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永远也关不住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二日】

写在前面的话

二零零一年四月间,十五位同修被非法关押到这个拘留所之后,有同修带我去看过那个地方,而且在师父的安排下,见到了一位女学员,带進去了师父的讲法和经文。

十五位同修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的事件发生后,对本地的震动不亚于地震,为了非法抓捕同修们,他们持巨资三十万元各处搜捕大法弟子。一位同修因为收留几位无处可去的同修,被恶人非法抄家,劳教两年。自己承受酷刑迫害时,他的独子被寄养在亲戚家,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宇辉同修写出当时大法弟子反迫害经历的一部份,展现坚修大法的神迹和大法的超常。下面是宇辉的叙述。

一、走过迷茫 坚定修炼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在走入修炼的开始不会修,不知道怎样修。直到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法轮功时,我还不能守心性。也知道大法好,就是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在邪恶迫害发生的时候不修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觉得自己不配做师父的弟子:骂人、自私、不守心性,这样放下了大半年。这半年多的时间就混同一个常人。当自己出现病态时,才醒悟——我错了。我骂别人长的病,结果病灶是她长哪,我长哪。我哭了!心中有一念——我今后一定要从新修炼!

师尊没有放弃弟子,我当时学法少,法理不清,还想:等我打针消肿之后,我一定从新修炼。几天以后,病灶部位消肿了,还是有一个硬块,时有时无。就这样,我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又从新走回了大法修炼中。

在邪恶的迫害中,我坚定正念——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在我还没有得法修炼之前,就看到了法轮旋转,修炼一段时间,还听到另外空间的音乐。一九九九年七月后,邪恶铺天盖地的天天造谣时,有一天在似睡非睡中,隐约的在脑中一个声音说法轮功怎么不好,又出来一句骂人的话。我惊醒了,我就想:这一定是邪恶干扰,我不能听它的。因为我知道师父讲的都是真的,我是清醒的,真假善恶我是分的清的,我没有被谎言欺骗蒙蔽。和同修一起出去讲明真相,传播真相资料,从怕到不怕。

二、在天安门广场举起“法轮大法好”

当时很多大法弟子都到天安门去证实法,我自己心里有执著:刚回单位上班才五天,孩子小,上小学二年级。在同修决定第二天去北京的时候,我没想去。前一天,我边做家务边听师父讲法,就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听到一句:“为了这宇宙的真理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我的心震了一下,眼泪都要出来了。

晚上,我搂着孩子说:“妈妈要去北京喊冤!”孩子当时就哭了,不要妈妈走,我就放弃了。第二天,送走了上学的孩子,我准备上班。(当时单位下岗,回聘回去的只有五名女工,我是领导点名要回去的。)这时“为了这宇宙的真理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又打入了我的脑海。于是,我给家里留下一封信,决定去北京证实法,当时感觉心胸特别宽广,没有一丝的顾虑和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我们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因为途中盘查的非常严,中途我们转了几次车才到北京,二十一日下午到达天安门,那里几乎没有游客都是便衣,他们看到像大法弟子的就抓。我和同修在地下吃了碗面以后,来到天安门前,我说:“我们做吧”,说完我就撒出了真相传单,在它们来捡传单时,我又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这时,我才看到和我同去的二位同修被按倒在地上。

广场上还有很多外地的大法弟子,也在高喊“法轮大法好!”有一位男大法弟子,打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满广场跑,后面追着很多警察。我被他们拽着头发,拉上警车。有一个警察在车下狠狠的踹了我心口一脚,上车后,一点都不觉得疼,还感觉胃部很舒服(以前有很严重的胃病)。后来我才知道:是师父给弟子承受了!无言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们被拉到前门派出所,那里关了很多大法弟子,后来关不下,又分到东华日派出所,在东华日派出所,我们不报姓名住址,后来又被送進崇文区拘留所。几天后,因不报姓名又分到了唐山。在唐山,我和同去的大法弟子被分开了,我被关押到唐海县拘留所,我在那绝食六天,他们怕我出事,把我提到派出所,由两个小警察看着,说再不说就灌食。我想我该回家了,但也没有跑的念头,说出了地址,第三天,就被单位领导和丈夫接回当地,又送進拘留所。

