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正大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九八年秋天走入大法修炼的,到现在已整十四年了。在这十四年的风风雨雨里,我快乐的修炼着,整个身心都沐浴在大法的恩泽里,在常人纷杂的生活和邪恶严酷的迫害中、更是在师尊无所不在的呵护中,一路坚定的走过来。其间虽然都是平平凡凡,却是从常人走向超常人的见证。

一、无病一身轻

得法那年我三十六岁,体质弱,患有结核性胸膜炎、颈椎病、关节炎、肾结石。感冒发烧更是常事。经常吃药、打针、住院。家人对我呵护备至,但却不能替我承受病痛。那时丈夫经常出差不在家,孩子又小。结婚后八十多岁的婆婆就和我们一起生活,由于年岁大,身体也不好。我不但不能好好的照顾她老人家,还得婆婆经常为我端汤送水的。工作也不能尽心的做好,经常休病假。那时我觉得活的真是太辛苦了!

一天,同事借给我一本《转法轮》,读完一遍后觉得从没见过这种奇书,因为他教我们修佛,教我们返本归真!当时就是感觉莫名的幸福与快乐,如获至宝。从此便走入大法修炼。当时我将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学法,每天至少学三到四讲《转法轮》,工作不忙时,有时一天就能通读一遍,每隔两周再学一遍其他的经文。脑子里除了法什么都没有。工作和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用修炼人的标准去对待,心的容量在增大着,一切都顺了,思想在快速的升华着,病痛也无影无踪了。身体轻飘飘的,拎多少东西走路都觉得没有重量,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久违了的笑容又从新挂满我的脸庞,每天都快快乐乐的工作和生活着。到此我只修炼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家人都乐了,因为再也不用惦记我身体不好了。见我象换了个人似的,同事们也都惊叹不已,纷纷找我帮着请大法书,我就将我的感受讲给他们,告诉他们要经常看书学法,按真、善、忍修心性,思想境界提高了,身体自然就没有病。真是无病一身轻啊!

二、好人中的好人

修大法以后,整个人的观念都变了。明白了我为什么来在人中,为什么之前会有那么多的病痛和不如意,为什么要修炼。所以对已得到的大法万分珍惜,非常严格的、一丝不苟的遵照大法的要求做人做事。在单位里,任劳任怨,从不计较名利得失,没有抱怨、没有争斗、没有嫉妒,别人不愿做的事我就去做,而且还要尽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真心的对待周围的每一个人,把遇到的一切不好的事都当作好事,当作对我的考验。

有一次,快到年底的时候,我们要准备文艺节目。一天下午,我和一位男士谈,叫他准备他的一个保留节目,当时他就很不高兴,说的话很难听,我只是笑笑而已。在下班的通勤车上,他又大声的说着脏话,表明他的不满,因为他年龄比我大,同事们都莫名其妙的看着我,面面相觑着不知所措。我为人正直、善良,对上级领导不卑、不亢,对职工群众热情、谦卑,工作和生活作风严谨,在我身上处处体现着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的道德风范。因此领导和同事们都对我敬佩有加,因此我的一切工作都无比顺利。今天这位男同事却当着三、四十人的面一路骂骂咧咧的,直到下车。有的同事怕我挂不住脸面,悄悄对我说:他好象喝酒了,别理他!我笑着点一下头。心好象平静的水面,没有任何波动。因为我明白对修炼人来说,一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第二天,那位同事一脸抱歉的表情,我却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依然笑容可掬。这件事让同事们更加佩服了,说只有大法弟子才会这么大度!

不断的学法,心性在不断的提高着。我也感觉到自己已经远远的超出常人了。在家里,我更是包揽了全部家务活,照顾老人和孩子,照顾丈夫。每天早晨3点多起床,直到晚10点以后才休息。修炼、工作、家务安排的井井有条,没有疲倦,更没有怨言。婆婆、丈夫和孩子也都满心欢喜。丈夫的同学和朋友们都羡慕的说有法轮大法弟子当媳妇,真有福气!

现在的常人道德在一日千里的下滑着,人都爱说假话,不分场合。当同事、同学和亲朋好友们聚在一起时,若哪个人对谁说出的话有怀疑时,都会来问我,从我口中说出的话他们才相信,因为他们知道我修真善忍,更知道真正的大法弟子是好人中的好人,不会说谎的。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德所致!

