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回到修炼之初的感觉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二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一名大法弟子,摔摔打打的在师尊的呵护下走了十三年了。十三年,如果没有师尊的呵护,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走过来。

一、当时得法的激动至今难忘

九七年,身体虚弱的母亲通过单位同事的介绍,开始走進大法修炼,当时父亲和姐姐也都开始修炼,只有我,带学不学的度过了高三。九八年高考,自己考的不是很好,去了延边医学院,也许机缘到了,报到的第一天,姐姐就找到她同学,说我弟弟修炼法轮功,学校有炼功点吗?就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在开学第一天的晚上就去了学法点学法,从此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

九九年邪恶迫害开始了,没有了学法点,我就自己看书。没有地方炼功,我就在班级没人的时候炼功,记得一次自己在班级炼第二套功法,头顶抱轮的时候,自己抬头看看自己抱的是不是圆,结果一抬头,满天的法轮在银河系中转来转去。那个激动的心情至今难忘,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鼓励。

我们以前学法点在一个学校老师家,迫害开始后我去了很多次,门都紧锁着,后来听说这个老师被迫害了,但是我还是每次路过她家的时候都去看看。记得当初在一起学法时,她的事迹对我的鼓励很大,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什么叫坚定,她的家里很是简陋,什么都没有,就有一台电视和一台录放机,是为了给同修放师父讲法用的,墙上挂着师父的亲笔题字。听同修说,她丈夫很有钱,就要她一句放弃大法就和她复婚,但是她没有。在一个冬天我又来到她家,看到屋里亮着灯,我激动的敲了敲门,见到了她,那种感觉就像久违的亲人见面一样,進屋后,我把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给她看了,她哭了,我问她:《转法轮》还有吗?”她说“没了”。第二天我给她送了一本。

班级辅导员后来知道了我学大法,就给我报告了校领导,学校领导找家长,当时母亲被非法劳教,家里已经炸开了锅,又遇到我的事情,父亲很是生气。我由于怕心,怕麻烦,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给大法、给师父抹了黑。

二、这朵小花我是开定了

毕业工作后,开始追求物质生活。由于自己依赖心很强,每每在家乡就不精進,就懈怠,加上母亲在二零零六年被邪恶迫害致死,对我的打击很大,家里面的压力也比以前更大了。我感觉自己不能在家乡呆了,就去了省城。在那里没有同修,不认识任何一个人,我就和家乡的同修联系。

那时,自己白天找了一个技术培训的地方去学习,晚上就学法炼功,天天坚持,当时自己能上明慧网,能看到同修们的心得交流。我就决定自己做真相资料,开一朵小花。

大学时候我是学中药的,但实习的时候和中药一点关系没有,反倒是和word排版紧密相连。现在才知道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啊。 由于有了那个基础,所以我做起来非常的顺手,但是旧势力也一直在干扰着我,记得一次给打印机换碳粉,我不知道怎么换,就去了修理站看他们怎么换,记下步骤,但是回来后,还是不好用,很着急,当时就对邪恶说:不管你们怎么干扰,这朵小花我是开定了!后来一切都好了。就这样我自己给自己供应真相资料至今。

三、在讲真相救众生中提高

在外面呆了一年多,我又回到家乡,很快和同修接触上了,和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刚开始自己不敢讲,在一边发正念,后来一点点的自己也开始敢讲了。记得第一次给一个三退后,那个人不停的说谢谢。当时自己受到了很大的鼓舞。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去掉了自己很多的人心,什么面子心啊,争斗心啊。

冬天的时候,我很喜欢吃糖葫芦,每次看到都要买一个,然后就劝退一个,有时候一天吃了五、六个,最后街道里卖糖葫芦的基本都三退完了。

一次在市场门口,看到一个卖烤烟的老年人,我要去给他讲,同修说都有四个同修给他讲过了,他就是不退,你别去了。我心里坚信一定要救了他,结果我问出了他的名字和曾经加入的少先队,但我一提三退,他立马眼神就变了,说不退,然后就走了。但是我没有放弃,第二天我和另一同修又来到那里,我告诉同修这人叫啥、加入过啥,同修就去跟他讲,我在一边发正念,不一会儿,同修笑呵呵的朝我过来。我知道,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那时候,我在街上遇到人就讲,搭上话就讲,记得有一次为了给一个人讲三退,我陪他走了近半个小时的路,最后这个生命得救了,我又返回去去办自己的事。

一段时间,我和一年轻女同修每天配合去客运站救人,一人讲真相,一人发正念,一般是先对要讲真相的人发一会正念,然后过去先聊一会家常,再切入主题,也不用多说什么,就能很轻松的救了那个人,有时旁边有人也在听,或看我们一眼,我们马上就对那个人说,你也退了吧,所以经常是讲一个人退了好几个,三退人数每天都在二十左右。我感觉整个客运站充满了慈悲的能量,很祥和,每个人都笑盈盈的,似乎就在等着你一样。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嘴,动动脚而已。现在我每天学法、发正念、救人,三件事样样不误,提高很快,感到学法时师父一层层给我展示法理,越看越多,真有了回到九九年之前修炼之初的感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