三、我决不给大法抹黑 邪恶“转化”不了我

“六一零”邪恶组织要给我们开“转化”会,我并不知道他们把我视为“转化”的重点,在开“转化”会之前,狱警告诉我说:我的女儿给我写了一封信,写的“非常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给我看。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从北京回来的同修都被叫出来,我被叫到一个单独的屋子,屋里有我的妈妈、丈夫、女儿,他们给我拿了把椅子,我抱着女儿坐上了,女儿哭着说:“我想妈妈了……”我对女儿说:“妈妈是好人,没有错!”

这时丈夫上来就打我,在他打我时,我才看到窗外的摄像机正对着我拍呢。这些恶警看我不配合,就骂我没人味,没有亲情,连孩子都不要了。我没动心,他们又把我带到会议室,那里坐了很多警察和大法弟子。这时我才知道它们想利用亲情——孩子来“转化”我,当时我就一念:“我绝不给大法抹黑!”

九岁的女儿给我念信时我没有动心,我看到公安局长和有些大法弟子哭了,我心里就默念着“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当时只想起这一首。回来后得知有位同修也是重点“转化”,她的孩子十四岁,她妥协了。恶人之前许诺“转化”就当时放人,结果也没有放,这就是他们骗人的伎俩。

四、信师信法见证神迹 十五位同修走出拘留所

那时已经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中旬了,我们十五名大法弟子都是進京回来的,被转到另一个拘留所。我和一位同修在外边给做饭,其他人被关在铁栏里的不同房间。

一天中午十一点左右,我正在屋里看《转法轮》,突然听到三声清脆的敲门声,我感到很纳闷,不可能有人来呀?因为当天一个警察的儿子结婚,在拘留所食堂摆酒席,人都在大厅喝酒。如果有人進来,也能听到开门声。我没穿鞋,赶紧轻轻的下地,从门缝向外观望:没有人啊!同时另一位午睡的同修也听到了。我问她:“是不是让我们走?”她说:“其实,早上打坐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走四、五个”。(后来证实是谐音,当时十五位同修全部走脱)。

我说:我俩和三位烧锅炉的同修能走,那些同修怎么办?她说:“一会儿(中午)吃饭时我们商量商量。”中午我俩送饭到男监,把事情告诉了他们,没有对里监的女同修说,当时有老有弱、事情定好,再通知她们。

下午,烧锅炉的三位同修出来,我们商量决定:要走一起走!干完活,到了晚上开饭时间,狱里把他们喜宴的剩饭剩菜给我们吃,我们都吃的拉肚子了,上厕所得到铁栏内。我就和狱警说:“肚子都吃坏了,铁栏门别锁了,上厕所还得麻烦你们开门。”他们同意了。回屋和同修说:“咱们几点走?”同修说:“没定哪。”这时她要上厕所,我又问:现在几点了?她说:晚上七点多了。说话间来到厕所,她突然对我说:“时间有了,师父给定的”。我惊讶的看着她,再看她手上的电子表变成了“十二点二十分”。我俩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们把时间先通知了男同修,一位男同修说:“我们一定要出去。”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同修说:“告诉所有的同修都背《论语》,不许有任何杂念。”这时我的人心上来了说:她们能行吗?同修坚定地说:“行!一定要一起走。”

在半夜十一点左右,我和同修炼功,当炼到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冲灌”时,我的头脑中冒出了一个不好的念头,就感觉右鼻孔有血滴下来了。我和同修面对面站着,她看我流鼻血了就说:“你想什么呢?”我说:知道了。我们停下来了,她告诉我:什么也别想,你就背《论语》(她是开着修的)。我说:行!事后我才知道,那时她看到的我呈现一张魔脸,她怕我害怕,没跟我说。真是谢谢同修啊!

