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先生厌烦红歌 喜欢神韵歌曲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有一天我带着神韵合唱团光盘,到一个广场给那些唱“红歌”的人发。发给他们都愿意要,因为人多,带的光盘不够发,对那些没得到的,我感到很抱歉,就说:“对不起,等过两天我再给你们送。”

过了几天我准备好光盘又去了那里。在最外边站着一个大约七十多岁的老人,身板直直的,我过去首先递给他:“老先生你好啊,我又来送神韵了,请收下。”他回头一看是我,就说:“我正生你的气呢,这么好的东西,你谁都给就不给我,我很生你的气。”一连说了好几句生我的气,我赶紧说:“对不起,你看我知道你喜欢就第一个先给你。”这时他笑了。当时我在心里对师父说:“谢谢师父,把有缘人领到我身边听真相。”

接着他说:“我很烦这些‘红歌’,我没地方去才来这里。他们拿到你给的光盘,我向谁要都不给我。最后我跟他们去他们家看。这些歌唱的真好,曲调很平和,歌词也写得好。你别发了,给我吧,我帮你发,我知道谁没有。”此时我的眼眶已经湿润了,看着众生生命深处对大法的渴盼,更加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与救人的急迫。

过程中也会遇到干扰与考验,但是只要信师信法,坚定正念,都能在师父的呵护下化险为夷。

数月前我晚上发了两个小时正念,准备去一个很不好讲真相的地方。那里我经常走,可是都是摇头摆手不要,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几年了。我就对师父说:“请师父帮助弟子,我一定要去救这些生命。”第二天我就去了那里,刚开始发的很顺,都愿意要,小册子发完了,只剩下神韵光盘和一些其它的光盘了。我看到一个年轻人在玩手机,也没多想,就继续发。

这时突然一辆警车开过来了,直奔我而来。车上下来两个警察,按住我的手说:“你在干什么?”我说:“我在发神韵光盘,也给你一盘吧!”他说:“你还敢发!”我反过来问他:“我们的东西本来就是面对大众的,为什么不敢发?”这时他们就抢我的东西,拽住我就往车上拉。我赶快对师父说:“师父定住我,让他们拽不动我。”这样一想,我一下子感到自己顶天独尊,高大无比,他们怎么也拽不动我。

这时我一手推着车,一手从他们手中把我的手抽出。我喊着:“停、停、停。”他们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就停住了。我手指着一个警察衣袖上的字,说:“我问你们这两个字的意思,回答上来就跟你们走。回答不上,就不跟你们走。”两个警察面面相觑,谁也不吱声。过了有两三分钟,我说:“你们答不上来,我告诉你们,上面一个尊敬的敬,下面一个言论的言,你们写着尊敬言论自由,可没写抓人,你们不能抓我。”其中一个举着《九评》说我反党,我说:“我没反它,评评它咋了?”他说:“法轮功被定为××了,你还敢发东西。”我大声说:“江××算啥东西,它无权给任何个人和团体定罪。”

那是个市场,当时挤满了围观的人。我对着人群说:“我在这等着你们,你们回去拿来文件给大家读读,读完我就跟你们走。”其中一个警察一看拿我没办法,就从另一个警察上衣口袋掏出呼叫机,准备再喊人。我赶快发正念让他打不出去,他喂了半天也没打出去,就大叫:“你到底走不走。”我说:“我坚决不跟你们走。”谁知他话音一转,“我让你回家你走不走”。我说:“那可以。”

这时旁边跳出一个老太太想构陷我,就对警察说:“我们不信法轮功。”那意思是说你把她抓走吧。谁知警察连理都没理她,人群中几个老大爷赶紧说:“他让你走呢,你还不走。”我这才回过神来,蹬上车子转身离开了那里。并在心中发出一念:让他们把收走的资料带回去认真看,能够早明真相。同时我也再次见证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风风雨雨走过十几年,要想写的太多,但因时间关系,只能将近几年来在讲真相中的点滴记下。水平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