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目不识丁到通读《转法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我是河北的一个农村老太太,今年七十七岁,老伴七十四岁。自修炼大法以来,师父和大法对我们的恩赐数也数不清,今天我就说说我是怎样在师父的启悟和帮助下,由目不识丁到能通读《转法轮》、《明慧周刊》及师父所有的讲法的经过。我的体会是:你真下功夫,师父是真看着你,师父真帮你!

我是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虽已买了书,但一字不识,基本上就是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说起识字,我小时候,家里姐妹多,爹娘照顾不过来,我每天上学时,还要背上小妹,后来,一册书没念完,就不上了,你说这算上过学吗?几十年了,书上曾读过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次,开大法法会,咱一个字不识,人家这个说这,那个说那,问到我呢,我说:“我就是愿意学这个法,我也没病,就是觉得这个法好,我愿意学,可我也不识字。”他说:“不识字,来来,你坐在我这儿,我念,你看书。”他连念带解释,我还是一个字不识。

后来,休息时,他说:“你不是不识字吗?不识字,你就拿起书看!你这辈子不识字,你上辈子不见得不识字,你家里有识字的吗?”我说:“老伴倒是识点字,也不行,《转法轮》上不认的字也多着呢。”他说:“没事。只要有一个识字的就行,你就回家拿起书看。”那时,咱哪想着要看书,光想着老师讲法,咱能听,就算了。

后来,一九九九年七月份,中共一迫害,乌云遮天,好多人不炼了,村里就剩了我和老伴儿俩接着炼。一时间,修炼环境失去了,学不着法,我心里急啊!我想:人家说我这辈子不识字,不见得我上辈子不识字,我就不敢拿出书来看看啊?

我就拿起书看吧,看,看,就是不识字。你不识字,你看,看,你就认得了吗?老伴要下地干活,我就下这个决心,非看这个书不可!看,看,也不认得,看,看也不认得,俺心里那个难受呀,就象拧着个麻花一样,拧过来,搅过去。咋也看不下来,俺就把书抱在怀里:“老师啊,俺什么时候就能识下这个字了,就能把这本书念下来了?师父啊,师父啊……”

就这样,我就硬看,但是就是不认识,念不出来。后来,等了会儿,我又拿起书来:“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嗨!这一句,我念出来了!“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往高层次上带人”我心里这个激动啊!可我还不知道这字是不是这样念呢?

于是,我赶忙叫老伴,我说:“来来,你看看这字我念的对不对?”他说:“对!”哎呀!这一“对”,这可好了,师父帮我识字了!我就念这一页,念,念,念,一口气往后念,这一气儿念的这几个字,就都认得了,再加上他教我,“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这一页我全念下来了。

念下来了,我就往前進展吧,就硬是念,对不对反正就是念。后来,我弄了个小黑板,遇到不认得字,就写上去,等老伴回家后教我。老伴说:“有不认的字,就先跳过去,能认得,就往下進行,就是一劲往下念。”

不认的字多,黑板上盛不下,我就写在家里的墙上,地板上,粉笔用了一大盒。后来,我拿一张纸,钢笔用不了,我用铅笔写。大部份的字他教一次,我就记住了,下次再遇到,我就知道了。有时,遇上不熟悉的字,就用学过的字代替,反正是认得就往下念,不认的就跳过,哎呀,几天的功夫,时间不很长,俺把《转法轮》那本书念下来了!

当时,恰逢俺老二(儿子)家盖房子,我去帮着做饭。中午忙过饭后,俺就坐在那儿,能念一讲《转法轮》。这可真是师父在帮,按理说年纪也大了,就剩下忘事了,可是那么厚一本《转法轮》,我竟然能念下来了。

后来,我自己念得差不多了,老伴却不行了。晚上,他一念书就瞌睡,一瞌睡,他就躺下睡觉。我说:“你起来,你站着念书啊。”他说:“俺瞌睡,俺可累了。”他就不起,俺就亮着灯,一气儿能念到十二点,俺也不瞌睡。可是,老这么念,念得对不对,俺也不知道。

后来,俺看《周刊》时,见《周刊》上说,两个人通读可好了。老伴儿躺着,俺就叫他:“你快起,起来,你看《周刊》上这儿说两个人通读可好了,你看!”“俺怎么也不和你通读!你念得又慢,又不识个字,俺怎么也不和你通读!”我说:“看你这个人,你不和俺通读,你念你的,俺念俺的,你念的快,你念快点,俺念的慢,俺念慢点,这也行啊,你非得让俺跟你一样?你吃了几年墨水了,俺又没吃过墨水,你得对俺将就着点啊!”即使俺这样说,他又睡了。人家不和咱念,俺就自个儿接着念吧。

第二天吃完晚饭,他说:“那咱俩通读吧。”通读时,他念一段,俺念一段。他说:“唉,这还差不多!”就这样,俺俩开始通读起来,他也不瞌睡了。从此,俺俩就一直通读,越读这字认得的越多,他念到哪儿,俺也就跟到哪儿,俺就都知道了,都念下来了。

到现在俺读《转法轮》,一个生字也没有了,这《周刊》上大部份是咱们中国字,俺不能说一个生字没有,大部份的,俺也能知道,现在师父的讲法俺大部份也都能认得,就是怎么解释,俺说不上,俺就是能念下来了。

至今,我记得那年我去四妹家,我说:“一念之差带来了不同的后果。”四妹和他女婿“嘎嘎嘎”就笑起我来,说:“老天爷!不识字,知道‘一念之差带来了不同的后果’。”他俩觉得稀罕。我也不知道他们笑我什么,四妹说:“我姐姐就是行!人家不识字,还知道‘一念之差带来了不同的后果’。”我才觉得大概是我说对了。其实咱就是念书念到那儿了,就知道了。我是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了,谁能想到我修了大法,竟然识了字了!这不是大法给创造的奇迹吗?!

修炼到今天,我和老伴儿俩是互助互修,在师父给安排的光明大道上努力精進,都七十多岁了,除了面对面讲真相,我们还买了摩托,把大法救度的真相福音尽可能传给更多的有缘人,争取当个合格的和精進的大法弟子。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