三、正念对待邪恶

九九年春天,上面说党员干部不许修炼法轮大法,还下来搞调查。我在调查表里写到:法轮大法使人身体健康、提高道德水准,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来修炼法轮功。我写的这句话在上面挂了号。

由于我修炼后身心的变化大家都有目共睹,所以,99年“720”以后我一如既往的修炼着,一本书也没上交,并当着丈夫的面非常郑重的对小学二年级的孩子说:“儿子,要记住:大法是正的,我不会放弃,假如为此妈妈被迫害死了,你也不要难过,你应该为有一个大法弟子的妈妈而感到骄傲。”说此话时,我正念十足,义正词严。因为我清清楚楚的知道大法究竟是什么!那段日子,我为师父和大法蒙受的冤屈不知流了多少泪,捧着师父的法像说: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用实际行动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从此我更加严格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利用一切机会和身边的人讲真相,叫他们不要相信媒体的宣传。

邪党制造“自焚”事件以后,环境更加恶劣,上面对我单位领导施加压力,在全地区有关的大小会议上总是受到严厉批评,我也因此而小有“名气”。因为我坚决不放弃修炼,上级610联合我单位曾两次给我办学习班,实际就是软禁我两个多月。丈夫是公安局的,为此天天挨批,也被停止工作,我不“转化”邪党人员就不让他上班。人们都知道我修炼以后是好人中的好人,他们不得不承认。我回家后单位不让我工作。在这期间社会上的人们由于不理解,说什么的都有,婆家的兄弟姐妹多,多数都当官,他们对我憎恨不已,认为我丢了他们的面子,劝丈夫和我离婚,并教我儿子以放弃上学来威胁我。丈夫性格内向,承受着来自社会、单位和他家人的巨大压力,脾气变得很不好,经常喝酒,动辄对我谩骂与拳脚相加,逼我放弃修炼。

面对这一切,我从没觉得委屈过,也从没因此流过一滴眼泪。记得在“学习班”期间,我的一位大姑姐夫和我的一些同事去看我,他恨我不听劝告,就当着大家的面打了我两个嘴巴,在场的人都感到很震惊,我只是他小舅媳妇,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他打我!知道的人都觉得不平。而我却没有任何感觉,好象被打的人不是我。就象往常一样仍然以修炼人的姿态对待他们,没有任何怨言。

我的大法书被邪恶抄走了,只有一本被我儿子小心保护下来的《转法轮》。在那种形势下没有了学法环境,丈夫不在家时我就学法、抄书。在家的那段日子我抄了两遍《转法轮》。六个月以后单位领导见我对修炼仍坚定不移,又找不出我半点不是,最终作出决定将我开除党籍,开除干部队伍,降职到最基层做了一名普通的职员,于是我依然乐呵呵的上下班,对待领导、同事和亲朋好友一如既往,就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四、光明正大的修炼

被迫害以后,单位领导、家人和关心我的好友,出于关心,都叫我不要出去说我修炼的事,有人问就说不炼了,自己在家偷偷炼没人管。因为当时的环境太邪恶了,人们连听都不敢听。我告诉他们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大法没有错,做好人为何还得偷偷的?对我师父和大法的栽赃陷害我不会承认。于是有机会就对人讲大法使我身体健康,没有病了。大法被陷害,天安门自焚是骗局等等。片警来找我签字,我就在上面写:法轮大法好!我永远修炼法轮功。并和他们说:“我炼功身体好了你们来找我了,我身体不好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来关心呢?我吃药打针住医院时你们都干什么去了?”之后他们再也不找我了。朋友聚会、或参加什么活动时,若有人叫我喝酒,知道的人就会告诉他我炼法轮功,不喝酒的。就这样一直公开着大法弟子的身份。逐渐的怕心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敢讲了。

五、破除自我观念

我在家是老大,从小就很懂事,爸妈上班忙,我就带弟妹、帮妈妈料理家务,像个小大人。上学以后学习好,乖巧又漂亮,老师很喜欢。所以学生时代从小到大一直是班长、学生干部,直到走上社会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我工作能力强,有组织能力,自制力强,有很强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有过错,更不愿意被别人说。这种观念一直伴随着我直到走上修炼的路都没有认识到。

第一次被迫害软禁一个月左右时,我的大脑象是被封起来了,脑子里什么概念都没有,思维空间只局限在我住的招待所的那个房间里,晚上打坐两三个小时就象一瞬间一样,腿也不痛,不用看表就知道是几点钟,一分都不差。常人在一旁聊天我好象也听不懂。就这样又过了一段时间。

有一天来人告诉我说我丈夫因为我心脏病复发,现已病危正在医院抢救,叫我马上去医院,但必须写“保证书”才能出去。我很麻木的对领导说:大法我不会放弃的,你们不叫我去,我就写个假保证书。领导说假的也行,于是我就写不练了。家人交了五千元保证金。见到丈夫后才知道被骗了,心里感觉恨他,但知道修炼人不能有恨,很难过,觉得假保证书也不能留给他们。第二天我去单位找到领导,领导很高兴以为我要从新写,我拿到假保证书就用笔将我写的字全部划掉了。领导气愤的对我说什么时候不炼了,什么时候再叫我上班。我心想:不上就不上,无所谓!

