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集电视连续剧剧本:春暖花开(九)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

第九集

林枫回到了家。
门前那棵老槐更显得苍老了。
上房里,柯向南僵卧,头发白了许多,而且咳嗽不止。
柯母一脸的愁苦长吁短叹的在厨房里干活。

林枫(推开大门):爸,妈。

一听林枫来了,柯向南挣扎着坐了起来:“林枫,林枫吗?”
柯母(迫不及待的从厨房出来):枫,咋样?
柯向南:人吃亏了没有啊。
林枫:还算好。爸,妈,没啥。
柯向南:是不是需要活动活动啊。唉,这些年咱家给折腾的哪有钱活动啊。
林枫:爸,您现在怎么样?
柯向南:我啊,本来没有病,生是气的吓的。
林枫:爸,不要生气了,就这个社会现实,大家都明白。
柯向南:娃呀,这些天我想了很多很多。你说这共产党咋变成了这样?
林枫:爸,怎么是变成了这样,它本来就是这样。

有人敲门。
柯母慌忙跑去看了看,进来说:“公安的来了!”
林枫:妈,不用怕,我去开门。
柯母:我去我去。(把林枫推进了耳房。)

进来了一群公安。为首的是周跃进,跟着的是宋明新。
周跃进(伪装的笑):老人家,好啊。
柯母:好,你好吧。
周跃进:听说你媳妇回来了?
林枫(从容的从套间里出来。):我回来了。还要麻烦各位特来关照,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周跃进:哪里哪里,你可是咱们这儿的大名人,我们不敢怠慢啊。你看新上任的宋局长都来了。不认识吧?他叫宋明新,新上任的公安局长。以后你们打交道的时候比我多,所以我先领来认识认识。(对宋明新。)林枫,原来是个老师,都是法轮功害的,现在丢掉了工作……
宋明新赶紧上前和林枫握手。
宋明新:您好,林老师。
林枫:坐吧,大家都坐吧。有话慢慢说。
宋明新:林老师,我也是红旗中学毕业的。那时候您才工作,那时就是一个响当当的优秀教师。我们都很佩服您的文学才华。
柯母端来了水,林枫赶紧去迎接。
林枫:妈,咱们俩个来。人多。
周跃进的画外音:真是个贤慧的好媳妇啊。唉。

周跃进:林枫啊,你今天可不能再跑了。
林枫:跑?这儿是我的家,我跑哪儿去?(提来了水。)妈,茶叶。你是说那天吗?我根本就没跑,是雷电把你们吓懵了,我是很正常走出来的。
周跃进:你们炼法轮功连雷电都不害怕?
林枫:我们没做亏心事,怕什么?
周跃进:按你的意思是我们干了坏事怕报应嘛。
林枫:因果是永远存在的,这是不可抗拒的。你看那个几何证明题上就有因为什么什么所以什么什么的。
周跃进:哎,林枫啊,不是说你们离婚了吗?
林枫:离婚?我们?不会。周书记,你怎么老是挑这种话说呢?
周跃进:柯红说的,因为你炼法轮功弄得四邻不安的,他要和你离婚……
林枫:我们炼了法轮功究竟怎么样周书记恐怕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包括你先头说的我没了工作的问题,到底是谁把我工作的权利给剥夺了?你说句天良话。我因为炼了法轮功,那么的大病都好了,我工作的热情工作的效果都是有目共睹的,是你们紧跟江泽民迫害我们,抓我们打骂我们开除我们劳教判刑的,怎么好意思又往法轮功头上栽赃呢?柯红以前为什么那样?没有人指使他能那样干吗?柯红的本质是好的,很好的。
周跃进(笑了笑):那么我们本质不好?形势所逼嘛,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们也不愿这么干,上面的命令。我们有什么办法。理解万岁吧。我看,你林枫还是没有吸取教训,说话还是那么不饶人。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林枫(也笑了笑):理解。大家都有难处,但是善恶到时终有报,这是天理,这可不是一理解就完了的事。余勇想必大家都还没忘记吧,我们再理解他,原谅他,他还是完了对不对?有什么用呢?我们只不过是告诉大家这个道理,好叫大家不要当了替罪羊害了自己害了家人,明白真相了大家都好有个美好幸福的未来。
周跃进:林枫啊,说老实话,你们法轮功不记仇,这点我亲身有体会。你林枫,我还是很佩服的。说老实话,咱俩颠个倒,要是你把我那么整了一顿,我会见你有好声气?没有。会拼命的。你的这些事,要是一般人早就垮了。你能撑到今天,了不起。柯红是怎么对待你的我还不知道?不是我挑拨你们,要是一般人,柯红现在这样了,还不乘人之危?你不是,你来了,还要撑着这个家,了不起啊。老兄佩服你。(对柯向南。)老人家,林枫可是世界上最好的媳妇啊。
周跃进:不过,林枫,你看今天我们这么多人,你总不能叫我们白来一趟吧。还是那句老话,你到现在还没“转化”呢。小陈,把东西拿过来,叫林老师在上面签个字就行了,咱们就走。
林枫:周书记,叫我给你们写什么东西,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样做不但害了我,也害了大家。善恶有报,是丝毫不爽的。(指了指其他警察。)这些年轻人才刚刚参加工作,叫他们也参加到迫害者的行列,我是于心不忍啊。喝吧,大家都喝水。有话咱们心平气和的慢慢说。
周跃进:不要打人是不是?那,你说不打人怎么办呢?
林枫:周书记,这些年来,为了“转化”我们,你们也没少吃苦,结果呢?我林枫还是没有屈服。你不想想,我既然能坚持到现在,怎么可能会一反常态的听你们的呢?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因为我们没有错。今天你们还要苦苦相逼,也不行。不过我希望大家还是冷静的想一想,你们这样干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自己也清楚,迫害大法能给你们带来什么好处呢?

