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在北国众生心田里开花、结果

纪念师父来齐传功讲法二十年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二日】“我见过师尊,很想念师尊。”“我从没见过师尊,也很想念师尊。”这是在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五日,师父来齐齐哈尔传功讲法二十周年纪念日前夕,当地同修们发自内心的话语。

回忆师父来齐传功讲法、回忆那段大法洪传,人传人、心传心与个人修炼及抵制迫害的珍贵历史,激励自己修炼如初、珍惜那段历史。在最后的关键时刻,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众生,走向法正人间的时刻,迎接师尊早日归来。

一、师尊捧来宇宙大法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五日,这是个令北国华夏儿女万分喜悦的日子,我们伟大的师尊踏上了中国北部的一座城市——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为我们这些当地众生捧来了最珍贵的宇宙大法。我是有幸聆听师父传法的老学员之一,见证了师父来齐传功讲法、大法洪传、直至今天反迫害救众生的整个过程。所见所闻、所修所悟,愈加感到大法的精深、博大、珍贵……,尤其二十年后的今天,回忆遇师尊、得大法,真是象师父说的:“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1]

那是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五日,师父应邀在当时的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秘书长的陪同下,来到齐齐哈尔做首场气功报告。出于常规,当地气功协会首先安排研究会秘书长做气功与形势的讲座,之后安排师父做法轮功功法介绍。那天在研究会秘书长讲座進入尾声时,他就大力向我们与会的气功爱好者推荐法轮功,并说:“这是我给你们许愿推荐的佛家上乘功法。”我当时就想:连国家都推崇法轮功,那一定是要学的!

就这样,我听了师父的报告会,会上师父不单介绍了高深的功法法理,还给参加报告会的几百人清理了身体。师父让参加报告会的每人想一样病,师父在台上用手向人群用力一抓,往地下一甩,同时大家一跺脚,我瞬间就感到身体轻松,缠绕我多年的胆囊炎从此无踪,兴奋之余,自然参加了师父的八天九堂课的传法学习班。

师父给我们讲了令人折服的高深法理、传授给我们五套功法,并且每天早上在办班的场地门前及龙沙公园(注:师父法中讲到的“拔牙”场景就在此公园门口)辅导我们动作,手把手的纠正指导。办班结束时,还叮嘱我们多看书、坚持到炼功点炼功等等。

我在学法班所得真是千言万语也说不尽啊,因为我之前学过十多种气功,还给人看病,但却是大法中说的那种看完病回家难受的人,还皈依过佛教,但却是净土、禅宗和气功掺着修,就是师父说的“特别是我们有许多练功人,他今天学这个功,明天学那个功,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乱七八糟,他注定就修不上去了。”[1]听完师父的讲法班,我一下豁然明白了一切,使我直驱大道,几个月时间,不但疾病全无,而且我体会到了破除后天观念后的“真我”状态。那真是:多年求无为而不得,修大法去执著无为自来。修此大法真是又快、又玄妙啊!对于那些因种种干扰而懈怠或离弃大法的人,我真为他们深感痛惜呀!

师父在齐齐哈尔办的讲法班也是很不容易的。那时,在讲法场内场外,都有人干扰。记得在第三天晚班,师父讲课时,我坐在后边正听得入神时,就有一人在远处大声说师父骗人,还说一些难听的话。但我们的师父也没有理会他,就象没有这回事一样的继续讲课,后来那人就象自讨没趣一样的遛了;还有一日,在我们听完课出门后,看到当地一个年轻的气功师在门口和大法唱反调:“讲的都是一回事,学不学都行。”真是“传法时,必有邪门干扰。道魔同传,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2]随着实修,我们悟到:干扰的都是针对师父正法和学员得法来的,从那时至今一直存在着,后来才明白是师父不承认的,是弟子应当全盘否定的。

师父在齐齐哈尔电业文化宫举办的学法班,前后大约有四百多人参加。师父办班收费真的是最低的,只有四十八元,半途進班的只收一半。由于收费过低,使当地气功协会分成过少而十分不快,以至于在师父结束办班的那个夜晚,连送行的车子都没有派。当时我们弟子想要送行,而师父却让我们都别动,我们站在门前空的地上,眼望师父和几个工作人员的离去的背影,热泪盈眶,那是我们最难忘的一幕啊!师父几人徒步走向火车站,还背着很多资料,那场景至今难忘,师父为度我们众生,不知吃了多少苦啊?那时我就深深感到如果炼不好、做不好,真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啊!

