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诊所 大舞台(上)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我是一位中医师,在一座大城市开诊已经有二十年了,丈夫(同修)退休后帮我操持着全部后勤。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小诊所就是我们的修炼场所、证实大法救人的环境。十多年来发生在小诊所里的故事很多,在同修催促下,拿起笔来记录下一些点滴。

喜得大法获新生

我生父是中共的高干,中共窃取政权后,号召干部要和乡下的妻子离婚,一九五一年他進城后不久就抛弃了母亲和我,我那时刚出生。打我记事起,母亲就整天的哭闹,经常在我身上撒气。母亲为了拉扯三个孩子长大成人,也真是吃尽了苦。我从小先天不足、体弱多病,全身哆嗦,但性子好强,有病自己忍着。身上有病还能忍,可是从小没有亲人疼爱,孤独无助、苦寒彻骨的感觉真让我痛不欲生。

我十二岁那年,母亲感染瘟疫高烧不退,我用排子车拉着母亲到县城求医。正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缘,一位知名的老中医看到我们可怜,治好了母亲的病,并收下我做学徒,从此我与中医结下了半个世纪的不解之缘。

因为从小跟随多位老中医学中医、中药理论、把脉、扎针、开方治病,加上自己灵性好,特别是苦学了一手的针灸技能,多年来还真有了些小名气,来找我看病的人很多。一九九三年我开办了自己的中医诊所。

诊所开起来了,可我自己身上的病越来越重,根本不能正常上班。母亲一九九六年去世,对我的打击太大了,本来严重的胃病,贲门开始大面积糜烂,吃什么吐什么,犯病时痛的死去活来,省医院诊断:贲门癌前期。不记得都吃了多少中药、西药,就是没用。我还跟过一个气功大师学气功,结果发现这个所谓的气功大师完全是骗钱的。那时,我对人生已经绝望,只是拉扯着两个孩子还有这个家,熬一天是一天吧,丈夫也是为我的病操尽了心。

一九九七年五月,一个熟人给我送来一本书叫我看,我说:“凡是气功书都不看”。这位熟人说:“这本书你一定要看。”放下书她就走了。我拿起书来翻了翻,书名是《转法轮》,突然书里的一段话吸引了我: “而这个空间让人有这样一个身体,我们这个肉身。有了这个身体之后,冷了不行,热了不行,累了不行,饿了不行,反正是苦。有病了你要难受,生老病死的,就是让你在这个苦中还业,看你还能不能返回去,再给你一个机会,所以人就掉在迷中来了。”[1]

我一下子惊呆了:这不是在说我吗?我捧起书,从头仔细看了起来,两天看完了一遍。我一边看,一边流泪,师父讲的太对了!书中至简至易的法理深深的震撼着我!

第三天,师父就给我打开了天目,我看到象挂钟一样大的彩色的法轮在旋转着!第五天,我一身的病不翼而飞,什么都能吃了!生不如死的我成了健康人!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知道我今生再也离不开法轮大法了,原来只觉得苦熬的生命还有这么大的意义!我要修炼,我要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第六天我就找到最近的学法炼功点,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

走出迷茫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疯狂迫害,我震惊了!内心悲痛万分!但我思想没有丝毫的动摇!我把小诊所一关,就上了北京。我就要把这么好的救苦救难的大法的真相告诉众人,和同修去天安门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去了被抓,出来再去,去了三次两次被抓,每次都是家人想办法把我弄出来。在我的心里,大法比我的生命都重要,我决不会放弃!

在恐怖的迫害下,我该怎么做?正在迷茫之时,同修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太及时了。师父告诉我:“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 ”[2]

师父的话一下子让我明白了方向。我想,对呀,我的小诊所这不就是我独有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场所、环境吗,一定得办好它。诊所是公开场所,人来人往的,接触人多正好讲真相,利用小诊所也可以掩护同修。一位同修被非法追捕,在麦田里躲了一天一夜,后来在小诊所里呆了七天安全送出。小诊所经常存放大批待分发的真相资料,我自己也出去发,同修也经常在这里碰头。

从二零零一年开始,小诊所变成了救度众生的场所。修大法使我容光焕发,显得越来越年轻,已年过花甲的人,人家说我只有四十多岁。大法给我开智开慧,医术水平提升,治疗效果越来越好,而且有的还很神奇。大法修炼更提高了我的心性,善心医病,真诚待人,一切为病人着想。小诊所名气越来越大,人传人,有的从几百里以外,还有从外省来的,来看病的人是越来越多,真有点应接不暇。

善心医病、慈悲救人

我作为医生就要认真给病人治病,善心对待患者;我是大法弟子,更要智慧讲清真相,慈悲救度众生。治病是医生的“责任”,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治病有好的疗效,讲真相也容易接受;讲真相讲到位,治病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针对不同的患者,我都会采取适当时机和不同的切入点讲清真相,不失一个有缘人。

