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配合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

配合整体

常听同修说正法修炼要的是整体。前几日一位老年同修也谈到了一篇交流文章,说一根筷子与一把筷子的关系。我问老年同修怎样悟走入整体,他没有说什么。我说:前几年去一位同修家,与另一位同修谈起说,什么叫走入整体,不是你天天参加小组就是整体,也不是天天和同修见面就是整体,而是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才是走入了整体。当时我听到后就想,是呀,假如当听到同修被绑架、或者同修出现病业假相的时候,自己的第一念是什么,真的象听到自己亲人出现什么事那样牵挂吗?还是麻木不关心,甚至去挑同修的不是,指责埋怨等等。我想正法走到了今天,我们有什么不是都不是邪恶迫害的借口。因为我们是人在修,不是神在修。

二零一一年初本地监狱在短短的半个月时间里,迫害死了我们三位好同修秦月明、刘传江和于云刚。后两位同修的家属未修炼,是常人,和狱方协商私了了。但秦月明的妻子女儿都是大法弟子,她们通过秦月明事件以打官司为由到公检法司去讲真相,救众生。全市的同修都配合起来(其实全世界的同修都参与了),特别是当地的协调人。她们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顶着方方面面的压力走在了前面。

秦的家属、父母、妻子和大小女儿一共五人都是原告,就需要八个代理协调律师在法庭上指证,并且需要身份证和填写一张代理申请表格(把个人的全部信息填上)。听到这一消息,当时心想这件事情挺危险,这不等于把自己全曝光给邪恶了吗?又一想,危险总得有人去做呀,难道我把危险推给同修吗?多自私的一颗心呀。想到这里,我决定一定报名。

当我报完名回家坐下学法的时候,师父的法一下印入我的眼帘,“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1]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并且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叫我不要害怕。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并且点化弟子走师父安排的道路是最安全的。过不多长时间,我被通知拿身份证复印件,去填代理表格。我当时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就感觉那种神圣“使命”和“责任”从心底油然而生。我当时和同修交流,我说也许多少年、千年、万年以前我们就发过这个愿望。在与外地(也是要做代理)的四名同修见面的时候,让自己尽量做到无论同修表面表现出什么不符合自己的观念,看到同修还有多少人心,都找自己,并发一念“师父选的就是最好的”。

那些天我大量学法,并且向内找自己还有哪些自己能够认识到的不足。我发现我和一位老年同修有间隔(当然这位老同修没有我的感觉),都是我的妒嫉心造成的,我想我做这么一件神圣的事情,却有这么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行,怎么能是师父要的。于是我便来到老年同修家和她曝光了我这颗不好的心,深刻的向内找自己。当时和同修谈的很好,消除了隔阂。打那以后,什么时候看到这位老同修都觉得很亲切,象亲人一样。

虽然这件案子还没有走上法庭,但是很多很多的同修在这件事情上都摆放了自己的位置,都圆容了师父所要的。特别是秦月明的女儿,从佳市到哈尔滨省城,一直到北京所有的公检法司、人大、六一零等都讲了真相,让那里的众生摆放了他们的位置。

否定怕心

因为静心学法,发正念,每每遇到问题,法就打入脑中,无论在零八年奥运会,还是现在十八大期间,邪恶表面虚张声势我不被带动,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一天一个同修问我,现在这么紧,你天天出去怕不怕?我说不怕。因为我一出家门就想起师父《洪吟》中说:“神佛世上走 邪恶心生愁”[2]。我这个神佛一出门,邪恶就生愁,是邪恶害怕。

记得零八年的一天,我妹妹晚上开车让我马上下楼,然后把我拉到姐姐家,告诉我说她同学,一个派出所的所长说,一个派出所三个指标,三姐你那么有名,别把你抓起来,出来躲一躲。我当时告诉她,谢谢她同学,不必了。妹妹一再劝我在二姐家住些日子,哪儿也别去。

妹妹走后,我想起师父讲法:“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3] 我想我这个保卫者,我的世界来了邪恶,我让别人替我当几天主、几天王,我出去躲几天,这能行吗?我怎么为宇宙正的因素负责呢?师父给我正法口诀,我为啥怕,谁怕谁呀,为啥要躲?

想到这,我马上起身要走,我二姐阻拦我,我给她讲真相,让她放心。然后,当天晚上九点我就回家了。到家后我想大法直指人心,为什么我能听到这件事?我必须向内找。一找、学法快,象完成任务,一天两讲;发正念走神,五分钟正念,看三回表。师父说:“一个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强,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4]我发正念劈啥呀?就这样我两天啥也不干,静心学法,到正点发正念,解体所在公安局及分局、派出所和我自身空间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全无遗漏。这两天只出去一会儿,讲几个退几个。然后马上回家,静心学法发正念。几天后我感觉我的空间场天清体透,我又走出去参加小组学法和同修交流(我周围很多市县的),和大家共同在法上提高。

在正法所剩时间有限的情况下,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人心,只有更加精進,去掉各种执着,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