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我个性的特点是随和,看上去不与人争,而且从小腼腆话不多,特别是在热闹场合就更不爱说话了。可是修炼人要讲真相救人,特别是随着二零零五年二月师父发表《向世间转轮》,大法弟子面对面劝三退就显的特别重要了。刚开始劝人三退,几句话就行,做起来很顺利,但是渐渐的我感觉这件事不太容易了,有的人认可法轮大法真善忍,但一听说让三退就不愿意,特别是给在生活条件好的高校、科研单位、政府人员,劝三退做起来比较难。

同事聚会上讲真相修心

一天清早天下着大雨,突然接到电话,年轻时的几个同事想当天相约聚一下,老朋友平时各忙各的,即使在一个大单位上班,平时也很少遇到,我想这是一次救人的机会不能错过,她们都知道我炼法轮功,真相资料也给她们看过,但是她们对三退的认识怎样,到底退没退我确实不清楚,于是我立刻同意马上赴约。见面大家坐定后互相问起情况,我才知道她们过的都不如意,身体不好,有两个人做过子宫全切手术,还有一个因为先生病逝心情一直不好。

步入退休年龄的人最关心的还是健康问题,我看时间很充裕,就以健康为话题谈起来。在座的几位都知道我因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一直为我惋惜,觉的这样不值得。我讲自己从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从没看过医生,虽然其中有邪恶迫害的因素导致出现病业状态,但没打针吃药坚持学法炼功,直到病业状态完全消失,现在红光满面精力充沛。更重要的是修炼法轮功后明白了做好人与身体健康的关系,思想纯净和身体净化的关系。在明知中共造谣诽谤的情况下,看着大法被诬蔑而不敢站出来说真话,这根本就不是好人。所以我觉的非常值。

我告诉她们九九年“四二五”事件是在公安部授意下天津、北京警察合谋的构陷法轮功,讲到天安门自焚伪案中共的卑鄙栽赃诬陷,以及在中共体制下中国人被谎言欺骗思想被禁锢的悲惨现实。讲到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准则来对待自己身边的每一件事情。即使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打压如此残酷,但是法轮大法弟子们以大善大忍的胸怀讲真相救人、反迫害,讲出的都是天机。藏字石天警世人,天灾人祸警示世人,只有三退才能保住平安。

这娓娓道来的一番话说完,她们中就有一位说,我家有个亲戚也是炼法轮功的,已经帮我做了三退,你们两个也赶快退了吧,其中另一位说:“退!我妈妈姓某,你就以这个为姓给我起个名吧。”于是我就根据她的特点起了很吉祥的化名做了三退。到这时我松了一口气,心里暗想今天没有白来。

我正暗自高兴着,突然那还没表态的说“我们退党了你又上层次了”,这一句似是而非的明显带着挑衅和嫉妒的话,使我一下联想起了九九年邪恶迫害之初造谣诬蔑法轮功时编造的1400例中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上层次”这句话,中国人的嫉妒心夹杂着这怪异的党文化在我三退救人时它又出来作祟,这让我心里非常不舒服,一改平时随和的心态,人心返出来,争斗心出来了,真想大声说:“你愿退就退,不退拉倒,到时倒霉的是你自己!”但是理智的一面让我克制着自己,一定要保持祥和的心态,不能失去控制而使她失去得救的机会。

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停了一会儿,觉的是我的真相没有讲到位,于是缓缓的对她说:“法轮功讲心性的提高、心性的升华,只有心性提高了才能在危难来临之前不顾被举报、被抓的危险告诉人们真相,心性在哪里、层次也就在哪里了,和造谣媒体诬蔑的‘上层次’根本就搭不上边。再说我们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是否上层次是由师父管着的。修炼中的人不操这个心。你可别信那些媒体宣传,它们说的没有真话。救度世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根本,不是为了上层次。你的身体不好,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身体会好的。”

见我真心为她好,她笑起来了,说:“好,我以后常念,看看我的身体会不会好。”我也笑着说:“真心常念这九个字,身体一定会好起来,非常灵验的。”她让我以她名字的别音起了化名退党,还一再追问是否安全,原来她是怕因三退被迫害,我就说现在全世界有一亿一千多万人三退,这些人是最聪明的识时务者,相反的大难来时最危险的就是那些不肯退出的中共党团队人员。她笑着直点头。

