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坏的封面又恢复原样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

毁坏的封面又恢复原样

〖大陆大法弟子来稿〗一天,我正在屋里读法,邻居老太太领着孙子来串门。我和老太太在外屋聊天,孩子一人進了屋,我也没注意。他爬上椅子,看见桌上放着一本书,打开抽屉,又拿出一支铅笔,在封面上瞎涂乱画,撕了一个口子,还戳了几个洞。等我進屋发现后,又急又气。老太太一见大事不好,说了几句赔礼的话,赶紧领着孙子走了。

我手捧着宝书,又心疼又后悔,眼泪一个劲的流,我向师父法像检讨:我没把宝书保护好,都是我的罪。

我用橡皮擦,用胶条粘,细心的修补,又包了书皮,总觉得不满意,小心翼翼的放進抽屉里。等我再拉开抽屉,取出书来一看,立刻惊呆了:竟完好如初,一点儿破损的痕迹都不见了。

师父巧安排

〖大陆大法弟子来稿〗三月,邪党在北京召开两会,北京周边地区严格检查進京人员。我老家在河北省乐亭县农村,因为母亲病重,让我回去看望。我怀揣着一本《转法轮》回去了,一是自己学习,二是也读给母亲听。母亲病情好转、稳定以后,我便决定返回北京。

我不是在起点站上的车,但乘客还没坐满,我坐在司机后边的第二排座位上。售票员告诉大家,前边要停车检查,如有去北京的乘客,你们要改说去别的地方;如有炼法轮功的,千万不要承认。我有了思想准备,但怀里揣着一本《转法轮》,万一查出来怎么办?我就发正念,让他们查不出来。

很快到了检查站,门口停着两辆警车,我坐的车停稳后,上来两个警察,一个查问,一个记录。很快问到了我:“有身份证吗?”“有,没带来。”“到哪儿去?”“滦县。”“去哪个村?”我一下蒙住了。

正尴尬时,“哦,”在我后边第三排的一个妇女站起来指着我立刻回答:“她是我妹妹,我带着身份证呢,我们一起到滦县××村,去看望我姐姐。”说着她掏出身份证,让警察看,警察也没再追问,就这样应付过去了。

到了滦县,又是这位大姐用她的身份证给我买了進京的火车票。

“谢谢大姐。”我紧握住她的手,原来是同修。“要谢就谢咱的师父吧,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

景奶奶的坚持

〖大陆大法弟子来稿〗景奶奶是农村妇女,今年七十四岁了,她自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浑身是劲,家里、地里什么活都干,就是得不到家里人的理解和支持。特别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老伴打她、骂她,千方百计阻止她修炼。

大儿子威胁:“你要再炼,我就跟你划清界限,断绝关系。” 景奶奶说:“你现在长大了,跟我断绝关系,你吃奶的时候可不会这么说,我要当时就把奶给你断了,你活不到现在。断关系可以,等你儿子结婚那天,我当众宣布以后,再断。”以后,大儿子再也不提这事了。

二儿子绝情,带着媳妇和儿子搬到他岳父那去住了,算跟景奶奶断了往来。但时间不长,媳妇就跟他离婚了。他无家可归,只好带着儿子回到景奶奶家里。

一次,景奶奶一连四十天消病业,派出所警察这时也三天两头找她,逼她表态到底还炼不炼法轮功。景奶奶始终坚定不移的说:“炼!”四十天后,景奶奶脱胎换骨,变得更加年轻了。

在景奶奶的言传身教下,她的丈夫、两个儿子,三个孙子和儿媳、孙媳都目睹了大法的美好,都渐渐明白了真相,都三退了,现在他们全家都修炼了,尤其是老伴,经常陪着景奶奶去讲真相、发资料。村里给他安排一个看地的轻松差使,每月发一千多元工资。现在景奶奶家庭和睦,其乐融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