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才能做到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两个月前,本地一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省洗脑班進行迫害,至今还没有放回。一周前,又有两名大法弟子受到恶警骚扰,其中一名大法弟子的电脑和打印机被非法没收,一名大法弟子的现金被搜走几千元。

昨天上班时两名恶警等在单位里,竟然是找我谈话。既然来了,也回避不了,只好带着他们走進我的办公室。与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随他讲吧,我只是默默的发着正念。他们临走时撂下一句话,让我写认识,再看我的认识怎样。看那意思就是如果认识不深那就要对我進行处理了。

坐在办公室里,我多少有点紧张,一方面他们来时已经向单位的多名领导说明了他们的来意,而我的个性较内向,胆子也小,所以平时比较谨慎,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最近几年修炼法轮功的情况;另一方面我也是单位里的一名干部,而且正处在晋升的当口。现在既然邪恶找上了门,我想最好的办法还是发正念,于是,我把心平静下来,正念清除外在的黑手烂鬼、共党邪灵,同时清理怕心、爱面子的心。一个小时后,我感觉自己的状态好了一些,就开始完成手头上的工作。我本想避开单位里的一把手,怕他找我谈话。可我眼前的任务偏偏需要找他,既然如此,我就放下这颗心,堂堂正正的去找。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怕谁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中午下班回到家里,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下午打开电脑看了当天明慧网上的一些修炼心得,同修们正念正行的经历使我的正念慢慢的增强。我接着在明慧网上搜索关于否定旧势力的修炼心得,我想看看同修们面对邪恶是如何做的。我看到一位同修建议另一位同修好好看看《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后,我也找到这篇讲法认真的看了一遍,其中有一段是专讲如何看待旧势力的,原文是这样的:

“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鼓掌)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我们面对的事情就是对旧势力全盘否定。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

师父的法讲的非常明朗,为了更好地领会法的内涵,我就决定把这一段背下来。我一句一句的背,记住了一句再背下一句,可是记住下一句后回头复习前一句时却发现前一句又生疏了。虽然只是一段法,可我背了近一个小时还是半生不熟的。我背《转法轮》时没有这种情况啊。我想这肯定是旧势力的干扰了,那好,你越干扰我越要背熟。到第二天上午我才真正一字不错的记住了,背下后,我把这段法打在word文档里,再与原文一个字、一个标点的对照。

背会了这段法,我也更明白了,邪恶让我写认识根本是不被承认的,就连恶警找我谈话也是不应该出现的,我们所走的是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是不容许邪恶干扰的。在不断的学法、背法、向内找、发正念中,我心里的怕心、担心、色欲心、显示心、不能让人说的心、妒嫉心、争斗心、求心、疑心、顾虑心、对提供我的情况的同修的埋怨心等等已经非常淡了,那些邪恶也变的什么也不是了。

到了预定的时间,恶警来找我要所谓的“认识”时,我告诉他们“我没有写,我不知道怎么写”,然后继续做我的事了,他们临走时,我礼貌的打了一声招呼,至于他们会不会因为我的不配合而对我采取什么其它措施,职务的晋升是否受影响,在过去的两天中我已把这些不好的念头彻底灭掉了。虽然是一件看来很小的事,但是使我深刻的认识到,破除邪恶的最好办法还是学法,如果只是嘴里说说、心里想想“否定”“不承认”,那是没有用的,只有真正从法上认识到的时候,一切麻烦、干扰,甚至迫害才会烟消云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