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中共酷刑:灌水》描述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那是在八年前,一个寒冷的日子。

二零零五年三月五日,下午两点左右,我正在长春科技城商店购买耗材,突然,一群恶警从我身后扑了过来,有掐脖子怕喊出声的、有搂脑袋捂眼睛怕看见是什么人干的,有拧胳膊怕反抗的,有搬腿往倒了按的,就这样四、五个恶徒将我这个58岁的老头子掀翻在地……并抢走了价值二万多元钱的商品。这群恶人有长春市市公安局里的恶警王某、金某、李某及德惠市恶警等,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绑架。

天,真冷啊!恶警们将我劫持到长春市公安局三楼,那个姓金的恶警用竹筷子夹我的指关节,挨个关节夹,把筷子都捏折了,他却说:“这老头手指头真硬,这么粗的筷子都硌折了。”他折磨人就如是在做游戏?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那个姓王的恶警给我背铐子,还使劲往上拽,一次次的拽,我被折磨二十多小时。转天他们又将我劫持到德惠市宾馆(德惠610在那里)进行更惨无人性的摧残:灌水、套方便兜窒息、踩手铐、拽锁骨、拳脚殴打、把浑身棉衣服用水都浇透冷冻、逼我说出其它资料点,长达八天七宿不让睡觉,一困就踢、就打,惊得心急速地跳。他们的目的是想叫我在困的理智不清时就说出来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人为窒息
中共酷刑示意图:人为窒息

到五、六天后,困的我无法克制,头象要裂开似的疼,我怕真的在困糊涂时说出来,就想:咬断舌头吧,千万不能让救度众生的资料点遭到破坏,给同修带来灾难。可是咬了多次也没咬断;

那漫长的八天里,在德惠市610头目李玉柯授意下、由德惠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队长张庆春(已遭恶报)、恶警王铁军和长春市公安局恶警王某、金某等一帮不法之徒将我扣在靠背椅上,拽着头发把头按在靠背上,再用脏抹布卷上方便袋勒住鼻子,使我只能张嘴呼吸,恶警们就拎着事先灌满水的铝水壶(每壶可装九斤半水)和两个矿泉水瓶子一起往我嘴里倒,一边倒着一边嗷嗷叫着,连续几天灌了好几次。

他们看我闭嘴反抗,拼死地反抗!恶警王铁军就用两双方便筷子绑在一起横在我的嘴丫子上,再用绳绕过后脑勺绑住筷子的两端,说是戴“嚼子”,使我无法闭嘴,再把脚脖子绑在椅子的两侧的横撑上,使我一动不能动,这时恶徒们更是大声嚎叫着灌,一点不容我缓气,憋得眼珠子都往外鼓,一缓气就把倒进嘴里的水吸进气管里、肺子里,把我呛得一阵阵从嘴里喷出雾状的血,心怦怦地往外跳。肚子灌得鼓鼓的,装不下了,就感觉小便和肛门在往出淌水,(过后才看见是血水)地上淌了好大一片都是血水,那他们还是灌,肺子都呛碎了,每次灌两壶多。心都要跳出来了!当时那种求生的本能使我拼命地挣扎,拼命的挣扎着,最后,无力的挣扎,还是挣扎着……还是……那些警察狰狞的面孔和那残酷的酷刑场面……使人毛骨悚然,如此恐怖,如此邪恶。

一会憎恨他们,一会可怜他们,憎恨他们恶毒、无人性,可怜他们害自己、毁自己。就这样被折磨了八天七宿没睡觉,我就挣扎了八天七夜。第八天晚上把我从靠背椅上解下来,双手铐在办公桌腿上,浑身一点劲也没有了,身子蜷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着了,失去了知觉。第九天又将我劫持到德惠市看守所关押,那时我呼出的气都是臭的,胸腔里剧烈的疼痛,大张着嘴急速的短呼吸,刑事犯们给我戴上两个口罩,他们还是嫌有味,二十多天后我已经奄奄一息了才放人。