一位大学教授患慢性咽炎多年,讲不出话来,很痛苦。给他做了一个疗程治疗,十天不到已见大好,他竖起了大拇指说:“你的医术真是一流”。我就跟他说:“中医就是神传文化,十二经脉看不到摸不着,但它确实存在。可现在中共宣扬无神论,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人们不信天,不信地,只信人民币。道德的大沦丧,人不治天治啊。”

他说:“是啊,现在天灾人祸越来越多。”我说:“真正的大劫难在后面,许多古代预言都提到了大劫难的可怕。现在只有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抹去兽印,不在天灭中共时随其陪葬,把命交给神,才能保得平安!”教授默默点点头,最后同意用化名三退,并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对年轻夫妇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急匆匆的赶到诊所。孩子得了哮喘,上不来气,在儿童医院治了十多天没治好,听说这个诊所好就赶过来了。我给孩子点了一次针,就止住了。年轻夫妇高兴的说:“太神了。”接下来我告诉他们,现在污七八糟的病、瘟疫都来了,什么原因?就是人心坏了的报应。中共邪党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搞假、恶、斗,使社会道德沦丧。千万要分清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跟着邪党走是要遭报的。俩口子都点头,很痛快都同意了三退。

一辆面包车驶到诊所门口,一大帮人抬着一位中年妇女下了车,说是得了脑溢血,从一百多里外送市医院住院,住了十七天,人没大事了,可走不了路,听人介绍这里医术高就赶过来了。我给这个病人治了三个疗程,第一个疗程十天已见好,但还需要儿子搀扶;第二个疗程自己就可以走了;第三个疗程,她的生活就能自理了。我和这个妇女有空就聊,我说,你岁数不大就得这个病,人生就是个大苦海,生老病死就是个轮回,什么都是轮回,一年四季、白天黑夜,现在人类也到了末世的最后了。神佛慈悲,下世救人。法轮大法就是来救人的,不要听信中共诬蔑之词。你心中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会得救。她很同意我的说法,点了点头说,“我明白”并做了三退。她丈夫和儿子一开始听到我讲,还不大愿意听,到最后单独又给他们讲,他们也都明白了,也做了三退。

对机关干部讲真相

对一些机关干部讲真相要打消他们的顾虑,不着急,慢慢引导,其实他们都知道共产党坏透了,一旦明白真相了,病会好的很快,而且他们社交广,还有很好的传播、示范作用。一位司法机关处长,六十出头,患腰椎间盘突出,第一次来看病就三退了,一次针就见效,扎了三、四次不到一个疗程就全好了。

另一位处长闻讯而来,也是腰椎间盘突出,还做过手术,腰上总系个大宽腰带,走不动路。给他每周扎一次针,十次下来,全好了,真相也明白了,也三退了,现在爬山都可以。

一位原党校的邪党委书记陪老伴来看病,来次数多了,他老伴都明白了,他不做声。一次我讲到共产党历次运动、三年大饥荒、六四镇压学生、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中共六十多年害死了八千多万中国人,有人还说毛泽东好。他突然骂了一声:“毛泽东这个XXXX!”紧接着说起延安整风毛泽东怎么害人,刘志丹怎么被毛泽东害死的,滔滔不绝。最后,我趁势说,这样的党你愿意给他陪葬吗?劝他赶快抹去兽印,三退保平安,他也就同意了。

两年前,一位公安机关退休处长,夫妇俩人都是严重的胃病,老婆住院十四天瘦了九斤,一天不如一天,感到生命无望。知道了我们诊所医术好,也不住院了,一大家子陪着来诊所看病。家人的希望全压在我身上了,我给她精心治疗、细心调理,疗程很长,但很平稳。四、五个月下来,恢复的很好,最后完全康复。治疗过程中,我有机会就讲,全家六人都明白了真相,还做了三退。

前年,一个老政委带着老伴来诊所找我看病。老政委八十多了,是我丈夫的老领导,我们每年去拜年都要给他讲真相,可是他从来不表态。这回倒是个机会。他老伴患心脏病、气喘无力、腹胀胃满等多种病,我给她做了精心治疗,三个疗程下来就痊愈了,他老伴高兴的竖起大拇指:“神医!” 治疗当中有机会我就一点一点的讲,他老伴明白了做了三退,他还是不表态,可能诊所人多不好意思吧。去年过年,我们夫妇俩约了另一位同修(也是老政委的部下)一起去拜年继续讲真相,终于老政委点头了,同意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这类例子很多,我一般是在病人治疗已见好转,继续来治疗的时候,扎上针、拔罐时,我就抓紧时间讲真相,有时老伴也帮着讲。往往给这个讲,那个也听明白了。时间长了,实际上多数人也都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

多数人都心知肚明,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但对中共的邪恶、无神论的危害、对大法的诬陷,很多人基本是不清楚的,甚至是上当受骗的。所以我讲真相总想要尽量讲到位,一次不行就多次,看我的时间,也要看对方接受程度,不能太急。就按师父要求的做,救一个人就要真的把他救了。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