但是我对写假保证书一事却一直放不下,认为说了假话,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很懊悔,总是默默的流泪。认为自己太不好了,修来修去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是不是掉下去了?师父是不是不要我了?背上了很重的思想包袱。邪恶见此就来加重我的执著,从而让我消沉下去。邪恶总是让我晚上做噩梦,毁我的意志,那段日子真是难过极了。师父看我实在不悟就点化我:我梦见自己平躺在水面上,飘在水面就是掉不下去,我起来上了岸,衣服也没弄湿,只在后背上粘上了一些小冰块。我一下悟到了,师父还在管我,在鼓励我振作起来。

我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差点就消沉下去了?就是因为从小到大太追求完美,有太强的自尊,不允许自己有错误,怕被别人说的这颗心,说白了就是一个为我的“私”字,而且还很执著,这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我不能抱着这个执著修炼啊!人哪有无过的,认识到了改了就好。心里面那块沉重的大石头放下了,顿时就觉得轻松无比。自那以后别人对我说好说坏、说咸说淡,我都没感觉,那种状态就感觉不在常人中。

六、大法弟子真的有能力

师父说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1]。我深有感触。记得是在二零零一年左右,一次我带着儿子回娘家,要坐一天一夜的火车。我和儿子在下铺,我上面的中铺是一位工程师模样的人,大约五十多岁,他的同伴是一位年轻小伙子,在我对面的中铺上。当时我在看《转法轮》,小伙子见我看得很认真,就对我说:姐姐看的书好像是法轮功吧?我说是的,他说国家不是不让炼了吗?我说政府说的不对,法轮功是被冤枉的。这时那位年岁大的人探出头来看到我确实是看《转法轮》,就迅速的从铺上下来,坐到我的铺上,开始和我理论。我很平静的和他讲大法教我们真善忍,能使道德回升,又强身健体。又和他讲我修炼后的身心变化,他见我说的头头是道,就不做声了。突然,他对我笑了一声,这时我看到他脸上带着邪恶的表情,眼里透出淫邪的光,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淫笑着,同时有一股阴风向我袭来,感觉很不舒服。我一怔,知道有不好的东西,当时只想起一句正法口诀,心里默念“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只念一遍就见他腾的一下从我的铺上蹦起来,不安的在地上来回走动,不敢看我。我又念一遍,他脸都红了,很尴尬又手足无措的样子,他实在呆不住了,拿了一个杯子就走了。

大约过了近两多小时他才回来,再看他的表情完全变了,就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对我毕恭毕敬的,听我说话也很虔诚的样子。我告诉他们平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他们答应一定常念。因为我们同路,到站后,他们抢着帮我拿东西,出站以后还要送我们,并一再的对我说:非常感谢!能和我同路太幸运了!我知道他们已经得救了!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洪大的慈悲!

七、三件事做好了,环境也随之变好了

我被撤职调到基层工作以后,接触人多。认识的人都问:又调到这儿来当领导了?我就告诉他们原因和真相,他们既惊讶又佩服。因为我们这个小城不大,人口也不多,即使不认识也都面熟。况且很多人都知道我修大法,人们都敬佩我的人品,所以讲真相比较容易。

二零零四年年底《九评》问世以来,我就下载到软盘里送给同学、朋友,并拷到单位的电脑里,给同事们看。并帮他们做三退。在单位不忙时我就学法,同事看到我学习都不打扰我。和一位资料点的同修联系上以后,我就将真相资料随身携带,有真相小册子、《九评》、神韵光碟、大法护身符等,在上下班的路上、上街购物、买菜、甚至去浴池洗澡时将材料发给有缘人,有时间就讲三退保平安、讲《九评》、讲《藏字石》等。

近一年来,和其他同修经常在网上购买4G的优盘,将《九评》和真相资料的视频和音频以及三退大潮、起诉江泽民等一些视频新闻装進去专门送给一些在各大机关工作的领导和一些知识分子,都比较愿意接受。除此之外还寄真相信,外出就带好信件,寄给公检法和机关、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和职工,为面对面讲真相做好铺垫。

我一直是锁着修的,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力,所以刚开始对发正念不重视,后来师父点化才知道自己没做好。真是惭愧!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逐渐的去掉了很多执著心,环境越来越宽松。

修炼以来,由于我切实的按“真善忍”做事,从不计较别人的过错,无怨无恨,有时有不平衡的心出来,会及时发现并清理掉。我的所作所为周围的人都看在眼里,服在心里。好多人见到我就说:这法轮功炼的,越来越漂亮,五十多岁的人,看起来就象三十多岁,真让人羡慕! 因此也知道法轮大法好!有好多人主动找我要看大法书,要跟我学呢。我也经常发正念清理丈夫背后的不正因素和控制他的邪灵,丈夫的态度也变了,做了三退,并在师父法像前承认以前对大法弟子(我)所犯的过错。

邪恶越来越少了,现在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很容易,感觉时间真的不多了。

以上所写的只是修炼过程中的一点片段,要全部写出来再有三天也写不完。修炼的路上有快乐,有痛苦,有欣慰,有懊悔。磕磕绊绊、摔摔打打,跌倒了又爬起来,……就这样在师父慈悲的看护中走过来了,无论走得好与不好,我们都沐浴在大法的恩泽里!师父为我们承受了太多太多,无论我们怎样做都无以报答,感恩之心无以言表,只有精進、再精進,在很有限的时间里,抓紧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兑现自己的誓约。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