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再被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我于九九年春季得法,没学几天,大法遭到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打压。由于当时学法不深,被迫放弃。但心中从没真正放弃过。零七年,母亲去世,给我的打击很大,同时,也叫醒了我。我看到了人生的无常、凄凉。从此,我痛下决心,从新走回大法,坚修到底!

助师正法的风风雨雨中,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离不开同修的无私配合,离不开自己的正念正行。

正念解体迫害

去年,在和同修出去贴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告,被带到派出所。另一名同修当晚以病业形式走脱。我当时正念不足,顺应了邪恶的安排被拘留十五天。头两天正念不足,后来我不断的反思,究竟为什么被迫害?为什么邪恶能得逞?

逐渐我的头脑清晰了,因为自己平时没有把自己时时当成修炼人,没有注意到修炼的严肃性,而被邪恶钻了空子。如:单位考核需本人签字,其中有拥护邪党字样,我没有否定,混同于常人,签了。还有公公怕我学法影响到丈夫,就说谁犯法抓谁,我说谁做事谁承担。无意中又上了邪恶的圈套。还有自己对人情的执着。被迫给评上优秀党员的领导录像充数。这些是我被迫害的重要原因。

痛定思痛,我想,一定要时时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我不断背法,如《论语》、《洪吟二》中的〈别哀〉、〈怕啥〉等,凡是能想起来的都背。通过不断背法,正念越来越足。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1]想到这,我觉得自己被迫害是很可笑的。我学的是宇宙大法,我的境界不知要比审我、迫害我的被中共邪党欺骗利用的警察、人渣高出多少倍,他们怎么配审我、怎么配关我?无论如何我不能再被迫害了!

最后恶警提审我,我坦荡的证实了大法。恶警从我这得出结论:学大法没有错,宣传大法没有错。我完全放下了自我,心想一切由师父做主。结果,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的无私配合,家人的全力营救,我正念回家。从此,我地区打开了局面,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的都平安回家,没有被加重迫害。

正念清除邪党条幅

邪党十八大,我地区出现了多幅邪党条幅。通过学法,我悟到,这个空间的邪恶条幅,对应的是另外空间的邪恶,这也是给大法弟子提供了一次集中销毁它们的机会。悟到这,我分别与两名同修配合,在家发好正念,路上边走边发正念,清除了大部份条幅。清除后,心里无比的敞亮,感到清除后的空间场特别干净。

正念清除教材中毒害众生的内容

正法在推進着,各行各业都在觉醒,教育界已经把“反邪教”这一诬蔑大法的课标条目删除了,我悟到要利用这一契机向广大众生,特别是教育界的领导、老师、学生们讲真相,当我面对众生及领导时,开始有些担心,但后来一想,听到的人越多越好,领导更应该明真相。

当这一念象金刚一样不可动摇时,我从容的说:正确的信仰有利于促進人类社会的良好发展,真诚、善良、宽容、忍让是中华民族之魂。相反,好的被打压,坏的全起来了。什么毒奶粉、毒胶囊等等乱象丛生。当我说到这些时,众生象从睡梦中惊醒,认真的听着,有的微微点头,这时,整个会场被正的能量包围着,一派祥和。

救度众生,讲真相

我是上班族,经常是利用上下班或假期讲真相。每当我站在法中,心中只有一念,众生啊!我为你而来!我慈悲、祥和的和路人讲着真相,尽力救度这一方众生,牢记师父的教诲。看着一个个明真相得救的世人,我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感激。我只不过动动嘴,师父就把无限的威德赋予了我们。其实,师父早已铺垫好了,把有缘人带到了我们面前,就需要我们正念的讲清真相就可以了。

以上是我在修炼中做的相对好一些的事情,验证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当然,还有许多没做好的,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继续努力,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辜负寄予我无限希望的无量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