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子劳教所电击奴役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说到酷刑迫害,有很多善良的民众不相信,觉的在现代文明下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然而,在中共统治下,尤其是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共对酷刑的使用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河北女子劳教所为了达到强迫法轮功学员参加奴役劳动的目的,违法使用电刑,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严重伤害,其中赵烨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对抵制所谓 “转化”(中共人员把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成为“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加期迫害,每个人一年最少要加二十几天,有人甚至每月被加期三、五天。针对这种随意加期的迫害,有人向劳教所及其上级管理部门提出异议,却一直得不到解决。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初,在劳教所三大队,刘素然、霍玉平、张春现、郝光梅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停工抗议这种非法加期。八月十五日,劳教所三大队在所领导冯可庄等的阴谋操控下,以整顿为名,大搞整人迫害。

下面是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遭受电击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情况:

赵烨
赵烨

赵烨 ,女,四十二岁,河北唐山市人,原在唐山陶瓷研究所从事设计工作,她的作品曾获奖,有一上中学的女儿。因一张光盘即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被关入劳教所时身体健康。赵烨在劳教所拒绝奴工迫害,三大队多个队长逼她就范,她从法律角度讲劳教法轮功学员是非法的,拒绝劳动是抗议迫害。赵烨被狱警每天叫到车间罚站,一直站到收工,然后还被逼在大厅坐小板凳,持续一个星期。吕亚琴扬言要给她加期、用刑,并派人对她进行“转化”迫害,赵烨坚决不放弃“真善忍”信仰。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那天,恶警最先把赵烨拉到她们的办公室,那没有监控录像,吕亚琴、刘子维(警号1356101)用高压电棍电她脖子、嘴、胸部、胳膊,电的她牙痛不能嚼东西,胸部上部皮肉被电出焦黑斑。不答应干活就不停的电,电击半小时左右,导致她的右臂疼痛不能动。因她不唱红歌,又被罚站一天,第三天又被刘子维带进去用电警棍电击毒打近一小时,致使右上臂青紫黑斑,肿得象馒头一样,右手的手指无法弯曲,右手不能动,整个右臂失去了知觉,不能抬臂和上举。后来右手肌肉萎缩,右上肢几近残废。

在严酷迫害下,赵烨的身体迅速极度消瘦,咳嗽,喘息,不能站立,到二零一二年二月,奄奄一息时才送到所外医院就医,保外就医无效,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刘素然 ,四十八岁,河北省三院护士,二零一零年十二月被无端从单位绑架走,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名被非法劳教。遭奴役劳动还被每月加期,她停工抗议这种非法奴役。那天,她被拉到女警的办公室,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冯可庄(主谋)在那坐着,还有管理科一个圆脸的男警察,恶警吕亚琴、刘子维是行刑的,吕亚琴动手前,冯可庄就出去了,吕亚琴气急败坏的动手电刘素然,因为在这之前她想通过加期恐吓,刘素然识破了她们,不配合他们录像。她先用短的电棍,就是高压的,电她的肩头,电这儿衣服盖着外面看不到,“啪啪啪”的电火花响起来,一会儿又用长的电警棍电,恶狠狠的说“让你唱你不唱,现在想唱也不让你唱了。”(每天吃饭前唱邪党红歌)刘子维在旁边助淫威。

冯瑞雪 ,女,四十二岁,河北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学院教师。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九日下午,被派出所警察以“莫须有”的理由绑架,十几天后被非法劳教。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冯瑞雪写了行政复议书没有给寄出,后来她们就用限制活动、围攻谈话强制“转化”她。冯瑞雪几经周折,突破压力坚持自己的信仰。

那天,冯瑞雪在上午十一点左右被拉进去,她们让她在办公室站着,能听见隔壁房间里电另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啪啪啪”电击的声音不断传来。一直站到下午两点多,刘子维拿着电棍进来,先是高声谩骂一通,冯瑞雪给她讲道理说被关押已经是违法,这种奴役劳动更是违法的,将来一定会被追查。刘子维不听,说你必须答应劳动,就回答干活还是不干活,冯瑞雪不说,她就用电棍电她胳膊、脖子、耳朵、嘴巴和头部,一边电刘子维还用警棍打她胳膊、臀部、大腿,还取笑说“怎么样,也给你电个猪嘴出来。”一直持续到下午五点多。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冯瑞雪一直平静的劝说刘子维不要这样,参与迫害于人于己都不好,刘不听。吕亚琴不时进来说风凉话,恐吓说楼下有男干警,叫四个人上来试试。还说“看我给你们加期,加三个月”。冯瑞雪被带出来时左胳膊上臂青紫,抬举困难,臀部、大腿部有青紫斑,走路一拐一拐,半个月才恢复。她遭电击后一度说话混乱。

张妮 ,河北藁城人,三十一岁,因张妮坚持信仰大法,吕亚琴曾用各种计策转化她,没达到目的,吕亚琴恼羞成怒,这次借机发泄,在张妮的头、脸、背上连续电击长达20分钟,把张妮的胳膊和嘴巴、口里面都电烂了,嘴唇被电的肿起很高,使得她的身上起满了黑紫泡。

卢荻 ,三十二岁,石家庄市英语教师,派出所突然到家里绑架的她,当时她母亲正遭遇车祸危症住院。八月十五日上午十点多,恶警把她弄到里面的办公室,先是刘子维拿着长的电警棍电她,电她胳膊,边电边问你干不干活?卢荻给她讲了自己无辜被抓的经历,劳教伤害她及家人,不经审判就限制人身自由是违法的,被强迫奴役劳动也是违法的。刘子维不管不顾,就是电她,啪啪的电火花不断响起。卢荻还是平静的劝她,你也是做母亲的人,为何这般?刘子维也许是有所触动,电了一会儿出去了。

中午下班后,卢荻仍被留在她们办公室里。下午上班后,吕亚琴来了,拿一根短小的高压电棍和一根长的电警棍,一会儿用长的电,一会儿用短的电,电她胳膊、脖子、嘴巴等处,卢荻躲闪劝她,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自己,吕亚琴不听,还用手铐把她铐在暖气片上继续电,并说“我要不电你,我就得到前边去了。”(前边指与劳教所相邻的河北女子监狱),吕亚琴还恐吓,说不行就把男警叫来。这样断断续续持续到下午五点左右。电刑后,卢荻又单独在教室被罚站一周左右。

那天遭到电击的还有沧州大法弟子齐俊岭,上访人员魏玉环。

在八月十五日前,法轮功学员刘素然和霍玉平曾找三大队大队长吕亚琴(警号1356086)谈话,吕亚琴讲自己在其它劳教所学了很多迫害法轮功的经验,并说“这套方案批下来,你们是承受不了的”。可见,这是劳教所及有关部门精心预谋好的。吕亚琴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参加过“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秘密会议,她亲自说会议都是不让做记录的。

这次电刑行凶后十天左右,吕亚琴即遭恶报,突遇车祸致下肢骨折瘫痪,四个月左右才上班。这些女警被中共部门操控指使着作恶,成为中共犯罪与掩盖犯罪的工具,殊不知天理昭昭,任何人作恶都将承担责任,迫害佛法会给自己造下无边罪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0/河北女子劳教所电击奴役法轮功学员-2764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