宋明新的电话响了。他要出去接电话,临起身时把周跃进的手轻轻的拍了一下。
宋明新走到屋外接电话。
周跃进:你还没想通?林枫,我想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你为什么要这样固执呢?好吧好吧,改天吧改天吧。(起身要走。)
柯向南在床上朝着周跃进作揖,老泪纵横的:“谢啦,周书记。”
周跃进:谢什么?工作嘛。这是我们的工作。你也好好休息吧。老人家,给你媳妇也说说啊。
林枫:大家慢走。

在公园,正在捡垃圾的林枫和田美美打了个照面。
林枫:田老师,您好!
田美美(先是一惊,后又羞愧不已):林老师!?你咋这么精神?
林枫:是吗?你不精神吗,田老师。
田美美:就说还活着吧。现在柯红怎么样?
林枫:能怎么样?在这个社会里……
田美美:林老师,我是被逼的。
林枫:这我当然知道,我不怪你,我是说这个社会好人可不好活啊。
田美美:林老师,这个社会说句真话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我是个怯懦的人,我没你的勇气……林姐,你可要原谅我啊。
林枫:我理解你的心情,田老师,我要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我还不如你呢。唉,算了,咱们不要老说那些不顺心的事了。给,这是神韵光碟,送给您,是海外华人艺术家们演的,有传统歌舞民间歌舞,好的很。
田美美:呦,这么漂亮,什么歌舞,也有法轮功的东西吧?
林枫(笑了笑):有,也演到了法轮功。毕竟法轮功已经洪传全世界了。
田美美:你,总是那么直爽。看看就看看。反正不要钱。林姐,你还认识我,你不记恨我,我就感激不尽了,还送我这么好的东西。真要谢谢你了。
林枫:这是我们师父教我们这样做的,要谢你就谢谢我们师父吧。
田美美:谢谢,谢谢。真要谢谢你们师父了,你们师父能教育出这么好的弟子,实在是了不起。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共产党怎么这么多年拿你们没办法的原因了——共产党根本就没道理。它除了编谎、杀人、害人它还会什么呀?惭愧,我……唉!(小声的)你不记仇吧,林枫,我是被逼的。
林枫:理解。坐会儿吧。(她们在长椅上坐下。)在这个社会里,我们理解你。不是你的问题,如果我们真正有法律保护的话,谁还会昧良心说话呢?你说是不是。
田美美:林老师,不管怎么说,我田美美是对不起你啊。林枫啊,这个社会简直是太黑了。我现在真是盼你们法轮功把这个邪党给端了。
林枫:田老师,天灭中共,不是我们法轮功去消灭中共。我们只是劝大家在天灭中共之前能够退出中共,不当它的替罪羊。
田美美(哭了):林老师,别看你现在沦落到捡破烂过日子的地步,但是你是干净的,高尚的,圣洁的,我呢?我的苦楚没人知道。
林枫(拉着田美美的手):田老师,别这样。会伤身的。
田美美:林老师。你们法轮功是最干净最高尚的。哪里像我们,活的连畜生都不如。我记得,小时候我爸养着两头驴,他对自己的毛驴子是那么多爱护操心,哪像共产党的那些官儿哪个把我们当人看过?谁要是当了这个单位的头,不仅单位是他的全单位的人都是他的了;不仅他是这个单位的主人,他的家人都是单位的主人。啥世道啊!想怎么你就怎么你。还骂人家奴隶社会呢,我说奴隶社会的奴隶主对奴隶都比共产党对待咱老百姓好。
林枫:田老师,你说的很对。那就赶快退出吧。
田美美点了点头:退,我早就想退了。我入了共产党的党团队。
林枫:敬请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田美美又点了点头。

