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他们推向风雨中?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九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十四年。十四年的凄风苦雨对法轮功学员来讲是多么的艰难!这其中的苦难非人所能想象。我们通过一些具体的案例,看看中共恶徒是怎样将法轮功学员推向真实的暴风骤雨中的。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回龙镇农民辜兴芝等七、八个法轮功学员,在本村一功友家开法会,米易县小街派出所的警察和一帮恶人将他们绑架到小街乡政府。乡政府官员晚上强制他们站在乡政府院坝中被雨淋了一宿,法轮功学员从头到脚,头发、衣服、裤子和鞋袜都被雨水淋湿。

二零零零年九月,在山东省沂水县高庄镇,以沂水县宣传部主任高仲平为总指挥,成立了一个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恶徒们采用“军训”变相体罚法轮功学员。一天下雨时,邪恶之徒高仲平和张金锋阴险地策划将大法创始人的名字写在地上,逼法轮功学员去踩师父的名字,不服从的就被强制到雨中跑步。因法轮功学员被长时间体罚,又吃不饱,体力耗尽,跑不动,结果恶徒们就将法轮功学员王春梅、刘京梅打趴在泥泞中,让她俩饱受雨淋水泡之苦。

河北秦皇岛市青龙县看守所院内有一晒衣服的铁丝和两根立管。恶警们将法轮功学员的双手铐在铁丝上,只能脚尖点地,这种酷刑被称为挂杆。看守所冬天的天气很冷,可在铁丝上不管白天黑夜经常有人被挂在那里。特别是女法轮功学员张志彬、周继燕,经常只穿内衣内裤被挂在那里冻着。夏天被挂着暴晒,即使下着大雨,仍然被挂在那里任雨淋。一次下着雨,地下很深的积水,法轮功学员周继燕被手脚连铐坐在水里,嘴里被所长王金塞上脏袜子。周继燕当时只有十七、八岁,她经常被手脚连铐,有一次被铐了二十三天,在水泥地上坐了二十三个昼夜。

这个恶所长王金还强迫法轮功学员戴着三十斤重的手脚镣,鼻子插着管,在外面淋雨,不下了才让进屋。法轮功学员因为戴着手脚镣不能自理,只好让别的法轮功学员给衣服换上。刚换好衣服,外面又下雨了,王金又派人将这几个法轮功学员拉出去淋雨,连续好几次。直到被雨浇的昏倒了,才罢休。

原甘肃省建工局木材厂职工张凤云,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她因到西固河口地区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至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四队。七月三十日张凤云开始绝食。恶警田庆萍,张玲玲等直接授意王香莲、党麦琴、徐平等几个牢头狱霸,将张凤云用被子蒙上毒打。打完后又给张凤云插胃管。恶徒借插胃管又在她胃里乱捣。此后,她的身体一直很虚弱。八月十日夜晚,雷电交加,风雨大作,邪恶之徒将已被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的张凤云扔到垃圾平台上,任凭风吹雨打,直至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五岁。

二零零零年八月底,河南省温县香云镇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去北京上访途中被抓,被遣返回香云镇派出所关押受审时,由于她不肯表态放弃修炼法轮功,不肯写悔过书,被警察打的遍体鳞伤,并且让她跪在水泥地上。当时雷电交加,大雨倾盆,她被大雨淋了一个多小时不肯屈服。于是香云镇派出所所长张建国丧心病狂的冲上去用皮鞋猛踢她,并下流的朝她的阴部猛踢几脚,直到她趴在地上起不来为止。后来她被送往河南省第一女子劳教所。

这个河南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又被称为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在这个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夏天,有一次法轮功学员们正在车间干活儿,外面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倾盆,异常罕见的天气。又没什么紧急情况,平常还让法轮功学员加班加点拼命干活的管教,这时却一反常态,让法轮功学员立即停止工作,马上离开车间赶回住地。从车间到住地有一段路途,几个法轮功学员互相挎着胳膊才能走,眼睛被风雨打得睁不开,回到住地法轮功学员们浑身上下象是从水里刚捞出来。劳教所的管教就是这样利用恶劣天气来折磨法轮功学员的。

在广州市第一劳教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坚持学法、炼功,高呼口号,拒穿囚服,排队点名从不答“到”,见到管教从不蹲下。因此,一些学员受到了更残酷的迫害。有的人被双手吊在操场的篮球架下,两脚踮起,白天除了吃饭、上厕所外,其余时间全部吊着,任凭风吹雨打,日晒雨淋。晚上十一点后除下手铐睡觉,第二天早上六点钟起床后接着吊铐,而且一吊少则二十多天,多则三、四个月不等。由于每天踮脚十多个钟头,有的人脚趾站肿,双腿颤抖不止,手臂要支撑整个身体重量,手腕处皮肤磨破,手铐嵌入皮肉,伤口根本无法愈合。白天人被折磨得昏昏沉沉;夜间,两个小腿轮番抽筋,痛得无法入睡。广州市卫生防疫站职工饶卓元,生前遭受过这种酷刑,他于二零零二年八月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三岁。

然而,让世人想象不到的是,恶人们还将这种恶毒的方式推广到法轮功学员的亲人身上。

辽宁省黑山县常兴镇义合村郭家自然屯农民张鹏云,因修炼法轮功被两次绑架到锦州劳教所。二零零六年八月五日,他的妻子去接见他遭到拒绝。当时天下着雨,恶警副所长于海斌将她两次推出门外,被雨淋了两个多小时。

原佳木斯市制药厂技术人员项晓波,二零一二年十月十日,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戒毒女子劳教所。二零一三年五月十日,项晓波母亲在亲友搀扶下,坐了一夜的火车,又倒了两次公交车来到劳教所。一到劳教所,大队长刘巍和另一个着便装的女警就冲了上来,吼着陪同的亲友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什么亲戚?管项晓波母亲叫什么?随后就开始叫嚣“撵他们出去!”陪同的亲友解释说:项晓波母亲快八十岁了,上下车都离不开人,没人陪伴不行。外面还下着大雨,我们出去上哪呆呀?上哪避雨呀?

不一会,劳教所管理科科长郭彤旭冲了上来,怒气冲冲地大喊大叫:不是接见的亲属,都不能在这屋里呆,如果再不走就要叫派出所来抓人,说着就用手推家属。在郭彤旭的指使下,四个男警察冲上来撵人。亲友们出去后无处避雨,又返回接见大厅,来回四五次进去都被撵出来。

即使在世风日下的今天,如果遇到风雨中行走的路人,人们恐怕都会让其在自己家中暂避一下风雨。可是中共对法轮功十四年的迫害中,却在利用着凄风苦雨摧残法轮功学员,这,恐怕是世人想象不到,也不敢相信的,可它却是真实存在着。中共恶徒的兽心暴行由此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