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心复仇到以救人为己任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我出生于一个很穷的农家,母亲体弱多病,弟妹小,只有父亲一人挣工分养家糊口,艰难度日。我十多岁就象大人一样下地干活。卢姓是我们村的大户,王姓的人极少,我家常常受人欺负。我十六岁那年,父亲的腿被生产队的车砸成骨折,母亲又有病,生活无着落,无奈中我与本村一卢姓男人成婚,生了二个女孩。在别人的挑拨下,丈夫对我拳打脚踢,扬言要打断我的腿,他还带人打我的父母,我真是忍无可忍,对他恨之入骨,心想以后“一定要报仇”,并经过了许多艰难曲折,总算离婚了。二个孩子,家中一切都判给了男方,我一无所有。后来与现在的丈夫结婚,生一男孩,虽然家境贫寒,因我俩齐心勤劳,又做点小生意,慢慢有了积蓄,盖了房子,儿子也大了,我复仇之火又熊熊燃起,我暗下决心:拼命干活、赚钱、存钱,最终的目标就是报仇,以解心头之恨。

但天不如人愿,我感到身体不适,一检查说我得的是肺癌。真是晴天霹雳,象塌了天,一家老小沉浸在愁苦、绝望之中。后来一个好心人向我介绍一个私人诊所,说这里的药比较便宜,这个私人诊所是一个姓陈的老医生开的,这位中医非常和蔼可亲,他每次一边给我诊病、打针,一边安慰我:不要怕,病是可以治的。他还说我送给你三个字,叫“真、善、忍”,你记住这三个字,相信这三个字,保你一辈子福气。

当时可能是缘份未到,对他讲的三个字什么的也没往心里去。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的姨妈给我送来了收录机和师父广州讲法磁带,只说让我听听。于是我就听,越听越好听,越听越爱听,越听越入心,师父讲的,全是要我们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根本不象报纸、电视、电台上讲的,什么杀人、放火、自焚等等——全是欺骗和谎言。从此我就义无反顾的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道路。

法轮大法不久,以前的什么肺癌,高血压、手臂发木、发麻等病,不知什么时候都不翼 而飞了,真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走路生风。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走多远都觉的很轻松,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你一样,上楼上多高也不累”,真是无病一身轻,整天无忧无虑,乐滋滋的干活,听法、炼功、给周围的人洪法,快乐无比。

克服重重阻力,坚修大法到底

我一字不识,学法全靠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录像、听mp3。我是一个中学的清洁工,教室、办公室、会议室、操场内、卫生间等处的清洁卫生我全包了,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还经常帮老师、学生收卖废旧书报等等,只能挤睡觉的时间,吃饭前后,见缝插针听法,炼功。

由于丈夫中邪党文化毒害很深,又惧怕邪党的残酷,还怕失去工作,坚决反对我炼法轮功。一次我正在家炼功,他拿起凳子向我头上砸来,我躲开了。我严肃的正告他,这个功我学定了,炼定了,谁也挡不住!你打我、骂我、我不在乎。他更生气了,拣起凳子又向我砸过来,我说没关系,我不是常人,你砸不到我。我又问他,你干嘛那么狠心,你真想砸死我呀!我炼功怎么不好,就我们俩这一点点的工资,够我上几回医院,师父无私的给我净化身体,教我做好人,一不影响工作,二不耽误家务,照样赚钱补贴家庭生活,给你们洗衣做饭,伺候你们……。他狠狠的说,我就想砸死你,谁稀罕你赚钱,谁稀罕你伺候。我听了真伤心,感到特委屈,泪水不停的流,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对师父说:“师父呀!我哪儿错了?他凭什么这样对我呀?师父您在哪里?”我哭呀、哭呀……。 这时,耳边似乎传来了师父慈悲的声音:“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1]

我站起身轻轻的说:“谢谢师父,弟子明白了。”

第二天中午休息时,丈夫象啥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对我说:“兰,咱爸是学基督的,我们俩是学法轮大法的,对吧?”我笑了,谢谢师父,他醒悟了。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一天,一个老师告诉丈夫:你妻子学法轮功,学校领导知道了,很生气。校长在大会上讲,某某在学校做事这么多年,各方面一直表现很好,全校师生都很尊重她,现在学起法轮功,这不行,以后再学就让她走人。丈夫怕失去工作,又不让我炼了。我想肯定是自己没学好法,三件事也做的少,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向内找,发现近来听法少了,讲真相少了,劝三退不够智慧。师尊早就讲了:“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2]我要牢记师尊教诲,学好法,多救人,兑现史前誓约,坚修大法到底。

教育厅的书记笑着点头说:“真是个好办法!”

