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海外举办模拟酷刑展 曝光中共暴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中共媒体近日大造舆论,诬蔑大陆法轮功学员模拟酷刑展示是假的。其实,在过去十四年的时间里,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黑牢里的警察用尽各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是根本抹杀不了的,而重组酷刑实景远不及真实的残酷程度。

在重庆女子劳教所(茅家山),我亲身经历并亲眼目睹恶警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将所谓的“转化率”和警察奖金挂钩,令警察无所不用其极、凶残的折磨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酷刑折磨包括:毒打、背铐、关小号、烈日下曝晒、逼站军姿十几小时、黄胶带封口鼻耳、连续吊铐脚尖沾地、不准睡觉,等等;对坚持不“转化”、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窒息灌食……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致残、致死。

周成渝被灌药致死

周成渝
周成渝

周成渝,女,时年五十五岁,二零零一年二月被劫持到重庆江北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周成渝遭到劳教所女恶警杨明等残酷迫害和摧残,致使遍体鳞伤,女恶警杨明硬说周成渝身上长的是疥疮,强迫她抹药、吃药,周成渝不配合。杨明就叫女吸毒犯每天将周成渝拖出去强行灌药,灌药后周成渝身体反应强烈,肚子肿大、头肿大,呼吸困难,周成渝质问恶警输的是什么药,恶警拒答。

几天后晚上(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八日晚),女恶警杨明要强行拉周成渝到医院看病,周成渝拼命反抗,双手抓住铁床架,喊:“我不去医院!”“要功友一起去!”包夹吸毒犯刘成玲、王素晓把周成渝从四楼架到一楼时,很多人都听到周成渝凄惨的喊:“要功友一起!”周成渝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杨明到监房,龙岗、高仲英、邱翠香等法轮功质问杨明:“周成渝哪去了?” 杨明谎称“保外就医”。法轮功学员并不相信杨明说的话。后来有消息证实周成渝当晚未出劳教所就被迫害死了,劳教所当晚将遗体拉到324医院,然后说是病死的,造假掩盖事实。

徐真被灌药致死

在二零零零年八月左右,法轮功学员徐真被骗到一大队“转化”了。几天后徐真知道被骗,心里内疚、难过,要声明“转化”作废,警察罗春梅、王治涛怕徐真公开声明“转化”作废,影响其他人,就强行把徐真单独关押,双手铐在床上,打她、骂她,给她灌精神病类的药,每天三次对她大量灌药,最后将徐真迫害的精神失常,目光呆滞,然后通知单位来接徐真,单位的人一看她被迫害成这样,就说:“送来劳教所好好的,现在精神就不正常了,家里只有年幼的儿子都无人照顾,家里无人,不接。” 但后来还是把她接走了,据说接走后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药

后来徐真于二零零六年被杭州市西湖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二零一一年九月,徐真再次被绑架,第二次被劫持到在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遭各种酷刑折磨,劳教所恶徒长期用黄胶带封口,不准她出声音,徐真于同年十月被迫害致死。

王积琴被灌药致死

王积琴
王积琴

王积琴,女 ,二十九岁。二零零零年七月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遭到残酷折磨、灌药迫害。王积琴几次被灌致休克。她被拉回监舍时曾艰难说过:“我儿子还小,(我)不能死。”

王积琴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恶警杨明也不放人,最后劳教所头目看王积琴要不行了,才直接下令放王积琴,要她回家死。王积琴回家后,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

罗德清遭性侵害

罗德清,女,当时二十几岁,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在恶警的默许下,罗德清被几个吸毒犯借擦疥疮药之际,强行剥光衣服,掰开大腿,手进入阴道进行性迫害。为此,全监室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劳教所政委庞某等人被迫答应处罚几个打手,但后来却一直未处罚。

邱翠香差点被迫害致死

邱翠香,女,五十多岁。二零零零年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正念闯出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底又被绑架进劳教所。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恶警杨明借口邱翠香不穿号服,将她关入小号迫害,铐背铐,同时还强行灌药。邱翠香被恶警酷刑折磨致手指、脚趾发紫、发乌,奄奄一息,重庆渝州大学医生、法轮功学员张洪全向女恶警杨明反映,邱翠香心脏供血不足,有生命危险,女恶警杨明不但不给邱翠香解除体罚,反而用酷折磨张洪全。

此外,我所知道的九死一生、活着走出重庆女子劳教所魔窟的法轮功学员有:高仲英、付汝芬、曹继芳、陈平、周良荣、夏家作、赵家玉、杨春远、方敏等。

模拟酷刑展示远不及真实的残酷程度

以上的都是真实的迫害事实,是我亲身所见所闻,而对这样的罪恶,语言无法完全表述其中的残酷程度。

感谢海外同修在世界各地举办模拟酷刑展示,曝光中共的暴虐。其实和实际发生的罪恶相比,这些模拟酷刑展示的仅仅是冰山一角。我在重庆女子劳教所所经历、所见到的酷刑的残酷程度,都远远超过酷刑图片所展示的。中共劳教所、监狱的酷刑之惨烈、之血腥,远远超过照片能展示的。

这里我还想说,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拍摄酷刑演示图片,并不只是为自己讨还公道,任何无辜的中国公民都有可能被中共抓进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暗无天日的黑牢,遭受奴役和酷刑折磨。把这些酷刑以直观的方式真实的曝光于天下,是制止酷刑的第一步,是保护公民人身安全不受伤害的有效手段。拍摄酷刑演示图片的法轮功学员是在行使天赋的言论的权利,也是在维护所有中国人的起码的人身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