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磨坊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二日】我家有一台小磨儿,用来加工米面,赚些零用钱,补贴生计。当初已经申办了工商营业执照,但按照工商部门的规定,每年要年检一次,并在营业执照上加盖戳记,否则不许继续营业。每年的年检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刁难,今年尤甚。

三月初,我拿着填好的申请表格到工商局办理年检手续,分管副局长说不行,不给签字,让我先到技术监督局办许可手续。我的小磨坊已经经营十年有余了,当初办理工商营业执照时并没有要求我出具技术监督局的许可手续,现在提出来分明是刁难。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遇到问题的时候第一念是什么?在不在法上非常重要。在这个问题上,我摔了一跤,教训是深刻的,所幸的是这一跤把我摔醒了,由此把坏事变成了好事,现在说出来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指正。

面对无理的刁难,我第一念想是找熟人走关系去办。恰巧几天后,碰到一位同修,说有熟人,不用花钱。同修找到工商局一位副局长,经历一番波折后,通过副局长找到分管局长。分管局长为难,说现在办不了,要不你们先干着,过了“五·一”再说,非要现在办的话,得到技术监督局办许可证。用了近二十天的时间,先后去了四、五次工商局,也没有办好,心里着急,于是,同修和我先后找了技术监督局领导、和相关办事人员,都没有办成。

一个多月过去了,我还是不悟,不向内找,托人去办,一连数次,事情越来越复杂。回家后,我与妻子(同修)唠叨这些,妻子说我们有师父,为什么不求师父呢?我们去求常人,没做到真正信师信法。我说对,此时自己的正念也上来了,心里想我们开磨坊维持生活,按照要求去年检执照是正大光明的,总想找熟人托关系不对,不给年检执照,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经济迫害,应该正念否定。

第二天一早,我们夫妻俩给师父敬香,请师父加持弟子,彻底否定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经济迫害。吃过早饭后,我拿上表格直奔工商局,问了相关工作人员年检执照找谁登记,他往局长室一指。我進门后说明来意,局长看了眼表格之后什么也没说拿笔就签上“同意”二字。他好象专门在等我一样,无疑是师父的安排。当时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观念一转变,环境立刻发生变化,事情顺利办成。

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大,虽然修炼十余年,遇到问题还是陷在常人的观念里跳不出来。通过托关系走后门,请客送礼来达到自己的目地,这在常人中也不是光明正大的行为。大法弟子更要洁身自好,按照师父说的“截窒世下流”[1]去做,一言一行邪恶都在盯着,邪恶就会钻空子。在常人空间就会表现出这样或那样的麻烦。其实这都是假相,真正的原因在另外空间。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帮我办事的同修知道这一神奇的结果后也如梦方醒,认识到自己当时也是动了常人之情,简单的认为同修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应该帮忙,但是在具体怎样帮忙上,法理不清,是用常人变异的方式帮忙还是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和智慧帮忙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帮忙本身并不错,应该正念正行才对,真正做到出淤泥而不染,给未来人留下参照。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普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