师父多次告诉我们,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我记住了。从法中我也知道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救度众生和世人迫在眉睫,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要抓紧分分秒秒讲真相,救世人。我在家里、工作中、在走亲访友时、在红、白喜事宴席上、在茶余饭后的聊天中、走路中、车船上、在一走一过中,给所有遇到的、看到的所有的人发资料,赠神韵光碟,送护身符,讲真相,劝三退,使他们得法、得救、得度,大难来时不留下遗憾!

在家里、回娘家时,对丈夫、儿子、妈妈、弟弟、弟妹讲真相,告诉他们谁听到谁得福报,谁相信真相,谁就会消灾去难,得福报。现在全家人都认同大法好,真善忍好,人人都福报连连。特别是我儿子,高考前因为与他父亲拌嘴离家出走,离高考只有十多天才回来参加复习迎考,竟取得好成绩,考取了大专,得到全校师生的赞扬。丈夫得糖尿病又担心眼睛失明,结果不久病好了,眼睛啥事也没有。妈妈、弟弟、弟妹都健健康康。全家人都更相信师父和大法。

当然讲真相中也有不听的,不信的,向校领导、向家人告状的、问难题、刁难的……。什么样的人都遇到过,我守住心性,耐心解答问题,真心、诚恳为他们好。一天我请假参加小组学法,第二天就有人旁敲侧击做包打听。他半开玩笑的说:“某某某(师父名字)叫你去开会了吧。”我一笑答道:“师父叫开会的人,那一定是高层次,高境界的人,我一个不识字的清洁工哪够格!”他又说:“你师父是什么层次,可能很高吧?!”我说:“我一个穷打工的,哪有资格议论别人?更没资格对李大师评头论足了。”

还有一次,一个老师问我:“你学法轮功吗?”我说:“我学的是最好、最正的上乘佛家功法,按照‘真、善、忍’三个字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做个处处为别人好的好人,就这三个字够我一辈子学,一辈子用。”并给他讲了真相,办了三退。还有一次上班时边干活,边给一个新来的同事讲真相、劝三退,她向学校领导告我,有关领导找我谈话说,以后不要再宣传这个。我说:“你就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做坏事,我知道应该怎么做。”对那个同事,我也不计较,只当没那回事。晚上我买了水果去她家看她,又讲了真相,她虽然当时没三退,看得出来她的心已经有所动,她说你真好,谢谢你,让我考虑考虑。第二天她便辞工到别处去了。我明白是师父在帮我改善修炼的环境。

我得法晚,工作量大,学法炼功时间少,心里急,但是我想我要合理安排时间,不能落下,要奋起直追,三件事都得做好。我是大法弟子,少睡觉,做饭越简单越好,精简家务事,见缝插针的学法、炼功,把讲真相、劝三退融入工作、生活、走路之中,不论何时何地,遇到何人,不失时机的救人。不少老师、学生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他们对我的工作、为人评价很好,也处处想着我,照顾,维护着我。他们常常赞叹的说:“你真辛苦,一天忙到晚,还经常帮我们做这做那,从来不计较什么,还处处为别人想,法轮功真好,你们师父真了不起,能教育出你们这样的好人!”

