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我和外婆共同实修、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二日】

外婆来了

外婆于今年的春天到我家来了。

去年的夏天,我外公(常人)病逝,因此我和妈妈回了一趟家乡。这是我们一家被迫害,离开当地十年后,妈妈第一次回家。

去之前,在家人的谈话中,我们知道外婆身体出现很多问题,也住过院,打针吃药等等,我心里总想着不能这样啊,你可是有师父管着的大法弟子啊。

再次见到外婆,她精神尚可,就是很多事已不在法上认识,也不按师父的要求做了,身体很多病痛,但学法炼功,她都有做,因为她知道大法好,所以也放不下。在那里呆的几天,我和她说了很多,可是该放下的,她还是没能认清。

今年过年期间,我老想着回一次外婆家,想陪她一起炼功学法,再和她讲清楚一些该做的事,希望她赶紧跟上進程。可爸妈同修却说,也许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我自己也不太精進,可我脑子里还是想要帮助外婆,我记挂着是外婆将大法告诉我们的,我不想她掉下去。

在明慧网上,看到很多同修帮助不精進的或掉下去的同修,甚至是走向反面的同修走正回来的感人文章,我自己也总结了一些。

我知道外婆现在自己一人在那里,周围没有什么人可以说话,更不要说能有人一起交流大法修炼的事情。于是,我经常在中午休息的时候,给她打电话,让她不那么孤单。在与她的交谈中,透露出了她对媳妇的不满,对儿孙的操心不下,觉得命运的困苦,身体疾病的痛楚等等,我便和她说要多看书,师父都在她身边的,她却说都有学法炼功,但是命就是苦啊,业力大啊,从小到大没过过好日子啊,诸如此类的。

我还知道了外婆花了很多钱,买了很多说是保健品的东西吃,说不吃就难受。一次通话,她告诉我说,那里来了一帮教跳健身舞的人,好多人,她也去了,好开心啊……

我越听越急,也觉得我讲的好象她也听不進去。慢慢的,我不太想和外婆打电话了。但心里还是记挂着这件事。

也许是师父看到了我有想让外婆快快赶上的心,便安排了外婆来到我们这里。我一回家,看到外婆,就将她带到师父法像面前,给师父上香。外婆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做,该说些什么。我说,就说你是弟子谁谁谁,来给师父上香了,请师父加持,让你快快赶上。

外婆很认真的照着念了,然后又看了二零一三年的神韵晚会,外婆好象都很听我的,让我觉得好象让外婆跟上不太难。

外婆感受大法神奇 我找到自身不足

老人家很怕冷,当时夜里的气温还是很寒凉,外婆来到的第三晚,我们一起学法。我们四人都穿着厚厚的棉衣,学到一半的时候,外婆突然说出了一身汗,脱了厚衣服,只剩薄薄的一件,我们都笑了,明白集体学法时的能量场是很大的,在外婆身上体现出来了。

外婆读的很慢,一开始,经常不知道我们读到哪里了,我们也就放慢了速度,让她能跟上。我觉得她学法的时候很认真,就问她,学法时会不会分心?外婆说:“我都怕跟不上,看不过来了,哪里还有空分心?!”

这句话把我说醒了,是啊,我读的顺,读的快,导致有时分心,不是纯净的在学法,杂念涌進都无法立刻分辨并排除,而外婆却是只想着学法,没有杂念,很纯净。我在外婆身上也找到了我应该要做好的地方。

外婆不会使用我家的高压饭煲,中午爸妈回来,就要着急做饭(之前他俩就随便解决午饭),休息时间减少很多;外婆也不会用我家的炼功MP3,每天早上,外婆睡醒了,就叫我们给她开机,但外婆醒的时间都是夜里两点多或三点,其实她是睡不着了,所以我们每天夜里都会醒好几次。

我想这样也不行,要教会外婆用这些。我知道外婆是很不爱学东西的人,她就认定自己学不会,所以都不学。妈妈说,外婆都那么大年纪了,很难学的。我说妈妈这观念不对,外婆真正的自己不知道有多年轻。我鼓励外婆这东西很简单,她不是普通人,难不倒她。饭煲是一次就学会了。MP3因按键很小,持续了一周左右,外婆已经使用无碍了。

外婆炼静功要压腿,很久才能双盘,所以,她不太会用MP3时,都是怕压腿太久,音乐过去了,就把机器关了,然后无音乐炼功,我后来才知道这事。

有一次,她略带欢喜的心情告诉我说,她打坐的时候,换到结印时,刚好半个钟头,意思是她蛮准的。我说你是看着时间炼的吗?她说,我就换的时候看了一下,基本都是坐四十分钟左右。我说,这样你怎么静心,你老是开眼,你也固定了你自己的时间,大法的音乐带有大法的能量在里面,不一样的。她开始不好意思了,说她不懂按,又怕音乐过了。

第二天,我就等她开始炼静功的时候,给她按好再出门。我回家的时候,她很高兴的说这是第一次炼到音乐结束,炼功这么久了,第一次双盘一个小时。我也很高兴,说你看真的是不一样的,大法的音乐里面有威力的,她也说是啊。