回家后还吐肺叶呢,象玉米粒大小,就象猪肺子色似的,粉色的,儿女和亲戚们看见了吓得大哭。肺子灌碎了导致我不断的咳血,大口大口的吐。

一直到二零零八年初,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才停止吐血。《中共酷刑:灌水》中说:“这就是日本侵华时汉奸迫害中国人时使用的酷刑——灌水。不同的是,“龙喉”换成了“插管”或“牙刷把”;受害人躺在地上被踏,变成了把人按在墙上,让犯人借助跑步的冲力用脚踹”。而在中共大陆德惠市,日军的“龙喉”换成了“大铝壶”、“塑料瓶”或“方便筷”;灌满了自然从肛门往出淌。文章中说:“中共与日本侵华时的汉奸以及日本侵略者有着相同的恶毒,中共祸害中国至今,这一酷刑还能死灰复燃,中共对中国人民的仇视不亚于侵华日军及汉奸对中国人的仇视。”我们说侵华者迫害的是异国他乡人,而中共恶徒迫害的是自己的同胞!被诬判、劳教、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同胞;被用不明药物致残、致疯的法轮功学员也是同胞;被活活打死和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还是同胞!中共就是把人民当作仇敌!

他们折磨我时,我时不时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恶徒们害怕被人听到知道他们在犯罪,因为那里是宾馆,有住客,就转到晚上迫害。白天浇透衣服打开窗户、门冷冻,东北三月的天气风够硬的,衣服被冻得梆梆硬,真冷啊!冷得浑身象……到夜深人静时开始对我施行灌水、灌完水就套方便兜窒息:套一个袋被我咬开,就套俩、套仨,那个叫王铁军的恶警还在我身边查数,一直查到我身体瘫软了不能挣扎时才松开(他们以为死了),我拼死的吸了一口气他们立刻又套上,一遍接一遍……直到我奄奄一息才罢手;套完袋就踩手铐:把我的双手反铐上,腋窝卡在椅子的靠背上,恶警队长张庆春一只脚踩着铐子链,双手搭在我的双肩上,另一只脚抬起来,他整个胖胖的身体重量全压在我的手腕子上,使劲的往下一坠一坠的,坠一下问一句:“嘿嘿!得劲不?”坠一下问一句:“嘿嘿!得劲不?”他“笑呵呵”的坠,就象玩似的,玩的很开心——他那“笑”中夹杂着阴险、毒辣……不停的坠不停的问,铐子很快嵌进肉里,血顺着双手指头流到地上一片;拽锁骨:还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张庆春,他把双手用力插进我脖腔内掐住锁骨往上拎,就感觉到全身的骨头都脱节了;拳脚殴打:一次一个警察一拳打在我前胸上,就听嘎嘣一声第二条肋骨断了,就疼得我喘不出气来、又一掌打在我脸上,鼻子、眼睛立即就出血了,我眼睛睁不开了,双眼淌着热乎乎、黏糊糊的血,血淌进嘴里了,咸咸的。

当时我说:“我老伴都被你们打死了!你还想打死我吗?”他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忍着剧痛、闭着双眼善意的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我老伴也是因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而被警察活活打死的,我问他:“你说说,是法轮功的真、善、忍好还是共产党的假、恶、斗好?”他心软了,或许良知被唤醒了,他拿着毛巾一次次的给我擦眼睛、鼻子冒出的血,他也不打我了,从那一刻起,我的视力明显下降。还有一个警察用皮鞋后跟铲我大腿骨,还叫嚣道:你不是能喊大法好吗,现在你喊吧,看谁能听着?中共邪党的暴力充分体现在这些恶警身上。

同胞们,清醒吧,中共流氓政府酷刑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已是罪恶滔天、罄竹难书,不要再被中共恶党谎言愚弄了,如今退党大潮席卷全球,目前已有一亿四千一百多万各界人士退出中共这个邪魔组织。年岁大一点的人都知道:中共建政后,在《宪法》第三十六条中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反之它对有信仰的人、维护公民权利人、有冤情上访的人却不停的大肆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又对法轮大法血腥迫害,中共的所作所为已经使苍天无法忍受,天要灭中共谁也挡不住!所以它的成员(党员、团员、队员)就是它的替罪羊,一旦决定退出它,就能求得自保,就能求得平安。

那些曾经一度给中共恶党当工具的警察们,回忆回忆你们的所为吧,给自己留条后路吧!不要只顾眼前利益葬送你们的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