得法之初,就使我们初学者感到师父的伟大!自那时起,师父和善慈悲的面容就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每当想到师父总是感到那么慈祥、那么可亲、那么令人鼓舞、那么信心百倍……,也不自觉的泪流满面。在那段日子,我无论自修还是洪法,天天是那样的幸福、那样的专注、那样的欢心,就象丢失的孩子找到了妈妈。

得法后,齐齐哈尔所在地学员组建了多处炼功点,在师父法身点化、安排下,许多学员奔赴周边市县及黑河、大庆、省会哈尔滨、内蒙古扎兰屯、海拉尔等地传播大法,没有大法书,大家筹集资金到出版社成集装箱的购進大批资料,大家不图回报热心洪法,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大法象鲜花一样开遍北国大地、家喻户晓,大法弟子普遍的高尚品德和行为,也使世间道德迅速得到回升,人人赞誉,修者日众。

师父说:“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3]今天回顾那段时光,我感到有所懈怠的自己又从新找回修炼初期的状态。

二、破除红祸救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至今,以江泽民为首的恶党政治流氓集团,在旧势力操控下,发动了对修“真善忍”大法的好人的迫害,短短时间里,把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投入监牢、施以酷刑,强行“转化”。齐齐哈尔的大法学员也不例外地遭受到恶党凄风苦雨的欺凌,但我们这些大法弟子没有屈服,依靠着对大法的坚定、正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毅然决然的走了过来了。尽管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至今有四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邪党迫害致死,还有几十人被恶警绑架到监狱和劳教所被迫害着,这也是邪恶之徒将来被清算的罪证。

我们众多同修在邪恶面前没有倒下,大家严格遵照师父教诲,认真做好“三件事”。有很多同修采用各种方式抵制迫害、讲真相,救度了许多世人。

众同修走上大街面对面讲真相、用电脑和手机讲传播真相,还有众多的同修挂条幅、安大锅、送资料、贴不干胶、花真相币……

我们坚持每天发正念,否定邪恶的各种迫害图谋。至今全市同修还在轮流坚持发正念,还有许多同修坚持到公安、政法等部门、黑窝场所发正念,取得了巨大成效,使当地邪恶的嚣张气焰逐渐被铲除,正气逐渐上升。

如齐齐哈尔市“六一零”头目四十九岁的李佳明于2012年7月7日在和其妻子去大润发超市的路上突发心梗死亡,就是一个有力证明。他的死亡给当地的那些恶党帮凶和打手们敲了一个响亮的警钟,使这些人感到后怕和胆怯,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又如,经过同修发正念和讲真相,当地邪恶多次举办的洗脑班都没能长久,也没能波及更多的学员。这是大法威力在齐齐哈尔的显现,正如师父所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4]

二十年来,大法在北国大地传播,在大法弟子和世人心田里生根、开花,并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无数的大法弟子走向圆满和世人得救。

齐齐哈尔因周边栖息众多丹顶鹤而闻名遐迩,也因此被誉为鹤城。丹顶鹤是传说中的灵鸟、神鸟、智慧之鸟,在人间是吉祥幸福、健康长寿的象征,但在修炼人看来,或许丹顶鹤是在这里祈盼、等待主人回归天国的那一天。

最后献诗一首表达对师尊的感激——

师尊末劫传大法
众生心田生根芽
历经风雨花香溢
硕果累累遍天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