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酷刑:抻刑(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接上文

黑龙江万家劳教所的上大挂

黑龙江万家劳教所是这样给法轮功学员上大挂的:二零零二年农历十月的一天,恶警赵余庆将黑龙江依兰县三道岗镇双胜村法轮功学员吕会文打昏在地。犯人白雪莲把她拖到专门给法轮功学员上大挂的屋里,给她双手戴上手铐,挂在上下铺的上床上,叫她站在小凳上,把两张床一抻,成大字形,恶警吴宝云把小凳一撤,脚不沾地,手腕当时被手铐勒出了血,顺着胳膊往下滴。然后恶警姚福昌拿一个警棍往她脸上电,又插嘴里电。折磨一个多小时后才放下来。

酷刑演示:悬空吊起
酷刑演示:上大挂(亦称“五马分尸”)

黑龙江省中医药大学图书馆教师、法轮功学员郝沛杰,二零零二年八月份在万家劳教所还受到过这样的上大挂:恶徒将她的两手两脚分别铐在四张铁床的床脚上,然后四床分开,人立即悬起,如同五马分尸,铁铐陷进肉里。

我们前文也提到了这种上大挂的抻刑在古代就叫作五马分尸。在今天的中共监牢中,不同的地方,这种五马分尸的酷刑也有所不同,我们再具体看一看。

广东三水劳教所的五马分尸

在广东三水劳教所实施“五马分尸”酷刑时,恶警先指使劳教犯人把一些棉被里的棉絮压实打成“方包”,高度为人蹲下时两臂伸平的高度差不多,重有几十斤。恶警再用两个手铐分别将法轮功学员的两只手铐到“方包”上,然后向两侧平拉,使法轮功学员只能蹲着。因为拉的是这种棉包,更容易用力,法轮功学员腕部的皮肉马上就会裂开,有的已经见到了骨头。劳教所在第一次设立酷刑室期间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经受过这种刑具。

三水劳教所规定,狱警“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会获两万元赏金。随着赏金的提升,酷刑也在变化。恶警张武军指使几个坏人,使用古代“五马分尸”的酷刑,铐住高州法轮功学员黄柱峰的四肢拼命向四个方向拉,最后把黄柱峰的左肩关节拉开,关节周围的韧带被拉断,左臂无法活动。几天后送去劳教所医院救治,劳教所医院的医生说治不了,因为关节里面已经长了新肉。又转到三水市医院,那里也治不了。最后去佛山市一家有名的骨科医院,在那里住了七天院花了两万多块钱。原来的关节软骨已经永久性损坏,就填充了其它材料进去,根本就治不好了,令黄柱峰的左臂向前只能抬到胸部,侧面只能张开三十度左右,他的左臂就这样残废了。

湖南株洲荷塘区国保大队的五马分尸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株洲市荷塘区国保大队在衡阳绑架荷塘区原活塞销厂职工张和君,折断她的右脚背骨,劫持到株洲荷塘区国保大队。四个彪形大汉剥掉张和君的衣服,将她双手反铐在椅子上,用抹布把她的嘴塞住,往她鼻孔里灌辣椒粉、红花油、开水、脏水,张和君极度痛苦、呼吸困难。这时,四个大汉一边两个抓住她的脚喊“一二三”同时用力向后背拉,张和君身体像被五马分尸一样撕裂般剧痛。接着又用鞭子抽打她的脚,穿着皮鞋踩,直到她的脚背充血肿至四五寸高。恶徒们打累了,就把张和君悬空铐在窗户上,每隔十至二十分钟从头上泼一次冷水,直到第二天早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湖北赤壁看守所的五马分尸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六日,湖北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以邓定生为首的多个警察,另加四个外劳(外劳指刑期短而没有送往监狱的犯人)共十八人,一起残忍地折磨赤壁市赤壁镇八宝刀村法轮功学员、已经六十二岁的刘晓莲老人。邓定生想出了五马分尸的刑罚。他们叫四个外劳抓住老人的四肢,邓定生亲自抓住她的头,这样五个人就变成了五匹马。五个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当时老人的小便处就被撕开了,全身骨骼一连串响,全部脱节。恶人们哈哈大笑,办公室里的人都跑出来看热闹,有好多恶人也上来参与,先前五匹马还抬着老人折磨她,到后来他们轮班用五十斤重的铁链脚镣,悬空打老人羸弱的身体,几乎打了一天,将老人的全身骨头几乎都打断了,巨大的痛苦使老人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久,刘晓莲缓缓苏醒,邓定生见她没死,又想出一个恶毒的念头,说老人的脖子太长了不好看,他抓着老人的头用力一塞,可怜的老人又昏死过去。

