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劳教迫害四肢残废 武忠民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青海报道)西宁市法轮功学员武忠民先生,两次被劳教迫害,他不向邪恶低头,在第一次劳教期间,遭恶警酷刑折磨,导致下肢残废,不能行走;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被迫害致四肢残废,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岁。

武忠民毕业于河南省“郑州机械专科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河南省三门峡西站“豫西机床厂”工作。后因企业破产,到广东打工。在纸醉金迷的深圳特区,他也受到很大的污染,身染多种疾病,精神也很颓废。一九九三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迅速获得身心健康,淡泊名利。看到大法的美好、殊胜,他父母、妻子相继也都走 入了修炼大法的行列、道德升华,无病一身轻。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多年中,武忠民被绑架、非法拘禁的地域涉及四省、市(广东、河南、青海和北京),四个二级市(深圳、三门峡市、许昌 市、西宁市),被非法拘禁关押的场所有十处(深圳红岭中学、深圳莲塘派出所、北京天安门分局、 三门峡驻京办、陕县看守所、陕县拘留所、三门峡市劳教所、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三门峡市第二期洗脑班(原三门峡市武装部院)、西宁市第二看守所。

武忠民第一次被劳教迫害是在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在此劳教所长达四年多的迫害中,健康的他已被迫害的右脚残废,双手也因此而受牵连不灵活,医生说是中枢神经受损。为此他曾向多个部门(最高检察院、省检察院、市检察院、公安、民政等部门)投诉,均无人理会。二零零五年六月,明慧网连续登载了武忠民的文章《五年来因信仰真善忍而遭残酷迫害纪实》揭露中共当局对他的迫害。

武忠民当时诉说:“在这漫长的历时五年多的艰难岁月里,我承受着令人难以想象的精神、肉体的折磨、过着非人的生活。在看守所,劳教所,我多次被非法滥施以“死人床”、“警绳”、“脚镣”、“迫害性野蛮灌食”、“群殴”等酷刑。在河南省许昌市的“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恶警指使百名刑事犯列队群殴……,超时超负荷奴役体罚性劳 动(奴工生产),包夹(24小时)强制洗脑、恐吓、威胁、欺诈、饥饿、敲诈、浇冷/开水等……”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在外地打工一年的武忠民刚回家没几天,就被西宁市公安局非法从其父母家绑架。当天下午三时许,西宁市公安,国安局、西宁市及城中区“610”、城中 区公安分局、南滩派出所、南滩办事处等十几个男女中共人员大白天入室绑架,将不能正常行走的武忠民从西宁市“南山警苑” 家中劫持到西宁市第一看守所3号仓(抬着上车,拖进看守所),直接上“老虎椅”(中共称“惩戒椅”,铁制,上下左右铁板压腿,铐住手),用毛巾塞嘴不让他 讲真相。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二日中午,陕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国保队吕飞以及“610”贾忠民等六七人分乘一辆桑塔纳警车、一辆面包车,拿一张非法劳教决 定书(没劳教所名称,因为一般劳教所通常不愿收严重残疾人),只准他穿条内裤,戴手铐将他再次劫持到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在许昌市西郊灞陵桥附近)。尽管明知武忠民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走路,劳教所副院长张荣斤(所医,杂犯们称他“兽医”)及教转办主任李某某等说:“只要是法轮功学员我们就收”。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当天吃晚饭时操场上,武忠民高喊“法轮大法好!”,被不法警察三大队大队长师保龙指挥一中队众杂犯,包夹人员(有吸毒惯犯外号“马虎”的樊永胜及犹大所谓帮教骨干唐建红等)将他捂着嘴抬回号房内一顿暴打,随后拖到黑窝三大队一中队部。恶警师保龙在号内狠踢武忠民头部,肋部,并在一中队办公室用鞋底猛抽他的嘴,恶狠狠咒骂并说道:“让武忠民以后爬着去吃饭”。一中队一班长李勇军(吸毒,文物走私惯犯)用脚狠踢在武忠民左耳根,武忠民歪身差点昏倒。一中队不法警察中队队长徐水旺如狼似虎恶语相加,与 犹大唐建红连续狠狠地捆着五花大绑的武忠民,给他实施上绳酷刑……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武忠民在二零零六年九月底至十一期间曾多次突然休克住院抢救,恶警师保龙指使杂犯胡志勇郝海顺(某宗教徒)将他双臂架着往饭堂跑,象“大吊”一样酷刑,使武忠民忍不住大声惨叫,但恶人不理,后来还多次被如此拖过。二零零七年七月二日晚,武忠民在车间后面站起来向来三大队参观的人公开大声申诉实情(病情),教导员暴跳如雷,客人一走恶警朱英奎立即命令杂犯、三大队一 中队二班长张春生夺走武忠民的双拐,当着全大队人员的面砸碎,并逼迫武忠民自己走回队部。恶警徐水旺还命杂犯(包夹)康正、连小艺骂他,踢他双脚,他的左脚中趾甲被康正踢掉,流一滩血,左脚拇趾、小趾被踢破,后来左脚大小拇趾均感染化脓,他只好捡了根竹竿艰难行走,高烧的浑身打颤。朱恶警得意的当众骂道: “我就是要叫你生不如死,就是要折磨你”,还命令包夹连小艺、李东兵两人白天到无人的地方抬起来摔武忠民,晚上踩武忠民的双脚而致使其左小脚趾被踩断、截趾。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武忠民被非法劳教期满,劳教所恶医张新说找不到病历(有意这样干的)在体检表上隐瞒病情,只写右脚脖不能打弯、以前有肺结核,只字不提截趾、左脚脖僵直、住院四次及又染肺结核等。为掩人耳目,河南省陕县“610”不法人员一行四人立即直接用车将武忠民拉到郑州坐火车送他回青海老家。他们怕被传染,一路上一直让他戴双层口罩。到达西宁,中共恶徒们怕他家人追究责任,在他家门口雇了两个农民将他抬进家中,在门外仓促摄像(曹瑞拍摄)后立即扬长而去。

武忠民从劳教所回家,由八十多岁的老父亲照顾其生活。武忠民的母亲李月贵,也因信仰“真、善、忍”,为法轮功鸣不平两次进京上访,而被北京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市区某派出所、天津宝坻看守所关押迫害过,后又被青海省非法劳教一年。在非法劳教期间,被臭名昭著的青海省女子劳教所迫害的致精神失常。

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双腿被迫害致残,生活不能自理的武忠民,被绑架到青海省中共邪党政法委办的强制洗脑班,地点设在西宁市团结桥的“青海省国税局培训中心”。

多年的残酷迫害,造成武忠民四肢残废,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