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凳制造的证据

记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三年七月九日、十日两天,辽宁省抚顺市望花法院、望花检察院在抚顺南沟看守所对新宾县的九名法轮功学员和抚顺市的一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庭审。

七月九日一大早,这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冒着大雨从大老远的新宾赶到抚顺市南沟看守所大门外,已经一年零三个月没有看到自己的亲人了,他们都急切的盼望着能见到自己的亲人,可法院却非法限定只许两个家属进去旁听,后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才只允许三个人进入。

九号上午九点多钟首先对新宾县的五名法轮功学员:张德燕、王玉梅、汪桂华、穆国栋、孙海峰进行了非法庭审。北京来的两位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了无罪辩护。

第一场非法庭审进行了五个多小时,中间只休息了半小时,于下午两点半左右结束。紧接着就是对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赵积伟的非法庭审,法官在庭上不断阻止两位律师对赵积伟的无罪辩护,只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便草草结束了对法轮功学员赵积伟的非法庭审。

已经下午四点多了,看守所大门外停了一天的几辆警车已陆续开走了,而望花法院却又匆匆的对新宾县的法轮功学员池秀华进行了非法庭审,本来说是十号开的,却偷偷在九号这么晚了又对池秀华进行了非法庭审,以至于她的家属无一人参加,她唯一的女儿从结婚到生子都没能见上一眼唯一和她相依为命的母亲。

池秀华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五日被从家中绑架到现在已经一年零三个月了,音信皆无,她的女儿曾于去年给她聘请了一位北京正义律师,可当她女儿和律师去法院准备看她的案卷时,却被告知查无此人,多方打听才告知说可能已开完庭了,具体情况谁也不知道。无奈只好取消了和律师的合约。而如今的又一次非法开庭就这样匆匆结束了,家属谁也没能见到她,这一年多来她究竟受到怎样的迫害无从得知。只听一个律师说在赵积伟的庭审结束后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被带进法庭,实在让人费解,曾经是一个面容美好的女子,怎么会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呢?她究竟受到了怎样的折磨啊,无从得知,实在让人担忧!

十号上午,望花法院又对新宾的法轮功学员尚丽萍、抚顺市的一名法轮功学员罗秀杰、和新宾的法轮功学员于素贤进行了非法庭审,一上午就全都结束了。于素贤的非法庭审只用了半小时就结束了。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据尚丽萍的律师透露,尚丽萍曾经历了三次绝食,还有老虎凳的酷刑迫害。因为对她的构陷没有任何的证人、证据。为了制造所谓的证据,恶警把她上到老虎凳上,并拿她还在上大学的女儿的学业来威胁她,逼她在所谓的认罪书上签字,然后就拿着这一张纸来构陷她,判她有罪。所谓的唯一证据就是这么在老虎凳上、并拿她女儿的未来做要挟制造出来的。

用律师总结的话说:他们这些案件的共同特点就是“莫须有”。首先把人绑架起来,然后再去构陷材料,非法制造证据,然后再来罗织罪名非法陷害法轮功学员。

这就是中共制下的法律!这就是中共制下的警察!绞尽脑汁、不遗余力、不惜动用各种酷刑来对付善良的人民!非要把善良的好人构陷入狱方才痛快。这是怎样的变异人才能做出来呀?

尚丽萍,一位温文尔雅的善良女子,就这样在遭受着迫害。在抚顺南沟看守所里,她拒绝穿号衣,拒绝奴役,曾绝食三次抵制迫害。第三次绝食是因为一位被刚刚绑架的抚顺市的法轮功学员刘成艳被灌辣椒水一事,为了抵制对同修的迫害。

原本健康、一百三、四十斤体重的她如今已不足一百斤了。而她还在用羸弱身躯继续抗争、用绝食抵制着迫害。

就在开庭的前一段时间,她家属聘请的律师去了几次看守所都没能见到她,管教说她不见,这让律师很着急,也很费解。后来在要开庭的前两天才得以见到,这才知道原来不是她不见,而是管教故意刁难她,不给开门,而让她从打饭的洞口钻出来,为了维护一个大法弟子的尊严,她拒绝从洞口爬出。管教却谎称她拒绝接见。后来尚丽萍要求见所长,告诉所长如果不让她见律师,她就拒绝出庭。所长害怕了,才不得不通知律师去会见了她。

如今,非法庭审草草结束了,法院没有当庭给出结果,迫害还在继续着。

尚丽萍对律师说了:判她一天有罪她都绝不答应的,她要继续绝食到底抵制迫害。

希望海内外的善良人士都能伸出援手,共同抵制对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善良好人无休止的迫害!早日结束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正信的残酷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