在门上吊铐抻拉的几例酷刑

江苏盐城市盐都县原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严杰华,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遭到残酷迫害。盐都县公安局副局长徐成文亲自带着刑警大队对严杰华多次关押及殴打。这伙人编造莫须有的罪名,把严杰华双手铐在两扇铁门上,然后派人将铁门往两边拼命推,模仿五马分尸的酷刑。然后将奄奄一息的严杰华在“上访组织者” 的假材料前强行按了手印。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中午,在吉林省珲春林业局局长甄江河、书记朴炳龙、政法委书记李夫直接参与下,将本单位建筑工程师黄家珍骗出家门绑架。林业公安局国保科、地区派出所等恶警把她劫持到林业公安局旧楼的三楼刑讯室,对她非法上极限拉伸的大刑:将她的两手分别用手铐吊铐在两侧的铁拉门上,恶警彭××用脚向两边踹门,她的两只胳膊被拉至极限,身体悬空,只能脚尖着地,两手立即变成黑色。

二零零四年八月,在湖南武陵监狱,郴州市桂东县普禾乡法轮功学员郭永波被铐在铁门上,剥了鞋袜,彪悍的犯人用力推拉铁门。郭永波随着铁门在泼了洗衣粉水的地板上滑来拖去,双脚撞的青肿,鲜血直流,惨痛声不绝于耳。

山东王村劳教所的抻刑

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三,恶警郑万新来到严管室强迫冠县县城开牙科诊所的法轮功学员张广宝蹲马步,恶狠狠的叫嚣“你不转化,只有两条路,一个是死亡,一个是精神失常”。然后用两只手铐铐住张广宝的手腕,把两胳膊拉开,挂到两张双人床上,再把床往两边抻开,呈两马分尸之势。恶徒宋占君趴在张广宝的胳膊上打秋千,恶警岳震宇用小木棍打他的头,用香烟熏鼻孔,连续折磨了七天七夜。放下来时,两腿肿的很粗,手不会拿东西。

单手吊铐抱腰下坠

湖北省黄梅县法轮功学员桂训华,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被江西省九江市公安局庐山分局勾结湖北省黄梅县小池派出所的恶警共同绑架。在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酷刑逼供时,他被一只手用手铐悬空吊起。当时他的体重一百八十斤,加上脚上戴的脚镣十八斤,还有两名恶警抱着他的腰往下坠,桂训华的一只手承受几百斤的重量。事后他对法轮功学员说,他的身体疼痛如五马分尸一样难受。

扯直

湖南衡阳市六十一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罗红,二零零一年被劳教,在白马垅劳教所“严管队”遭暴力洗脑。警察指使犯人把罗红“扯直”,由几个犯人抱住双腿往下扯,另一犯人双手使劲抱紧胸部往上提,罗红肋骨被锁得很紧,呼吸困难,好像心肺都被肋骨刺破了一样。一天受“扯直”酷刑六次。一次被“扯直”后,罗红呼吸困难,检查时医生说:“右边软肋骨受伤,好在是右边,是左边的话,命都没了。”

十字站

广州市第二十七中学三十四岁的女教师陈华,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广州槎头劳教所遭受残酷折磨。其中一种酷刑叫“十字站”,就是把手一字型铐在铁床上,拉到极限,再殴打双腿,双腿立即又肿又瘀血。实施这一酷刑时,还不准上厕所,小便就撒在裤子里。

吊大秤

家住山东菏泽牡丹区北城办事处王堂行政村,在山东菏泽仪表厂工作的五十八岁法轮功学员王怀英,二零零一年春节前,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因不报姓名和住址,被河南南阳公安劫持到南阳市永安路的审查站。南阳市公安局恶警们轮番对十位法轮功学员用刑,百般摧残。在他们十天滴水未沾的情况下使用“吊大秤”的酷刑,就是一只手用手铐铐住高高吊起来使整个身体悬空,另一只手被皮带捆住用力拉向一边,像大秤一样。被吊者几乎人人晕死。二零零一年二月一日(阴历正月初九)下午,王怀英被吊长达三、四个小时,以致最后被活活吊死。

抻筋

在山东王村劳教所,政委杨青、科长陈素苹欲阴谋强行转化招远市法轮功学员杨文杰,让李英、于赢和姓石的三个恶警二十四小时轮流折磨她。杨青还给三个恶警买了很多食品鼓励她们。恶警把杨文杰的两只手戴上手铐,再用绳子紧紧的勒住,一头铐在铁窗棂上,一头铐在暖气管上,一高一低,蹲不下,站不起,膝盖、脚脖子用绳子绑住,给她抻筋,不让她上厕所。整整十天十夜,没让她闭眼,固定铐绑着。杨文杰被三个恶警折磨的死去活来,手脖上多处被手铐和绳子勒的皮开肉绽,双手肿胀的失去了知觉。