有一次,我帮一位老师卖废品卖了五十元钱给了他。过一段时间他说那五十元是假币。我想不管是不是,换过来好了。后来他又弄清楚那张假币是别人给的,又来向我道歉,我说:“不用道歉,我是一个普通打工的,也不太认识真币、假币的,既然老师说是假的,那我就换回来,不能让假币再去害别人。”他很感动,又听了真相,做了三退,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有一次教育厅来了个X书记,在网球场打球,我给他打水,招待他。休息时他与我聊天,他说听人说你是个好人,辛勤工作,不怕苦,不计报酬。我说:“学校老师、同学对我也很好,相信我,什么重要地方都交给我做卫生,领导也很关照我,您也一样,和蔼可亲,我也无以回报。今天我想给您做件好事,现在社会上疯传‘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这可是千真万确的,贵州的“藏字石”您可能听说过吧?这是天意,不能不信,天意不可违呀!我是信佛的,你要相信我,我给您起个吉利的名字,我去烧香拜佛时,在神佛面前帮您把党、团、队给全退了,保平安要紧,别人谁也不会知道。”他笑着点点头,嘴里说:“真是个好办法。”

师尊牵着我的手前行

从二零零四年至今,算来修大法已有九年了,但因没文化,得法晚,法没学好,三件事做的也差,讲真相常常有怕心冒出来,恨自己不精進,对不起师父。可是师父一点也没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让我看到许许多多另外空间的人和事,时时刻刻在我身边,点悟着我,鼓励着我,牵着我的手,艰难的、快乐的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

记不清有多少次,在校园里,教室里、老师的办公室里,时常看到周围的学生、老师身上有的半边黑、半边亮;有的满身是一团团的黑色物质;有的是透明的;有的身上象玉石一样……,在炼功时,经常看到眼前乱哄哄一片人,心想刚想:让他们排好队。就这么刚刚想过,他们就排成了整整齐齐的队伍,和我一块打坐、炼功。有一次夜里炼动功,看到一个警察模样的人给我站岗。

有一次,我与姨妈一块到表妹(同修)家有事,中午发正念时,头五分钟,我看到她满屋的餐具、桌椅、凳子、大小柜子等等全是金的,金光闪闪……,我想修炼人家真是宝地呀。

记得那还是学大法不久,我与儿子一块去河南,在火车上发资料,讲真相,一抬头,看到师父已坐在空中,随着火车走,低头、抬头都能看到,好长一会才隐去,当时还不知是师父的法身,后来看了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才知道当年看到的是师父的法身,真幸运!真幸福!!!

有一天打坐,那时打坐动作还没学,根本不知还要单盘、双盘的,我就学庙里佛像的样子散盘坐着,双手合十,两眼微闭,心里想着就这样坐着、坐着,好像我元神出来了,在空中轻轻的、轻轻的飘呀!飘呀!那感觉真舒服!真美好!心想,我要坐到地上打坐,就坐地上了。足足有五分钟时间。

炼第二套功法做两侧抱轮时,看到自己四面八方都是法轮,头四面都是脸,没有后边,侧边,心中感觉真神奇,有时抱轮,看到两手之间就是一条很宽的路,与两耳边是相通的。在修炼过程中,有很长一段时间,总感觉小腹部位有法轮在不停的旋转,很舒服。在背《论语》时,也多次看到《论语》中的每个字都清清楚楚呈现在眼前,甚至其中不认识的字也看的很清楚真切。还多次看到自己肚子里有个小矮人,学法、炼功,打坐时都能看到。但在修炼状态不好,学法少,丈夫对自己有干扰,正念不足时,就看不到。

有一次,看到一辆古代马车,上面坐了许多穿古装衣服的人,衣服的袖子很宽很宽。那个赶马车的人是另一种古代装束,在一条盘山路上前行……。

还有,在发正念时,经常看到密密麻麻的邪恶,排着队,拉着架势向我進攻,我立刻立掌,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但有时候还是灭不了,急的我大喊:“师父帮我!”一喊邪恶就无影无踪,被师父解体。我没能解体邪恶,每次都要师父操心。

我常常就这样坐着、看着、呆呆的想着,不知不觉就泪流满面。我深知:九年来师父对我的付出,我的一切,我的生命,我的家庭,全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给的。要不是修大法,我早就为“报仇”而成为杀人犯了;要不是修大法,我早就被肺癌等病魔夺走了生命,也早就没有我了,我对师父的感激只有我自己最清楚,那叫无以言表。俗话说:大恩不言谢!我唯有精進实修,抢人救人,兑现誓约,圆满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 合十
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