:“来吧,来吧,我们什么都不怕。”女儿经常问:“妈妈,师父在哪里呢,坏人不会找到师父吧。”那时我们多想得到师父平安的消息呀,每天不停的收听外国电台,终于有一天,听到师父的声音,我和女儿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女儿上小学时一直是班长,各方面都很优秀,老师和同学们都喜欢她。一天中午放学后,女儿焦急地告诉我说,学校指定她写揭批法轮功的演讲稿,下午开全校大会上发言,她问怎么办呀?我对她说:“你就说你是个小学生,学习文化课是第一位的,不懂政治,也不参与政治,学功是为了做个好人。学校也无话可说。”女儿说:“妈妈,你放心,我不会说违心的话,更不会说法轮功不好的。我们班还有一个同学炼法轮功,我们说好了,一定要坚持。同学们在班里乱说法轮功不好,我们就制止他们。”

还有一天中午,女儿進门就说:“妈妈,学校要求下午一点半集合,到校园操场集体签名拒绝×教,不能请假必须参加。可我决不会签的,已经和同学说好,她们帮我请假。”看到女儿的表情,我既心酸又高兴,心酸的是:小小的年纪承担了不该承受的东西;高兴的是:大法的根、“真善忍”的根已经深深地扎在她幼小的心灵深处了。

有一年开学,学校進行数学考试,考的是奥数题,整个暑假,女儿都在学法,炼功,一道数学题都没做过,可是一千多考生中,女儿考了前二十名。女儿告诉我说:妈妈,我觉得数学题不难,很快就做完了,是师父看我学法认真帮的我。

有一天,老师把她叫到办公室,递给她两百元钱,说是救济困难家庭的,因为你们家人下岗了。女儿说,我们家不困难,这钱我不要。老师说,不要不行,字都替你签了,钱也领回来了,不要怎么办?女儿说,反正这钱我不能要。这个钱最后女儿也没拿。回来后告诉我说,“妈妈,师父的法我记着呢,我是炼功人,怎么能求这个东西?”当时我们经济确实紧张,女儿很节省,从不乱花钱。

二零零一年底的一天,我在医院照看病人,女儿和她姥姥在家,夜晚十二点,五个恶警突然闯入家中,没有出具任何手续就强行抄家。女儿当时才十一岁,面对突然来的邪恶阵势,一老一小开始很害怕,但女儿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在心里求师父:别让恶警开大法书的抽屉,不要动师父的讲法录音(当时大法书在女儿写作业桌子的抽屉里,师父的讲法录音带也在桌子上)。恶警把女儿赶到了客厅,开始翻箱倒柜。这时女儿突然想到:我为什么不发正念呢?就马上发出强大的正念:让邪恶马上走。十多分钟后,恶警们一无所获,才悻悻地离开了。临走时,一个恶警说:打扰了。女儿大声回答:“知道打扰还干坏事!”

这群人走后,一老一小忍不住哭了,女儿擦干眼泪对姥姥说:我要把今晚发生的事写下来告诉老师和同学们。然后安慰姥姥说:“姥姥不要怕,我们有师父,你看我求师父保护大法书,他们都没搜到,在眼皮底下都看不见。”

第二天,母亲对我说:“这孩子真不一般,一点都不怕,胆真大呀!比我都强。”我对母亲说:“是师父给了我勇气,是天胆,能怕吗?”离开母亲,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心里不停的念着: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初中三年,同学们都知道女儿是炼功人,女儿把真相告诉她的同学,把很多真相的顺口溜带到班上,同学们都在抄,都会说会背。有一次,上语文课时讲到法轮功,女儿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班主任一看女儿哭了,话锋一转,说到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每个公民都有信仰的自由,任何人都不能干涉。女儿破涕笑了,班主任也笑了。

初中升高中,体育加试三十分作为中考成绩。女儿的年龄在班里最小,个头也小,她考立定跳远时成绩是优,记分的老师不相信,让重跳,结果比上次跳的更远。扔铅球时,成绩也是优,监考老师大声说:重扔!结果比上次扔的更远。八百米长跑,她又跑了个第一。老师和同学们都很惊讶。

还有一个三十分的加试,女儿第一个去抽题,抽了一道很简单的题,老师要了回去,说这题别人已经抽了。女儿笑笑出去了。排队第二次去抽题,轮到她时又抽了一道简单的题,老师又要了回去,说:这题别人也抽了。女儿笑笑又出去排队了。第三次抽了一道有一定难度的题,才让她做。交卷时女儿对老师说:谢谢老师。回到家女儿告诉我说:这是师父在考验我的心性呢!

高一结束时要考试,然后再根据考试成绩進行分班。考完试回家女儿说:“妈妈,这次的作文题目是:用××重塑人生。我写了用‘真、善、忍’重塑人生,把《九评》的开头和结束语加進去了。改卷的老师一定会把我的卷子拿出来研究到底给不给分,这样改卷的老师不都看到我的作文了吗?‘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佛法,我想他们的内心一定会认同的,他们一定会敬佩师父的。这样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们仍然在证实大法,证实真善忍是归正一切的根本,而不是把分数看的那么重要,让她们看到了大法弟子是不畏强暴敢于坚持真理的人,那样他们不就认同了大法,他们岂不是得救了吗?”

听了女儿的话,我心里感慨万千,师父说:“你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已经为大法、为大法的修炼者、树立了最最伟大而永远的威德,当历史走过这一页时,留下来的世人会看到你们的伟大,未来的神会永远记着这伟大的历史时期。”[1]

女儿上高中后,很快就把真相告诉了同学们。政治课中有诋毁大法的内容,当上课老师讲到这时,学生们都不同意,不让老师讲。安排的作业中也有诋毁大法的,女儿就把《转法轮》是怎么讲的,中共是怎样诽谤陷害的写了出来交给老师。再上政治课时,老师让同学们自己看,不再提法轮功。

二零零七年女儿参加高考前,因为她数学不太好,老师找到女儿说:“我给你补课吧,不要因为这一门影响了高考成绩。”女儿说:“老师别担心,一切顺其自然吧。”临考前女儿随手拿了本复习资料,随便翻了一页,看了一道例题,就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進了考场。拿到卷子惊喜地发现,刚才看的例题和其中一道大考题一样。数学成绩下来后,是127分。女儿高兴的说:“谢谢师父,没有师父帮助这绝对是不可能的。”最后女儿以全班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大学。

大学四年中,因为学习成绩优异,女儿每年都获得了学院的奖学金。老师与同学们都知道她是修炼人,也都很欣赏她的人品。同学们说:你得什么我们都不妒嫉,我们只是羡慕你。你什么都不求,什么都能让,可最后仍然是你的。

在大法中成长起来的女儿,如今已是亭亭玉立、美丽高雅、真诚善良、善待亲人、善待她人、善待一切,如风雪中怒放的寒梅,如浊世中挺立的清莲。我为她感到自豪与骄傲。而这一切都是来自于师尊伟大的佛法,是大法的浇灌,是师父的栽培造就。

虽然现在的我因为邪恶的迫害而流离失所,无法见到女儿,但我相信在大法中成长起来的女儿,会和我一样一直坚定不移的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会和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会和亿万善良的世人一样迎来法正人间的一天。

愿全天下所有为法而来的世人,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吧!希望你们能走出邪恶的谎言,认清大法的美好,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