林枫回到了家。
林枫:爸,我想开个铺子。
柯向南:开铺子?
林枫:是,开铺子。
柯向南:你行?
林枫:我想行。我这几年在外面打工,学了点经商的经验。我觉得行。
柯向南:娃,你可要想好了。咱们再经不起折腾了。你要是赔了,咱家可真正就完了。
林枫:不会。爸,您就让我试试。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柯向南:你看好哪个项目了?
林枫:也算不上啥项目。那天,汇丰广场门口有一家铺子不干了,转让。我问了……
柯向南:多少钱啊。
林枫:是这样的,我说我现在没钱,我一边经营一边给他钱,行不行。他们说行。
柯向南:他们这么相信你?
林枫:他们知道我,也知道我这些年的遭遇,也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的真相,所以他们很放心。
柯向南:那么你保证能给人家付清?他们是做什么生意的啊。
林枫:小百货。我觉得只要咱多辛苦就能多挣钱。付出的多得到的多。
柯向南:道理我懂,恐怕做起来就……
林枫:爸,咱们别无选择。
柯向南:也只好这样了。这一家人要生活,荣荣还要上学。唉,辛苦你了,娃。
林枫:爸,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

“田园小店”开张了。
一阵鞭炮声,林枫开始了营业。

秦锐力被双规了。失去自由,被关在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
秦锐力:我要见见我儿子。
看守:这可要请示领导。
秦锐力:好吧,就请你转告一下。
看守:转告?你以为你是谁啊。叫请示!
秦锐力:那么就请示一下吧。
看守:就这么请示?
秦锐力:那要怎么请示呢?
看守:你得先写申请。我交上去。你没带钱?
秦锐力:噢,是这样。钱嘛,没带。
看守:你以为呢?嘻!
看守的画外音:连这规矩都不懂。等着吧!

秦锐力在写申请。
写完后望着窗帘发呆。
秦锐力画外音:《九评共产党》里有这样一句话:谁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了共产党,谁就会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以前我认为这是恶意的攻击,现在看来此言不虚啊。共产党,我秦家两代人对你忠心耿耿的,到头来得到的是什么呢?当年我老爹奔赴延安,一直是坐牢坐牢,差点死在那里。为共产党卖命几十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差点给打死,被平反了没几天就死了,还落下了一世的骂名。我呢?根正苗红吧?为镇压法轮功我不惜余力大义灭亲,结果呢,落到了这步田地。所有的财产被没收,人没有了自由,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煎熬着。革命?要命啊。我给共产党卖命的人尚且如此,法轮功,共产党全力迫害的法轮功,姐姐和林枫她们所受的压力又有多大啊……唉,退吧,还等什么呢?这下死不了就退。天啊,赶快灭了这个邪党吧。
窗外一道闪电。

看守进来了:“领导说,双规期间不准家属探望。”
秦锐力什么也不说了。

秦锐力又被转到一个监狱里。
秦锐力写申请,要求见孩子一面。

狱警叫道:“23号,准备到接待室去。”
秦锐力用红笔在左手上写了几个字。

秦锐力被带到接待室。

秦云进门的时候所带的东西被翻腾了半天。

警察拉开门。
隔着大玻璃,秦锐力可见秦云出现在门口。
秦锐力强打精神拿起电话。
秦云泪水涟涟的拿起电话。
秦锐力:哭什么?党的政策是宽大的。不要哭,我们要相信组织相信党……
秦云:爸,你还相信你那个烂党?
秦锐力:不准胡说!你奶奶现在怎么样?

