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冬来 彩信传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我今年七十二岁了,小时因家里穷没上学。在五八年,全国扫盲运动中,我被送到学校扫盲,進了小学一年级。全班都是八、九岁的孩子,只有我是十九岁,身高一米七十多的大姑娘。在那里,我真是羊群里的骆驼。我实在无法天天面对一群儿童,和他们一起做体操。我勉强坚持半个月,这就是我一生念的十五天的书。

一九九八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我们小区,我是最先打手机群发彩信讲真相的,当时我让一位协调人把手机画个图,我在家照图按键发送,练习了几天,又由这位同修带着我出去发了几次短信群发,经过一段时间练习,自己可以独立操作了。

一年冬天,出去发短信,大雪打在脸上,睁不开眼,路面结冰,象镜子面一样光滑,天冷又冻手,心有点紧张,脚底一滑,我摔了一个大跟头,我望着这白皑皑的大地,我想这么冷的天,路上哪有人呢,这讲真相找谁讲啊?想到这里,我决心把手机发彩信项目做好。我带着一百八十斤的体重轻快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我又想师父会帮我的,正念一出,立刻一股热流通透全身,我好似進入了无人境地,头脑清晰敏捷,在师父的加持下,发送成功率百分之九十多,我沐浴在大法修炼的幸福与喜悦中。

那天,我回到家,大女儿(常人)上下审视着我说:哟,这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了,一天天的,比国家总理都忙。我望着她幸福的笑着。

夏天,我和同修结伴出去发彩信,有时,从这个凉亭发到那个凉亭,有时走四、五里的路,选个环境就发送,通常都是一个人发,另一个同修发正念看护发彩信的环境。

春去冬来,时间长了,我就理智的出门拿一把铁锹,都以为老太太去种地,我就戴着帽子,拿着水,扛着铁锹到路边、田埂、树林等群发短信救众生,安安稳稳的发完短信,我就高兴的回家学法。到现在,我们区哪个方向哪个角落群发信号好坏,我都一清二楚。

三年来,无论刮风下雨,我都风雨无阻。随着学法修炼,我的心性在不断的提高,发短信的成功率非常高。

随之而来的困难出现了,一是手机卡的购买和来源问题,二是手机输号和串号问题。每次协调同修把卡拿来,我都要大头,至少十个或三十个卡,有时我从两个渠道买手机卡,面值十元、二十元、三十元不等,每次我分到手机卡,我都如获珍宝一样的高兴。

有一次,同修给我手机串号和输号时,由于上班同修太忙了,而且同修也在过心性关,就不高兴的对我说:以后你自己学着串号输号,当时我笑着说,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有位同修说我笑的象哭,因为我当时必须笑,我理解同修的付出和不容易,可是做高科技项目我没文化基础,我又怕得罪同修,所以我就觉得笑比哭好,后来,我让女儿学会了输号串号,我就方便了许多。

又一次是冬天在雪中走着发短信,那天非常冷,我的手指尖都冻白了,我马上想到了我的手机是有生命的,我应该改变人的观念,人的思维,它也是随师正法来的,我们在一起配合助师正法,我们应该行神迹。就这样,我就象对孩子一样,把手机贴在我的脸上,对它说:你冷吗?我又把它放到我的怀里,给它暖和暖和,我一边发着短信,一边和它沟通。

从那以后,奇迹出现了,无论是风雪天,还是烈日炎炎的夏天,无论是看清或看不清手机键盘,我都能准确无误的发出去,而且每次带出来的卡都打完,更神的是有时把手机放兜里,手在兜外隔着布按发送键都能发出去,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动一动手,师父就在我身边。

这三年来,我发手机用的卡,大约有三百多个吧,可是按师父的要求,我还是差的很远,今天是同修执笔帮我写的,今后,我更应该努力学法,向内找,精進实修,救更多众生,完成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