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尽的师恩

以此文庆祝师尊在齐齐哈尔传法二十周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一九九三年,我幸运的参加了师父的法轮大法讲法班。当时不懂得修炼,只是好奇。在班上,由于师父给调整身体等因素,我经常打瞌睡。学习班结束后,我主要的体会是:炼功人要重德,要按真善忍做好人;德是白色物质,是做好事得来的,业是黑色物质,做不好的事得的;别人欺负你的时候,他在给你德。

当时我在单位正受排挤。

大佛的微笑

我是企业的会计。九一年,企业新换的领导找我,说要提我当财务主管。我单位在福建有一个工程施工点,让我先到那去把单位帐核对盘点一下,回来就接主业的财务主管的职务。当时我的孩子刚十岁,我很不情愿,说明理由也不行,一起去的人员都定好了,没有余地,他讲:不是谈话,是通知。无奈,我只好去了。

新年时候,这领导也来了,跟我谈:女人心都不正,见异思迁。跟哥干吧,拔根汗毛都比你腰粗。我说:“那是因你见识浅,女人的心多是正的,而且还一正压百邪。”见我没顺着,他恼羞成怒说:“我砸了你的饭碗。”我说:“那咱俩是神仙和神仙打仗,谁也打不死谁,我不犯错误你能咋样。”他就回齐市了,从外单位调来一个财务主管。把我从主业财务部门调到了多经管财务,又从多经财务调到车间搞车间核算。别人算一个部门的帐,让我算五个部门的帐,理由是:她能干让她多算。主业发奖金时,说我是多经的,不能给;多经发奖金,说我是主业的,不能给;车间发奖金时就很为难,五个部门主管来找我商量说:要给你奖金的话,你比厂长的奖金还高呢,怎么给呢?我不想在钱的问题上纠缠,就很爽快地说:“不用为难了,我不要了不就行了。”

我心里明白他在向我发难,反正就是让我得不着奖金。我这个人很讨厌争斗,因而没有跟他发火,我想,我给他攒着,惹急了就跟他一干到底!

就在这关键时刻,我幸运的得到了大法。师父的真、善、忍大法让我心胸豁然开朗,真是拨开迷雾见青天!我想,那我就忍住难受,不予理睬好了。如此应该化开纠葛了吧?还不行,涨工资时,他说我工作干得好,涨工资容易,得先给工作差的涨,让我往后排。我做报表被评为一等奖,上级下电报奖我六十元,被财务室均分了,我没得到一分钱。至此,我的心承受不了了,感到很委屈。

那天中午在车间办公室的二楼,外面电闪雷鸣,瓢泼大雨。我打开窗户迎着风,看着雨,心想:我是炼功人,我得做到真、善、忍,让大雨冲刷我的心灵不再心烦。不知怎么的,心一下就不难受了,就好像这些事和我没关系似的。雨住了,天晴了,天蓝的象水洗过似的,一朵一朵的白云,像一朵朵莲花,令人心旷神怡。这时一朵白云,呈莲花状缓缓向我飘来,停在我的窗前不远处,从云的后面飘出一个晶莹体透的大佛,透明的,像弥勒佛的样子,飘飘洒洒,微笑着看着我,我没有心理准备,吓了一跳!我把眼睛捂上了,心想:看花眼了?再看看,大佛还在看我笑。我把脸转过去不敢看,还不甘心,又转过来看,大佛还在笑。我不知所措,心里说:你走吧,我害怕。白云缓缓的移动挡住了大佛,飘向了远方。

之后师父的大法书陆续出版,我才明白了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相信了神佛的存在,坚定了修炼大法的信心。

修佛是极其严肃的

一九九四年夏天,单位有一同事是练别的功的,有些功能。有一天跟我说,他父亲得胃癌了,要到哈尔滨手术。如果我什么时候想到了他的名字,心里就说“我帮你”就行。由于我学法少,不懂深浅,觉得这还不容易吗?就是想一下吗,还觉得人家很看得起我,还有些好玩,就答应了。

一天深夜,我突然醒了,一下想起那同事的话,就想了一下:我帮你。这一想却招来了邪,霎时间浑身发冷,嗓子痛得冒烟,睁不开眼睛,人一下子被带入一个黑云滚滚的空间里,上下翻腾。我这才明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把我毁了我就完了。我想起了师父,心里喊:师父救我!随即师父的法身坐在莲花上打着手印,光焰夺目、色彩绚丽的出现了。师父的右掌心照着我的头顶打出了三个火球,一股暖流从我头顶到脚暖遍全身,当时就好了,哪都不难受了。