半夜,十二点十分,我俩出来轻轻的把铁栏门打开,又分别打开了另几个房间的门。男同修说:我们发正念“让狱警睡到明天早上”。同修说: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就这样,我们轻轻的走到所长办公室,男同修用粉笔在所长的门上写着:“监狱永远也关不住大法弟子”。我们心里背《论语》,双手合十的向铁门外走去……

五、群星聚首 珍贵的历史瞬间 监狱怎能关住大法弟子?

当我们出来后,我仰望深邃的夜空,突然发现,很多的星星聚在一起了,这是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景象。我指着天空说:你们快看!这时,同修们都双手合十,有的流下了热泪……就这样,我和其他的大法弟子们都各自分头走了,这时再看星空,星星们也各自散去了。

我们走出了拘留所,我和当时只有十八岁的小同修一起沿着山路向西走去,我们走了三、四个小时,也没有走出拘留所的范围,天亮了,我们才知道迷路了。我们只能选择坐车到市区。

我带着小同修到一位亲戚家吃点饭,为了不给亲戚添麻烦,我又带着小同修到了市区的山上,我们俩又困又累,四月的天有些暖和,但睡着了还是有点凉。我们睡了一会,醒来,心里很茫然,不知要向哪里去。

我给小姑子打了电话,让她给我送点钱,我们想离开这里。小姑子通知了我丈夫和姐夫。二十多分钟后,他们三人就来到了山上,我要钱,丈夫不给,要把我抓回去。我说:我可以跟你回去,但一定要把小同修送出去。他不肯,还说要把她送進去。我当时面对邪恶的迫害,就说:如果你不把她送出去,我就撞死在你面前。他软下来了,让小姑子和姐夫打个出租车在前面,我和小同修与他在后面的出租车,如果前面有警车,前面的出租车就会返回来,我们就不过去了。

这一路我和小同修双手合十背《论语》,因为当时师尊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刚发表,还没有开始发正念,一路开出了警戒线。在我丈夫的车返回的时候,出市区的路口都是警车。丈夫说:你看看。我心里想:感谢师尊!就这样在师尊的加持下顺利的把小同修送了出去。

后来,我才知道,在我们十五名大法弟子正念闯出拘留所的第二天早上,做饭的师傅来叫我和另一名同修出去做饭时,才发现我们都走了,值班狱警还在睡梦中。他们报告了“六一零”邪恶组织。上午七点左右,全市已经戒严,抓捕我们的通缉令贴的车站都是。我丈夫的单位和我的单位都接到了抓捕我的任务,丈夫也被单位领导找去谈话,说要知道我的下落,通知他们。

我在外面躲了一个多星期,丈夫被叫去派出所,得知他们为了抓我带了十一万元钱追到北京。市公安局把我们都承包给每个警察,刚好承包我的是我亲戚的朋友。他跟我丈夫说:你把她送过来,我问些事情,保证让她跟你回家。丈夫跟我说时,我不同意。

之后我又想了很多,不想再这样躲下去了,我就来到了派出所,结果他们用警车又把我拉到了公安局,他们让我写“保证”我拒绝,我亲戚也劝我写个保证有什么?但是我知道这份保证意味着什么,我坚决不从。亲戚的朋友又说,就写个保证回家照顾孩子老公就行。人心起来,我妥协了,写了一份这样的保证(现在向全世界人民郑重声明:这份保证作废!)他们把保证拿给科长看,这是什么保证必须得写不学不炼。我当时心里什么都没想,就说了一句:那你就把我送進去吧!科长看我这么坚决,凶相不见了,他们又说了一会,就把我放了。就这样我又溶入了正法洪流之中。

六、请记住我们用生命证实的救命真言:“法轮大法好”

这段经历已经过去整整十一年了,回首往事无言感谢师尊圣恩浩荡,慈悲苦度!我的故事在万千的大法弟子中有如满园腊梅花海中很小的一束,而叙述的也是我经历邪恶对法轮功长达十三年迫害中短短的一瞬。真的,每位大法弟子的经历都可以写成一部书。值此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纪念师尊洪传大法二十周年。“真善忍”的光辉掸去历史的封尘,随着真相的传播,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日子已经来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