提高心性 共同过关

外婆自己也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可我们之间还是有要过的关。

看到外婆饭后,经常吃她的那些所谓保健品,瓶瓶罐罐的好几样。我就说她,这些东西吃了没用,你是炼功人,不用吃这些。外婆就不高兴了,说这些都是保健品,补充能量的,那你不要吃饭啊。我觉得外婆怎么那样想呢?我有时很细心的告诉外婆,我们炼功人吃什么都一样,不用这些东西来补充能量,有时她就嗯嗯的表示认同,但是过了一会,她又自己去拿来吃。我也不放弃,我把明慧网上同修写的关于吃补品的文章念给她听,又讲师父关于这个问题的讲法拿给她念,问她明白么,她说我明白,我什么都知道,但是不吃,我就过不了。对于外婆这个,我真是急在心里。

外婆咽喉经常小咳带点痰,她自己会说消业消业,我听多了,就说,你不能光知道是消业,你要悟啊。她说不知道悟什么。经常只要我一和她说这些,让她把自己当炼功人,要信师信法,她立刻反映出带有反抗的情绪说一堆,从她的眼神中,我都能轻易的分辨出她一听到这个话题,就变化的表情,她说师父都说过每个人情况不一样,我业力大,不吃补品,我就难受,吃了也不会怎样,不是什么大错,吃完就算了,就不再吃了;她认为这么多年,她什么东西都没有看到过,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在管她,那些看得到(开天目)的同修,都是和师父结过缘的,缘份很大的;自己修那么多年也没见过师父,缘份小,觉得自己修不修得上去,还很难说,修多少得多少……

我知道这是外婆这么多年来思想上出现的误区,但我没有想到观念上会有这么大的差距。我按我对法的理解去解答她的每一个疑问,我还用师父的原话告诉她,但外婆还是听不進去。表面上,外婆每天炼功学法,可她观念不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也不多加考虑。

就象师父在《新加坡法会讲法》说的:“弟子:我母亲八十四岁,独立生活基本不出门,每天除吃饭时间外,有时间就炼功学法,没有啥提高心性的机会。

“师:老人有老人的修炼状态。她没有难,坐在那块也让她想起十年八年过去那些生气的事,非得让她想起来,看她动不动心,生不生气。有的人坐在那儿气的都不行了。就是什么都不能给她落下。我总得让她修,包括我们现在有些学员,年轻的、年岁大的,也遇到过这样的事,就让她想起那些生气事儿来,看她生不生气。十年谷子八年糠,都让她想起来,反正是看她怎么去对待。”

外婆以前的事记得清清楚楚,和我妈妈聊的绘声绘色,真是“说到生气的地方越说越来气”[2]。我让妈妈不要听外婆说那些,不能助长她那些不好的东西。后来外婆一想聊,我们就放《九评》、《解体党文化》和学员心得交流给她听。

那时我学法少了,觉得外婆怎么观念都转不过来,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时间又紧,外婆好象没進展,我更着急,慢慢很多外婆做的事、说的话,我都看不顺眼,听不入耳了,有时我们说话越来越大声,还动气,我就更不想和外婆说话了,我怕自己动气说了不好的话,还缺德。完全把想帮助外婆的心忘却了。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明慧网上的一篇同修的文章《对从洗脑班出来的同修要深入的关注》一文,我现在重看这篇文章,不知道当时为何给我的震撼如此之大。但我那时看了之后,我当时感受到修炼太严肃了,我内心就突然觉得我不能再由着外婆自己怎样就怎样,容不得一星半点的随便或者再等等看看类似的想法。看到文章后,顿时把我这种想法全部翻出来,让我去灭掉否定它,我感觉文章写的特别深刻,在面对事情时,正念一不足,一有放松、泄气的漏洞就很容易被钻空子,也不要因事态有些好转,起了欢喜心而停了正念。我有些不太能表达出来我当时看后内心立刻翻腾的想法,但我意识到我不能这样对待外婆,千万不要忘了当初的想法,也让我那刻起对自己说:一定要把师父的法理给外婆说清楚,不能拖。

我知道我和外婆过这个关都是有原因的,是邪恶干扰让我对外婆失去信心。于是我发正念时加上一念,铲除外婆另外空间场范围内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铲除让她脱离法的黑手烂鬼;也在给师父上香的时候,请师父加持让外婆快点清醒过来。我知道自己没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很多事就没有大法的力量在其中。我便认真学法,看交流文章,我发现了自己的执着心,要去掉别人说不得的心,耐心的和外婆讲话。让自己不要受干扰,不能被不好的东西带动。

师父的新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出来了,我们放到专用的电子书里集体学,外婆说她读得慢,听我们读。之后,我想还是得让外婆自己读一遍,但外婆不会用电子书,我说教她用,她说只看得懂《转法轮》里面的字,其他的都不认识,又说电子书的字太小。我将电子书的字号调到最大的,问外婆够不够大,她说,哇,够大了。我又问她上面的字会不会读,她就一字一句的读出来了。我便教她翻页,她就自己看下去了。