我很后悔,把严肃的修佛当作好玩,没炼几天就显上了,好象有本事似的,给师父添很多麻烦。

你这炼功人是真能忍

一九九五年末,我和丈夫离开单位,开了一个公司。一九九六年五月,丈夫的大嫂因车祸去世了,她的儿子刚十八岁,在家待业。我想没妈的孩子已经很可怜了,还没事干,在这培养培养,跟他老叔学学技术,将来分出去一个小公司也能养家糊口了。我知道这孩子的秉性不怎么好,但我想我为他好他是能知道的。我教他学业务,怎样办理银行业务,教他写支票,带他认银行的业务窗口,一日三餐好吃好喝的,怕他想他妈。他天天到我公司来,我从不戒备他,拿他当自家人。

可在他眼里,他认为我傻。一天他趁我家里没人,偷走了我的钥匙配了一副,然后偷走了十几张支票,所有家电洗劫一空,分别送到几家当铺给当了,当票给留下了。因支票没填对,银行的钱他没拿着。我们发现后,考虑他年龄小,不懂事,没报案。公司的员工认为我还不得大哭一场,很奇怪的问我:这样对你,受这么大损失,你俩也不打仗,还乐呵呵的,为啥?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炼功人讲真善忍,我善心待他,他会明白的。他们笑我:炼功炼傻了。

这个侄儿可能觉得老叔老婶不能把他怎样,就象失了控似的,又一次下手了。我们公司是两层楼,一楼有个仓库,他就潜伏在仓库里。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出来先把厨房的液化气的安全阀卸开了,然后把我们衣裤里的钱、BP机、手机和一些值钱的衣服全偷走了,从二楼窗户扔到楼下。

就在这时,我丈夫突然坐起来,拿一个三节电池的大电棒,直对着我的脸打开了,强光把我晃醒了,他说:快起来,咱家進来人了!这时就听见屋外“嘭”的一声响,就没动静了。我有些蒙头转向,哪進来人了?这时我看丈夫是闭着眼睛的,我说:你睁开眼睛说话。他睁开眼睛问:“几点了?”我说十一点四十,他又躺下睡着了。我起来挨个屋走一圈,看看儿子睡得很香,我想是丈夫做梦吧,就又睡了。第二天早上,我丈夫起来一拎裤子,这么轻,一看,新买的皮风衣也没了,他哭了,嘴里说:没了,没了!啥都没了!我说:你先别急,你半夜说進来人了怎么回事?他说不知道。我说:估计是谁?他说:肯定是那个侄儿干的。

这时公司的职员来上班,说看见我丈夫的侄儿在电报大楼那卖手机呢。丈夫觉得很憋屈,我安慰了他几句,下楼做早饭去了。一开液化气,只听“吱吱”的声音,一看安全阀被那孩子给卸下来了。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看我们有危险,利用我丈夫的梦话把我们喊起来了,把他给惊走了。不然说不定那孩子会放火的,那是有生命危险的!是师父救了我们全家!

再说那孩子刚十八岁,到处卖这么多值钱的东西,被警察盯住了,把他给抓起来了。我觉得他虽然很坏,但只是对我个人,并没有对他人造成危害,还需给他一些温暖,我们也都不是完人,师父不也没嫌弃我们吗?我就到公安分局把他给要回来了,我说这是我们家庭问题,我不追究。他们都很惊讶,说:“对你这样你还保他?”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这都是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我得做到真善忍,得忍常人不能忍之所忍。”他们笑我说:“你太善良了。你这炼功人是真能忍。”我说:“我们回家去教育他。”对此,我丈夫、丈夫的大哥及我公公都很感动。

把他保出来的那天晚上,我刚要睡着时,脑袋的细胞噼哩叭啦的炸开了,眼前呈现的是绚丽的礼花,很舒服的感觉。我想是我这件事做对了,师父鼓励我。

《转法轮》封底的花骨朵

二零零零年以后,我身边的同修陆续遭到绑架。我当时对一些问题没有想明白,加上“文革”父母的受迫害对家人的影响,就产生了怕心,修炼上很不精進。由于不精進,身体就出现了一些病业状态,如:腰椎间盘突出、胆结石、心肌缺血等现象。

二零零八年腊月二十七晚上,我做梦梦见我去一家超市,迎面来一人把我拦住了,我立掌发正念,他一下把我的手给搂住了,我动不了了,情急之下朝他的脸吐了一口唾沫,他“啊呀”一声,鼻子、眼睛、胳膊、腿就分开了,我就飞走了。第二天,同修甲来我家,我说起这梦,她说:“你这样不精進还把魔给解体了,师父对你也太好了!师父不愿意落下一个弟子,你得精進呀!”她和我一起学法。

两天后,我到外面遛弯,走在一家商场门口,脚底一滑,仰面摔在地上,脑袋摔得嗡嗡响,我想起来,却动不了,一男的离我五米远左右,对我喊到:“大姐,看你摔得挺狠,你能起来吗?我给你拨120吧?”当时我只有嘴能说话,我说:“没事,能起来!”然后我平静的对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保护,我没事,起来!起来!”我就起来了。回家后一看,摔的地方虽疼,但一点伤都没有,而且,腰椎间盘突出症好了!我很惭愧,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