蹲铐

黑龙江农垦总局专门在建三江农垦分局青龙山农场建立一个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恶人金言鹏、周景峰、在610主任房跃春的指挥下,对黑龙江省宝清县八五二农场法轮功学员刘让英实施“蹲铐”酷刑:把刘让英的双手分别铐在两张床头,把两张床拉开,两手抻直,两腿蹲着,站不起来,坐不下。

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孟繁荔被绑架到青龙山洗脑班。在这个洗脑班,两个打手把她架到没人的大厅,把她双手戴上手铐,分别铐在两个椅子上,椅子上坐着人,将椅子使劲抻到极限,强迫她蹲着。打手们把她塞到桌子底下,又拉出来,还不时活动她的双手,让手铐扣的更紧,孟繁荔感到心脏象要撕裂般的疼痛,双手被手铐勒得麻木、剧痛、血压急剧升高,双腿酸痛。

老虎凳上的抻刑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牡丹江顺达电石有限公司职工侯丽华被绑架。她被爱民分局的警察陈亮捆在“老虎凳”上。恶徒将她的双腿抻直不断加入砖块,直至第六块砖再无法加上为止。并在她肚子上压上四十多斤的铁镣,一恶警还在她胸上又坐又颠。还有两个恶人把侯丽华的两个胳膊一边一人用力往两边又抻又扯,将侯丽华折磨得昏死过去后,用凉水浇醒再折磨。

强行抻拉

中共恶徒迫害法轮功学员是非常随意的,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这种抻刑也能处处体现出来。例如,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一日早晨,吉林省桦甸市国保大队以毓金基为首的五名恶警,将桦甸市法轮功学员王晓东绑架到桦甸市公安局二楼。恶警将他绑在铁椅子上,开始用矿泉水瓶装的汽油给他往鼻子里灌,灌的他直往外唾沫子。而后用手铐铐住他的右手,用绳子拴住左手,他们怕把手腕子勒上痕迹,就用毛巾把手包起来。然后毓金基在左边,另一个恶警在右边,脚蹬着铁椅子用力往两边拉,王晓东的胳膊几乎都要被抻断。

二零零五年元月五日下午六时至六日下午四时,安徽宿州监狱分监区区长卢杨,分班队长于维周,伙同犯人肖华、王松龄、刘军,对安徽省肥西义城中学物理教师胡恩奎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在零下十多度的低温下,恶徒打开窗子,开着电风扇来冻穿衣不多的胡文奎。对他全身各处拳打、脚踢、肘击,把他一只手铐在窗格子上,另一只手用绳子系上,几个人一齐拉,使他整个身体悬空起来,再击打前胸后背。几个犯人将他按在墙边靠墙坐在地上,再把他的腿拉成直线,并用拳击打生殖器。

原山东省金华元种业有限公司会计陈振波,被绑架到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警察夏丽、宋敏、刘桂珍等四人,把她两只手分别铐在窗两边的铁棱子上,人成大字型被固定住,没有一点活动余地。被恶警指使的劳教犯人赵彦和刘文蓉用被套套在她头上,拼命往前拉,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从此造成她颈椎、脊椎、胸椎、腰椎严重扭曲。最后她被迫害得头抬不起来,身子弯着,走路时两脚不受大脑支配,向两边甩。医院检查的结果是:颈椎成S型,强迫性错位,第三、四、五、六节孔变小。

陈振波自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回到家后,身体依然没有恢复过来。后背、右肩如压重物;左边身体麻木疼痛;颈椎、脊椎、胸椎、腰椎扭曲;脊梁中间的竖沟消失;头疼头晕,大脑失忆……

当然,中共的许多酷刑都与抻刑相关,象苏秦背剑、劈胯、烤全羊、约束衣、开飞机等。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亦称“苏秦背剑”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我们所列举的是抻刑的一些种类,以及与抻刑密切相关的酷刑,它们也都属于抻刑。当然,这其中也有许多酷刑是被中共拼凑在一起用的,目的就是为了最大限度的摧残法轮功学员。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中,人们看到的是一个阴险歹毒的黑势力团伙操纵的整个国家机器,正在疯狂的摧残着中国社会中最善良、最真诚的一群人。这个恶势力给中国民众造成的伤害,通过它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完整的暴露了出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