外婆的膝盖一直都疼,整天都用手掌揉膝盖。妈妈告诉我说外婆读完师父讲法的时候,说明显感到膝盖不那么疼了。我问外婆看不看得懂,外婆说有些明白,有些不太懂。还意想不到自己认识了那么多字。我又打开一篇师父的讲法给外婆看,因外婆长期身边只有一本《转法轮》,很多近期经文没有看过,以前的看过,也基本不记得了,所以现在很想看师父的讲法。

我给外婆看前,就和她说她的很多思想误区,师父在讲法中都有解答,她说是啊,看了《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她记住了师父给一个学员回答关节炎的那个问题,因为她关节也疼。我问那你现在明白没有,她说明白了,我又将之前对她说的那些又讲了一次,这次她都听進去了。我告诉她,之前她认为的师父说每个人状态不一样的这个想法是她在为自己的执着找借口,师父在《美国东部讲法》中讲:“有很多人在俩个人争论不下的时候就拿出我的话来说“老师说的”,为他自己的执著来辩护,掩盖他应该去掉的心,这很不好。”[3]

我又对外婆说:那些保健品不要再吃了,是毒。我又说医生说它好,师父说不好,那你是听师父的,还是听医生的。她的脸上不再是之前那种只听不理的表情,而是深入思考了。我说你一直咳嗽吐痰,你自己知道是消业,其实是师父在帮你消你吃的那些不好的东西,师父着急啊。外婆之前说吃完就算了,但是那些量太多了,我也不知道她要何时能吃完。外婆怕浪费了钱,我说你是要命还是钱,师父能救你的命,而你放不下这个钱的东西却在害你。

妈妈提出将剩下的送给别人吃,我说送给跟外婆很好的那个亲戚吧,那个亲戚对外婆挺好,外婆点点头说嗯表示答应,我当时可高兴了,我又对外婆说一定要跨过这一步,拖得太久了,师父给你安排了一条一定能成功的路,你一定可以过去的。外婆说,不吃了,送人吧。

外婆终于把吃保健品的心去掉了。那一刻,我发自内心的感到轻松和快乐。当时我一边说一边观察外婆的表情,连她哪一刻快要明白了和已经明白了的细微神情,我都能立刻感受得到。

当晚我问要不要把保健品放好,让她不看到,就不会想。她说:不用,已经不想吃了。我想也是,我不能强制的做,所以我没有去动外婆的东西。我也为外婆去掉了执着提高了心性感到高兴。也告诉外婆发正念要加上一念:铲除假我所想着去吃保健品的思想念头,铲除对保健品的强烈执着。

感谢师父!

因为大法的威力,外婆的心性提高了,能在法上认识了,所以我们讲的她都能明白了。我说现在时间很紧了,放不下的都要放下了,她说就是儿孙情干扰,还有担心自己身体。我说师父说“人各有命啊!”[2]你真正的家人在等着你回家呢,你也明白了你所受的苦都是为了还你的业,为了成就更大的威德。外婆说是,都明白了。我说就把自己一切都交给师父和大法,师父都在看着你,还怕什么。外婆点点头,说:“我每天给师父上香的时候,都对师父说,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没有师父救度就没有我今天。”

感谢师父的慈悲加持,大法的威力加上外婆长期的学法,没有磨灭对大法坚信的本性,让外婆转变了观念,明白了该做的是什么,共历时三个月左右。我告诉她要按师父说的“修炼如初”[4]的状态来做,在给外婆整理口述的时候,她说刚得法的时候,真的是好啊,人人都好,都精進,没有杂念,真的很好。我和外婆说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说“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5]我说那我们就记住那个状态,一起精進。外婆点头说好。

现在外婆都想着把大法资料传给当地那些还想修炼的人。之后与外婆交谈,她都能在法上和我沟通,能举出师父在讲法里面说过的问题该怎么做。在我提出外婆应该要走出去证实法的事时,我说外婆一定能做到的,外婆说一定能做到,也一定要做好。我觉得外婆真的已经十分不一样了。感觉外婆象脱开了正轨很久的轨道,现在稳稳的衔接上了。

通过这次的提醒外婆抓紧实修,我悟到要按师父《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说的“把真相讲到位,捅破他那个误区,他就明白了。”[6]那样,我想最好不要一开始就在自己修炼层次中的想法和理解上谈,对于对方来说,也许会高了一点,虽然心急,但这样或许导致她不好理解和接受;自己要多学法,这是一定和必须的,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7] 正念一定要足,对于我的外婆,我没有把她当作学东西慢理解困难的老人,我知道她的真体是很年轻的,相信她也在努力突破她原有的观念,要多肯定她的能力;也不要轻易放弃,师父都没有放弃,我又有什么资格说放弃说她不行呢,她是我的亲人,更是我的同修,我不能把她推远,要拉住她,跟上進程,一起走。

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给我加持坚定的正念,谢谢师父给予我的一切。

个人的一些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6]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