监控室里。
监控人员嘻笑着。
旁边的人问:笑啥?老金。
老金:可悲啊。当年不可一世,如今强打精神。
旁边的人:证明人家对党忠心耿耿嘛。
老金:嘿。你呀,嫩着哪。
旁边的人:啥意思?
老金:演戏。好演员。

秦云:奶奶还不知道你在这。
秦锐力:不要告诉她,就说我出差了。你给我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秦云:爸,还有些钱。
秦锐力:你们哪来的钱?
秦云:是奶奶的。
秦锐力:唉,谁知道我如今到了这步田地,还要你奶奶操心我。你不是说你奶奶不知道吗?
秦云:奶奶是不知道,但是奶奶这些天没见你了,也可能感觉到了什么,只是不说,我知道,奶奶害怕影响我的高考。这是奶奶给我做的花卷儿,爸,留你吃吧。
秦锐力:衣服给我放下,吃的你带上吧。我现在胃口不好。现在要学会过穷日子,不比以前了。我们以前太奢侈了。以后要用三个代表来指导我们的吃饭问题。

监控室里,一片哈哈大笑。老金都笑出了眼泪。
老金:秦锐力啊,你表演的太精彩了。

秦锐力把左手心朝外贴在玻璃上,秦云正要把手也贴上去,但看见爸爸手心有字,好大的几个字“退 DTD”。
秦云(马上会其意,把手贴上去护住那些字,心里一酸。):爸,保重。爸,我走了。
秦锐力:不要哭,今天我们父子相见应该高兴才是。孩子,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奶奶我就交给你了。你就给我照顾好。也不要想当官的事了。我为官一生得到的是什么你应该看清楚了。孩子,这回你回去就告诉你奶奶实情,叫你奶奶也来,我想她,(哽咽起来。)我不能尽孝道,但我不想再欺骗她老人家了。(两行长泪汩汩而下。)

秦云也拭泪而别了。
秦云的画外音:快找林老师。

秦云来商店里。
秦云(拿出自己写好的《三退声明》):林老师,这是我爸的。
林枫:你爸?你叫什么名字?
秦云:我叫秦云,我爸叫秦锐力。
林枫(仔细的看着秦云。):那么舅舅现在怎么样?
秦云:在监狱里。
林枫:知道吗?我是你表姐。姥姥还好吧。
秦云:不,你是我老师。您永远是我的老师,林老师。
林枫止不住的眼圈一热。

一片墓地。
在“秦为广之墓”前面,沈华被秦云扶着挥泪而立。
沈华:你革命几十年结果是什么?快要给灭门了你知道吗?锐力被判了无期,你地下有知吗?比锐力贪的多比锐力坏得多的人大有人在,为什么不把他们也判了?天啊,你叫我老婆子怎么活呀。(昏晕过去了。)
秦云:奶奶,奶奶——

在医院。
当沈华睁开眼睛的时候,林枫也在她的眼前。
沈华(老眼昏花,看了半天):你,你是。
林枫:我是林枫,姥姥。
沈华:林枫!我的娃啊!(哽咽得上不来气了。)我们家怎么这么命苦。
秦云:奶奶,奶奶,你不能再这样了。
沈华和林枫抱头大哭。
沈华:你妈呢?你妈呢?啊——啊——
林枫:姥姥,我妈,我妈啊……
沈华(捧着林枫的脸):你妈已经不在了?告诉我,我能挺得住,孩子。你说实话。
林枫已经泪人了,痛苦异常的点了点头。
沈华(紧紧的抱住林枫):其实我知道,我早就知道的。可我不甘心啊。
林枫:姥姥是怎么知道的?
沈华:你们散发的真相传单里说的。共产党啊,你还我的女儿,还我的儿子!你这个强盗,我辛家欠了你什么?我秦家又欠了你什么?你为什么老是不放过我老婆子啊,我哪儿惹你了啊。

几个中学生在说话。
“知道吧?那个女的是法轮功。”
“我也知道,天天劝三退呢。”
“知道吧,她还是个诗人,诗人开商店了。”
“就是那位大法弟子?”
“对呀。”
“咱们去看看。”
“你们说林老师林老师的,我还没见过呢。”

林枫:你们是红旗中学的?
学生:是啊。听说你是老师。
林枫:那是过去的故事啦。
学生:老师,现在又写什么啦?
林枫(拿出一张文稿):这是我最近的一首诗,送你们吧。

学生们接过来一看不觉得朗诵了起来。

献给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
群山为什么那么的高
山里的云山里的雾
为什么总是那么的依依不舍
那么洁白那么的飘飘渺渺

特写镜头:
(学生们读着读着,不由得朝远山看去。)
(群山。雾霭漫漫。)
(深蓝的天空,无比高远;云海,无边。)

