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昆明晋宁县退休教师自述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昆明市晋宁县昆阳磷矿三家村的李惠萍女士,是云磷集团公司昆明磷矿退休教师。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她,不仅获得了身体的健康,更从大法中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感受到了内心从未有过的宁静祥和。

然而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大法学员以来,李惠萍女士曾先后三次遭到绑架、关押迫害,在劳教所及监狱长达九年时间,以下是她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李惠萍,今年五十九岁,是昆阳磷矿退休教师。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轮大法,明白了法轮佛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指导,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进行修炼的大法大道。通过修炼,我身心发生了巨大改变,全身疾病不翼而飞,整个人有脱胎换骨的感觉。从心底里喊出:“我终于知道了人生的真谛!”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诬陷法轮功的谎言铺天盖地而来,大法与师父蒙受不白之冤。二零零一年一月初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行登上北去的列车,到天安门广场护法,一月六日被劫持回昆明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

第二次遭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四年二月,我张贴“法轮大法好”不干胶被恶人构陷,遭绑架关押。同年三月二日被昆明市检察院非法逮捕,同年八月五日被昆明市中级法院诬蔑我“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非法对我判刑三年。我不服判决,向云南省高级法院提出上诉,然而省高院仍然维持邪恶的原判。就在我被绑架关押期间的二月十七日,我单位昆阳磷矿非法开除了我,解除与我的劳动合同(昆矿发“2004”57号文件),使我雪上加霜。

我被冤判后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非法关押,每天强迫坐小板凳十多个小时。姓郑的狱警队长指使一伙犯人蜂拥而上,硬往我口中塞不明药物,导致我心脏病突发,送监狱医院抢救。每天一伙狱警对我围攻和强行洗脑,逼迫我放弃信仰,还把我送禁闭室关小号迫害。每天不准刷牙、洗脸,限定时间上厕所,晚上十一点后才能睡觉。还不准挂蚊帐,来例假期间不准用卫生巾。我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被迫害了两年八个月。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六日从监狱回家。

第三次再遭判刑四年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我到晋宁县二街乡松林庄村,将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的福音传给村民,却被其中一个村民举报,后被绑架,关押在晋宁县看守所。

同年三月九日昆明市检察院(2009)昆检刑诉字第413号起诉书,公诉人朱林诬陷我“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同年六月二十九日昆明市中级法院昆刑一初字第116号刑事判决书对我非法判刑四年。审判长杨晓萍,代理审判员杨捷、李锬,书记员段云萍。

之后我又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在九监区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十多个小时,臀部都坐烂了,还得坐。监视我的包夹犯人还把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放在饭里、菜汤里让我吃。

二零一零年五月我转到六监区继续被迫害。在监室被罚坐,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十点。每天限制只让上三次厕所,二十天洗一次头,一个月洗一次澡。洗澡、洗衣服只给三十分钟,超过时间就关水。六监区队长龙雪松还指使犯人给我注射不明针水,狱犯打手吴捷伙同五、六个犯人把我摁倒强行注射,导致我心脏病突发送去抢救。在我心律本来就快的情况下,狱警黄凤军硬逼我服下促心跳加速的药物,再次引发心动过速,送医院抢救。当我向监区队长反映这一迫害时,犯人包夹俸仙梅还做假证说无此事。

在我身体受到严重摧残时,监狱医院院长杨瑞英及狱医屡次给我抽血,加重对我的迫害。由于长期强制服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导致我大脑神经受到严重损伤,记忆力衰退。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我从监狱回家。

以上是我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被邪恶三次迫害的经历。将它曝光出来是为了揭露迫害,警醒世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人们坚守自己的良知,不再无知的做邪恶的帮凶,为自己选择一条光明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