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破除旧势力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今天和同修交流在师尊的加持下正念正行、破除旧势力干扰的两次经历。

(一)

二零一二年,我的大女儿的儿子想当兵,女儿托关系,请客花了不少钱,最后一项“政审”(实际上是政治迫害),就是去派出所盖章时,他们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政审”就没通过。无奈中,我女儿又找关系,派出所的警察说“让你妈写个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就可以通过。”我的大女儿为了儿子的前程,和我的儿媳妇一起来让我写保证。当时我用正念对待,说“这个保证我不能写”,不管女儿、孙子怎么说我就是不写。

女儿一看说不动我,在家里又哭又闹,又去一位同修家里哭闹,让同修来给我劝说。女儿回去后又找我妹妹劝,还说“你不写保证,你女儿花出去的钱就要不回来了,三万多,那是你女儿的全部积蓄,写了你在家里怎么炼都行,没人知道的。”我当时坚定的说:“在关键时刻我连佛都出卖了,我还修炼什么!不如死了算了。我师父传法为度我们吃了多少苦,我就要堂堂正正的修炼。”妹妹说“你打开电脑看一下,你们有多少人写过保证,又不是你一个。”我说,“每个修炼人的情况不同,状态也不一样。”女儿知道我妹妹没能说通我,又来我家里吵闹,我从小带大的孙子躺在床上不起来,不吃也不喝,女儿还扬言要和我断绝关系。

我把自己当成修炼人,把握住心性,说:“断绝关系了也行,不认也行,不来往也行,就是不写保证”。女儿看这样不行,就威胁说:“你不写我就把来过咱们家的你们同修告诉派出所,让他们都進洗脑班。”我严肃的说:“你对我怎么样,不认,不来往,都行,不能干连累同修的事,你干了对你不好,你会造下很大业力。”结果女儿几个月没有来,我也没有动心。

后来,外孙没有当成兵,但学校毕业后却找了个好工作,大女儿、外孙都不怨恨我。

(二)

我和小女儿住在一起,给小女儿带孩子。快过年了,小女儿俩口子大扫除,我想自己住的房间自己搞,因有师尊的法像,还有书,怕女儿不注意无意间不敬师父给自己造业,我就自己整理。靠墙的柜子高,够不着,我就大板凳摞小板凳,踩上去擦上面的柜子,结果不小心从凳子上摔下来了,倒在了房子中间。

我急忙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喊声惊动了女儿、女婿。他们跑進来,看凳子在地上翻倒着,我也在地上扭动着,立即把我抱起坐在地上。我此时头晕恶心,小女儿也乱了方寸说:“妈,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都走样了,不像是你了。”好在我住的是地铺,女儿俩口子将地铺打开让我躺下,整整四天四夜连身都不能翻,更别说起来了,疼得汗不停往下流,挨不到天亮,全身动都不敢动,上厕所得女婿抱着,自己感觉身体是两节子,疼的无以言表。

我为了不上厕所就不喝水,等到第五天早晨四点钟,我就想:我不能就这么躺着,我得炼功,起不来就躺着炼,然后背《洪吟》。第六天又是同样,四点钟醒了,躺着炼,背《洪吟》。

等到第七天,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不能躺着炼,我得起来,这样炼,机制会乱的,而且也不到位。可是怎么也起不来,我请师父加持我一定站起来炼,嘴里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第五套功法炼了一个小时,当时就觉得肚子里的肠子一根一根的在往顺里捋,很舒服,太神奇了,炼功能坚持下来,发正念却坚持不下来,也知道是邪恶的干扰,就听法,排除干扰。强行坐着,感觉腰不是自己的,特别疼,能走到厕所里,可是坐下来又起不来,时不时的需要女儿的帮助。

小女儿告诉了大女儿、儿子,于是他们决定送我去医院检查,我坚决不去,说我有师父管,我自己炼功就会调整身体,儿媳妇说不行,钱我们出,你只要去医院检查一下,看是不是骨头摔坏了。我说不是钱的问题,再说我也没有病,这是我的难,我欠的我得还,你们该干啥干你们的,我不用你们管。

我信师信法,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心想:你让我不动,让我躺着,我就不能躺得起来,做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咬着牙,扶墙站起来,坚持炼功,坚持学法,走平路还行,上下台阶需要人帮忙,就和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救人。

现在,儿女们对我都很支持。谢谢师尊的慈悲加持,帮我度过生死关。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