(继续朗诵):
爸爸,妈妈:
女儿现在一无所有
那么,就点一堆篝火在这山之巅云之端
皇天后土
实所共鉴

特写镜头:
(焦学军也读到了这首诗,也不觉心里一酸。)
(学校。学校的大门。林枫当年备课办公的教研室、办公桌。)
(老师们在传阅林枫的诗,有的在流泪。)
(林枫家的大门。柯向南拄着拐出得门来。柯母在远望。)

(继续朗诵):
爸爸
女儿不知道您去了哪里
女儿也找不见了您的足迹
女儿更不敢想象您的经历

不过
爸爸
女儿相信
您早就知道有这样一个是非颠倒的邪恶
爸爸早就知道这里只有暴力、谎言、屈辱、无耻和卑鄙
所以,爸爸您来的时候
就特地的选择了傻子
出淤泥而不染兮

特写镜头:
(王远也读到了这首诗,不忍再读了。)
(柯向南也读到了这首诗,潸然泪下。)
(辛小娟家的土门、窑洞、灶台。傻蛋、辛小娟刚刚从田里回来的情景。)

(继续朗诵):
爸爸
就在妈妈孤苦伶仃的时候
就在妈妈受尽凌辱的时候
在妈妈最危难最痛苦的时候
在这豺狼横行的地方
爸爸,您,站在野兽和妈妈之间
张开您的无所畏惧的双臂
呵护着妈妈捍卫着妈妈的尊严

特写镜头:
(傻蛋张开双臂挡在恶警警车前面的镜头。)
(傻蛋奋力打着劳教所铁门的情景。)

(继续朗诵):
爸爸
我与世无争的爸爸
我生死未卜的爸爸
我天真无邪的爸爸
女儿点燃的篝火
是献给爸爸的一炷清香
光照四涯

特写镜头:
(秦云也在读这首诗,痛心疾首。沈华读之,泪流满面。)
(陈家洼的掠影。)
(高高的群山。)

(继续朗诵):
妈妈
我苦命的妈妈,您在哪里?
女儿点燃的篝火
也是献给妈妈的

妈妈,您一定还记得
那炉灶里的火是那么的红那么的旺
妈,我再添上些水
枫,和面吧,你啥都要学会
妈妈,您手把手教我和面、做菜、洗衣
妈妈也教会了我怎么样做人
妈妈
在这无边的黑夜
尤其要学会
点亮一盏明灯

妈妈,自得法以后
妈妈总是那么的愉快
小院,干干净净
小屋充满温馨

特写镜头:
(辛小娟学法的情景。)
(辛小娟打坐炼功的情景。)
(辛小娟、傻蛋从田里归来的情景。)

(继续朗诵):
在这黑云压城的日子里
(特写镜头:辛小娟家被抢劫之后一片狼藉的情景。辛小娟被毒打的情景。)
在世界最黑暗的地方
妈妈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
(特写镜头:辛小娟在天安门前打开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路人佩服赞叹的情景。)
在没有人性的恶者面前
年迈的妈妈还要替女儿抵挡拳脚
在前所未有过的残暴里
妈妈,始终坚守着真善忍
妈妈的气节
妈妈的品德
如那天外的河
是那久远的歌
是巍峨的群山
是那高山上洁白的云霭皑皑的雪……

(红旗中学的老师们也读到了这首诗。他们都在流泪。)
(人们在竞相阅读。)
(范雯雯、王晓安他们分别在打真相电话。)
(不少的人们在听:朋友,您好,占用您两三分钟时间,告诉您一个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事情。在十几亿人中您能接到这个电话,这样的机缘也许只有一次……)
(不少的人们在看彩信。“看《话说当年4•25》”)

人们都在打听着林枫。
到商店里来买东西,看看林枫。
林枫送给大家《神韵》光碟。
林枫在给大家讲述真相。
人们默认、点头、合十、告别。
其中还有校长王远、教师焦学军等。

林枫去了商店原来的主人家。
林枫:嫂子,这个月我先付您三千。
原店主(惊喜过望):真的?
林枫:这是钱。
原店主:哎呀,你可是世界上最讲信誉的人了。
林枫:不,嫂子,我做的还很不够的。
原店主:还不够?
林枫:是的,比起我们一起修炼的同修来说,我是太一般了。
原店主:修炼?你们是修啥的?
林枫:我们修炼法轮功。
原店主:法轮功?知道知道。你们的资料我看过不少。起先是不相信,经你这么一来,我相信。“法轮大法好!”哎,有一首诗这些天大家伙都在念呢。说是写爸爸妈妈的。我说,写得好。现在的年轻人都把娘老子给忘了。
林枫:嫂子,您入过党吗?
原店主:入了,党团队都入了。是三退吧?我知道,你们的资料上都说了。我这就退。退了好啊。
林枫:好。嫂子,我走了。
原店主:大妹子,你给我上网退了啊。
林枫:嫂子,一定给你退了。
原店主:怎么你没有网吗?
林枫:没有。
原店主:唉,我知道,你们这些年够苦的。
林枫:这些年共产党把我们家整的够惨的了。当然,再大的暴雨超不过一天,好日子一定会来的。