二零一零年春天的一个晚上,我梦见一条大道,道两旁都是很粗的大树,树干上盛开着一朵朵粉色的大花,太漂亮了!只见一个女的在地上放个花盆,盆里有两个花骨朵。我凑过去问:“这是什么花?”她说是莲花,还给了我一朵大、一朵小的莲花花骨朵。第二天,同修甲来了,我跟她说我做的梦,我说:“对了,那个花骨朵就是师父的《转法轮》封底的花骨朵,一模一样。” 同修甲说:“你还骨朵呢,人家的都开了!”我很吃惊:“真的?”她说:“你看,我这有书。”我一看,花骨朵真的开成了一朵莲花。我打开我的书皮一看,那花骨朵只开了一个小嘴,刚刚开了一点。我把书抱在怀里,想到自己的不精進,深深的后悔。

之后,我也看书,也炼功,小范围的和家人等讲真相,但是比起同修的精進成度还是差很多。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我去外地孩子家,途中不慎脚骨折了,粉碎性的四处骨折。在剜心透骨的疼痛中,我想起了师父一次次的点化,同修的千呼万唤,我只管图安逸,不精進,荒废了许多大好时光。

同修乙,听说我脚骨折了,每天上午都来照顾我,从那天起,我开始精進起来,出现了修炼人的应有状态,一个多月就痊愈了。认识我的人都很惊讶,问我怎么好的这么快呀。我说炼法轮功炼的。他们说:法轮功这么神奇,我也想炼。

我就跟你炼炼胆

有一个邻居是我丈夫以前的同事,一天路上遇到我,就问:“你骨折咋好的这么快?”我说:“炼法轮功炼的。”她用怀疑的眼神望着我,然后匆忙赶车去了。再一次遇到她时,我俩等一路车,就唠起家常。

上车后,公交车里人满满的,她突然大声说:“你们炼法轮功的,要好就在家炼呗,到处贴条反党。我家有个亲戚炼法轮功,让人家给逮起来了,又写保证又干啥的,现在不炼了。”她说话时形象很丑陋,瞪着眼、撇着嘴、摇晃着脑袋说。

我感到很突然:我好心救你,你想害我,你这是考验我呀,我就跟你炼炼胆。我也大声说:“你家亲戚是被迫害的,那么大年纪没少挨打,那是承受不了了。你知道不,有多少人被打死了?炼法轮功讲真善忍,做好人反被打死了!”她说:“你们还自焚。”我说:“自焚是假的,是演出来的,和法轮功无关。因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当权者心虚,所以诋毁法轮功。我的同事的丈夫,就是因炼法轮功叫警察活活打死的。当时警察一看人快不行了,把家属找去了,我同事一摸她丈夫的脸,里面的大牙都没了,问牙呢?说给打的。我同事去告状,差点把她也抓起来。”

当时车上鸦雀无声,让我给镇住了。到站后,我俩下车了,她说哪天来找我学法轮功。

道不尽的师恩

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1]

我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曾摔过一跤,刚换的门牙被摔掉了一个斜茬,门牙向外支,从此牙齿不整齐,上下闭不严。一天,我丈夫告诉我说:“你的牙齿比年轻时还整齐。”我照镜子一看,果然是。我反问他:“我的牙是怎么齐的?”他认真的说:“是你老师给弄齐的。”

我丈夫不炼功,我让他跟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跟我念,结果他的胆结石也没了,心脏病也好了。亲朋好友聚会时,我一讲真相,他就给我证明:没病、不用吃药、牙还长齐了。大家都称奇:这年龄不掉牙就不错了,还把断掉的长出来了,大法真的很神奇!

多年来,师父不断点化我,为我的不精進操劳,承受着我惹麻烦造业的痛苦,在大法中圆容着我,同时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做着三件事,身心在不断的升华着。有一天,我做个梦,梦见我在一条大道上走,走一段路以后就出现了几个修路工人,让我上一条新修的大道,更加宽敞,是一个上坡,我的脚刚一沾上大道,唰……脚离开地面,风驰电掣般的向坡上滑行,两耳边风声呼呼作响,我的心情特别舒畅。醒来后,我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呢,让我在神的路上疾驰。

谢谢伟大慈悲的师父!道不尽的师恩,无以回报。弟子惟有好好修心性,在修行的路上勇猛精進。有一首歌叫作《修行吟》,在庆祝师尊来齐齐哈尔传法二十年之际,我愿用这首歌表达我的心声:

阅读您,一声弘音改天换地,
聆听您,两耳清风通彻无极,
仰望您,三千大千光明自在,
问询您,万念归一不犹豫。
法轮大法,宇宙的真理。

思悟您,今朝看穿千古之迷,
追随您,举步跨越生命藩篱,
感谢您,大恩不言报谢无处,
弘扬您,法正乾坤新天宇。
法轮大法,宇宙的真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