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陆更多同修重视用专业技能提高真相资料质量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读明慧六月四日文章《让真相资料生动起来》很有同感。我看到的是,文学家不擅长画,画家不擅长写作,被迫害过的同修可能不擅长写或画,发真相资料的可能没推敲过文章与绘画是否需要更完美。所以我们在专业上有能力的同修应该主动的从不同角度完善真相资料的质量。

特别是我们大陆大法弟子,不要觉的自己一点所长不重要,也不要拒绝与同专业同修配合创作。谁看到了哪里的不足,那里就需要谁去想办法协调配合与能接触上的同修共同解决。师父说:“成就功德脑后事 正天正地正众生”[1]。不是为了个人威德去固守,也不要等到一切完美了才去参与,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我看到身边好几个很有艺术能力的同修,我们没能组合起来,发挥所长,帮助把真相资料完善的更美。我们大陆的艺术家们亲身经历过迫害,在共产邪党统治环境下更能体会大陆民众的思想症结。在艺术圈都常有联系,我们如果能主动合作起来为真相资料配画,真相资料马上就生动起来。

想想我们人的技能有多强:一次我见某名人艺术家在电脑前设计一个政府工程效果图,想挖掘题材做的更好获取更大利益。我说协助他制图,他指点我表现效果,一个通宵就完成了,于是当官的看了很满意,多给这工程四十万元钱,他们留下三十万给官员作回扣,只多要了十万,工程完工后得到各界好评,听说媒体还想采访他,但他婉拒了。还见一个做图的同修,某公司委托他制作效果图,他闲耍做四个月就得了十四万,他笑说本来一个月内都可以做完的。更多的画家一幅画就拍卖上万,世人抢购收藏。我说这些目地是我们的艺术水平真的能在讲真相上也发挥大作用。

我们为生存把专业发挥到了极限,但要把艺术能力用于默默补足真相资料质量上就不是太主动和用心了,或者是为生活奔波没时间,或者性格分歧不合作,或者是法理上不明白,有的艺术家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怎样让资料生动起来。我几年前打算请某艺术家共同画本揭露劳教所迫害的连环画,他推辞说另有位艺术家功底在他之上是否去找那人,人家也可能会帮助,迫害情节写出来了吗?我们自身就经历很多迫害却没见画几张象样的画。结果我们虽然相邻近,但为生活奔波,太强调自我彼此不满不相互尊重。

最近我们讨论画点什么:我的意见是听到一个场景就画个图表现出来,还有原来真相资料上绘画不好的我们从新改画好后给明慧网发表替用;他指出我光说不做,他的意见是画图要先有成型的文章情节,再根据情节构思画图,说明慧网发表了的真相绘画不能去改,那有画那图作者的威德在里面不能动,并以师父讲过项目负责人不能随意更换的法为证;所以多年来我们想了也少去做。师尊说:“只要能完成这件事情,大家就努力去做了。你觉的哪方面不完善,你把它做完善,这才是了不起的,这才是神愿意看到的,这才是修炼人应该做的。(鼓掌)而不是哪个意见、谁的意见怎么圆满了不起,你把它争来了,那恰恰是神反对的,师父也不愿意看到的。而且旧势力觉的越不圆满越好,你去做吧,漏洞百出,谁能把它补上那才了不起,给了大家共同修炼的机会,它是这么看的。”[2]我认识到我们应该发挥艺术技能在弥补资料生动画面上用功了,一位艺术家也和我商量大家如何学好师父讲法在专业上唱主角。

近期下载了一幅真相不干胶,看到上面揭露邪党漫画画的与中共诽谤大法的漫画手法相似,生硬线条与变形的夸张手法,排版上的不协调,我看了有种不完美失信任的情绪,可能会造成被中共谎言毒害了的部份众生不接受。

真相画要用纯熟的绘画技巧,才能让众生看清邪恶本质。这也是我们美术家们没齐心弥补绘画空缺显出来的不足;还有喜好上的偏见,《绝处逢生》画功就比较正统精美。当然美术行业的也不是个个画的好,画不好的投了稿也给画的好的提了个思路,有的画的不够好的画也选進了真相传单与《九评》配画,虽然曾经发挥了救度众生作用,但是我们不能让其中画的不好继续保留下去,应该不断用更好的画填充美化。

大陆环境目前我们不能大量在一起创作,小范围我们还有交往的,可以局部联手合作,单独一个人毕竟能力有限。人中艺术技能是师父安排给我们正法的法器,真相资料也有给众生直接效果的问题,专业画面效果也是必须的。请大陆更多同修们重视在专业上弥补真相资料的质量。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一念中〉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