“田园小店”人来人往,生意一天比一天红火。

柯红给林枫打电话:“林枫,今天我就出来了。”
林枫:好啊。就盼着这一天哪。我雇个车来接你。
柯红:不用来了,林枫。
林枫:几点?
柯红:早十点。你不要来了。

林枫雇了车在监狱外面等着柯红。
荣荣也在车上。
柯红出来了。
林枫(赶快迎了上去):柯红——
柯红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呆呆的站着。忽然,羞愧难当,背过身去,捂着脸一言不发。
林枫上前提起东西安慰他:“别难过了,一切都过去了。走吧。”
柯红(小声的):“我没脸见你。”

荣荣(从车上跳下来):爸爸!
柯红:荣荣。
荣荣:不,柯清源。(跑到爸爸跟前,把手里的“入学通知书”一扬。)爸爸,这是柯清源同学的入学通知书。
柯红:哪个学校的?
林枫:川大。
柯红:荣荣考学没受啥影响吧。
林枫:多亏王校长的照料。
柯红抱住荣荣大哭不止。

一天,陈康过来到了“田园小店”。
陈康:林老师,我妈她要来看您。
看车婆进得门来,一把拉着林枫的手,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热泪盈眶。
陈康:林老师,有资料吗?给我。
林枫:这会儿没了。你要吗?
陈康:我要,我妈也要。(见了柯红,十分惊讶的)你啥时候出来的?(两人紧紧的握手。百感交集。)你退了吗?
柯红:退了!
陈康:退了好,我也退了。
柯红:你们也退?
陈康:我们怎么不退?谁不退谁倒霉。

高洁不期而至。
林枫(惊喜):高洁!
高洁西装革履,背着一个很得体的黑色皮包。
高洁:没想到吧。
林枫:没,没想到。真没想到。坐。你这些年都在哪儿?
高洁:这些以后再说吧。我们都是来助师正法的,怎么能轻易就走了呢?今天我是给你们带来了些讲真相用的智能手机,里面的东西都装好了,麦克风也取了。你要不要?
林枫:要啊,盼着呢。
高洁(拿出一本小册子。):具体的技术问题都在这上面。你们看着做就行了。如有再要的,就找范雯雯、王晓安他们。
林枫:范雯雯?
高洁:范成、文梅知道吧?
林枫:当然知道。
高洁:他们的女儿。现在也大学毕业,签了个很好外企。真相电话的技术是第一流的。
林枫:都是师父的安排啊。
高洁点了点头。

“田园小店”门外。
宋明新(开车,穿着便服。下了车。):林老师,忙啊。
林枫:不忙。上哪?
宋明新:不上哪。走,咱进去说。(进了商店。拿出个小纸条儿)给我媳妇也退了。
林枫:她自己同意了没?
宋明新:当然同意。保密啊。
林枫:这没问题。
宋明新:再一个就是注意安全,千万不敢大意啊。
林枫:谢谢,这个当然。
宋明新:请林老师允许我把您的电话记下,万一有事,我先打电话。
林枫:这,太麻烦你了。
宋明新:不麻烦。林老师,您不知道,我儿子自从退了之后,那学习成绩直线上升。我也是受益者啊。老师,学生知道,公安公安,是保国家百姓的平安,而不是做腐败党的家奴和鹰犬。
林枫:说的好。中共不等于中国。
宋明新:不过,林老师,您可得注意安全啊。

花园里、道路旁、山坡上、田野中鲜花盛开。
人们拿起真相资料,仔细阅读、互相交谈、高高兴兴的谈笑风生。
林枫、文梅、范成、高洁……奔忙在大街小巷田间农舍。
真相传单、小册子、光碟……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有学生在背诵:
人之初 性本善 性相近 习相远
苟不教 性乃迁 教之道 贵以专
昔孟母 择邻处 子不学 断机杼
窦燕山 有义方 教五子 名俱扬

歌声:

春暖花开

法轮大法
为你而来
救度众生
百川归海

佛光普照
洪福永在
明白真相
春暖花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