临分手时我把随身带着的神韵光盘分送给她们,那个说我上层次的同事下楼时紧挽着我的胳膊,手捧着神韵光盘,看得出她的眼里流露出希望,众生真的是等着我们去救他们啊。

这次劝三退的过程是我整个面对面劝三退经历中讲话时间最长、心性魔炼最大的一次,在明显感到对方的不友好时能不能放下常人心,保持修炼人祥和慈悲的状态,也是对我们修炼扎不扎实的一次检验,矛盾总是突然出现,哪怕是在自己为对方好时也会有状况,也会让平时没发现的人心表现出来,因此这个“忍”字在此时显的特别重要,如果忍不住,就容易说错话做错事从而使对方不能得救。

用手机讲真相过程中修去怕心、贪欲心

几年前就开始了用手机讲真相的项目,早期是以发真相短信为主,那时每天都要发大量的真相短信。现在人们的生活节奏很快,当我有时间打电话时,接电话者不一定有时间或很方便的接听真相电话,而彩信的优势就是每条彩信实际上就是一张真相传单,接收者可以在他方便的任何时间、地点,如等车、坐地铁、就餐等时间随时调出来阅读,对接收者也很安全,于是我就开始既打语音电话又发真相彩信,两项内容根据情况的不同而选用。出于安全的需要,用手机讲真相必须在移动中進行,由于白天要上班,我就利用上班外出办事的时间或者下班后外出用手机讲真相。

王立军薄熙来案件出来后,我觉的这是一个大好时机,“薄王”事件的素材很适合给那些作恶的公检法人员讲真相,我必须抓住这个机会救度这些人。于是在明慧网大陆综合消息栏目收集了许多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公检法人员的电话,我将《王立军事件说明了什么》、《王立军薄熙来事件与天安门自焚真相》、《从王立军事件看中国人如何自保》等彩信发给他们,与我刚开始发真相短信时的情况几乎相同,谩骂、诅咒的短信很多,一时间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中国的那些监狱、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里对法轮大法弟子的惨烈迫害,这些直接参与迫害的人连发出的短信都这么恶毒,如果不告诉他们真相他们死到临头都不知道是因为为邪党卖命的恶果,如果不对他们劝善,他们明白的那一面就不会觉醒,我真想救他们啊。就这一念让我发出强大的正念,随着一声“灭!”字,邪恶短信所带给我的所有恐惧与不安立刻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怜悯和慈悲,这些人真悲惨,我不能看着他们被邪恶利用到最后,尽量救他们吧!直到现在我还在坚持给这些直接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发真相彩信、打语音电话。

用手机发真相彩信费用较大,但是我发现批量发彩信时系统扣费有延迟,这样就可以超发。有一次我发彩信用同一张电话卡一次就发出了上千条彩信,这明显不对头,一定超出卡上额定金额了,而此时我正在兴头上,要想发还可以发,我停下来问自己,还要不要发下去,这时我脑子里有两个念头,一个念头是:从来没这么顺利过,讲真相多救人是好事啊,只要可以发就一直发下去,救人要紧,发的越多越好;另一个念头是:讲真相救人固然重要,但是常人社会的规矩也要遵守,不能有占便宜的心,这样会助长人的贪心。这两个念头一上一下,弄的我不知怎么办才好。干脆关上机,我要冷静下来用大法来对照,想一想我应该怎么做才对。我想起时常挂在嘴边上的“怀大志而拘小节”[1]的法,可是我只记得这一句了,要赶快回家仔细重温一下师父这段法的全部内容。

我回家打开《精進要旨》,找到《圣者》这篇经文仔细看:“其人赋天命于世间、天上,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博法理可破迷,济世度人而功自丰。”我明白了修炼人即使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时,所遇到的事情也不是偶然的,也同样要用宇宙大法来归正自己的言行,这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真正的助师正法。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也必须符合常人社会的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一定要自觉约束自己,守住自己的德,这才是师父所要的。从那以后我外出用手机讲真相时多备几张电话卡,注意不超发彩信,所以这个项目一直做的比较顺利。

以上是自己在讲清真相过程中记忆较为深刻的点滴,不妥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