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真正善良、纯净的真我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虽说修炼十几年了,一路走的跌跌撞撞,走过弯路,摔过跟头,但是始终没有放弃修炼大法这一念。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有的历历在目,有的却已模糊不清了,仅从冲破家庭关和证实法、讲真相方面向师尊做一简要汇报。

九六年十月,我回老家时,在母亲那儿第一次看到了《转法轮》,被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所震撼,一口气看完了一遍,感觉自己的人生观整个都改变了。回市里后,没有书看,也由于自己执迷常人的名利情,一直到九七年五月报完中级职称评审材料后,才下决心开始修炼。费了很多周折在家附近找到炼功点,请回了大法书籍,回到家真是如饥似渴的看,很快背过了《论语》和很多《精進要旨》里的经文。在单位里工作不忙时,就学法、抄书、背法,艰难的闯过了最初的色欲干扰,也清除了很多相关的思想业力。

冲破家庭关

从我一得法,丈夫就有了外遇;后来发展到我不在家时,把人偷偷带到家里住;零一年我被非法劳教时,俩人俨然夫妻般在我家住了一年多,并全然不顾年幼的女儿的感受和亲朋好友的劝阻,表面上不和我离婚,但和外边依然牵扯不断;零六到零八年之间,我通过学法不断向内找自己,一次次流着泪在心里和他善解,不断修去怨恨心,和我水火不相容的丈夫终于回到了家中。这时我得法修炼已经过去十年的时间了,才终于在大法的威德感召下,善解了和丈夫的恶缘。

期间经历了种种生不如死、剜心透骨的魔难,一次次被丈夫拿着菜刀威胁;双手被从背后绑着吊在门框上;用手铐(从他警察同学那儿要的)铐、被掐脖子等等,还要忍受他的肆意辱骂,最让我痛心的是他总在失去理智时,被邪恶操控着谤师谤法。

是师父和大法让我知道自己是修炼人,要修心性,是不同于常人的,不能象常人一样对待,牢记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明白了这一切魔难的原因都是自己在过去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造成的,都得偿还,而且要无怨无恨,修炼人自从走上修炼这条路开始,就已经是师父从新安排的了。通过学法,我看清了旧势力的险恶目地就是要利用丈夫对大法犯罪,最终走向毁灭的境地,同时也利用他考验我,如果闯不过去这些关,修不出来,同样面临被正法淘汰的危险。

虽然丈夫是回心转意了,但对大法仍没有正确认识,仍然相信邪党灌输的那些谎言,不让我跟他提大法的事,一提,他就又狠又恶的乱发脾气,尤其在喝醉酒后,完全是被邪灵操控的表现。由于不能清醒的在法上认识这个问题,自己不知不觉中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表面上为他好,而内心深处对他的怨恨,使自己不能象给不相识的有缘人一样对丈夫心平气和的讲清真相。同时又由于那些不堪回首的经历也使自己对丈夫产生了畏惧心理,总怕给他讲真相惹怒他,更怕他不理智时对大法口出恶言,造下更大罪业,最终随着邪党被淘汰,从而陷在了人的情中纠缠不断,无法自拔,如何让丈夫明白大法真相、退出邪党成了我心中难解的结。

师父讲:“因为一个人想得度,人就必须亲身在这个艰苦的环境中、在困难中、在利益中、在情欲中走出来。任何事情都会牵扯到修炼人的切身利益,任何事情都触动着你这个人、你的思想情绪、你的心性、你的思想中执著的东西。你怎么去走、选择什么,那就是不同。相反的,那就是常人。你能够从常人的理中走出来、从常人的执著中走出来,你就是神。”[2]师父还讲过“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3]

按照师父讲的法,我向内找自己:是以什么心态对待这个问题的呢?平时对丈夫好是出于真心吗?给他讲真相时,真的是出于为他好的心吗?不是。平时表现对他的关心、体贴,目地是想让他知道大法的美好,是大法让自己能这样宽容对待他,而内心深处却隐藏着:如果他明白了大法真相,就不再干扰我做“三件事”了等等求结果的、为了保护自己利益的私心,所以他只承认我这个人好,却不说是大法好。

给他讲真相不听,表现很恶时,自己动心了吗?动的什么念?动心了,而且还愤愤不平,脑子里反映的都是很不好的念头。自己在这些年痛苦的经历中不知不觉对丈夫产生了很深的怨恨,这颗怨恨心在他表现不好时,就会想“给你讲真相不听、那么恶毒的谤师谤法只有等着销毁的份儿了”等等恶念。由于这些怨恨和恶念自己没有意识到,更没有及时清除,经常在思想中被它们干扰并加强,所以实际上起了往外推丈夫的作用,一给他讲真相,他就表现对抗,原来问题出在自己这儿。师父讲过“相由心生”[4]的法理,自己首先得把心摆正,清除那些恶念,不被情所困,把丈夫当作一个普通众生对待,结果肯定就会不一样。

师父讲:“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最后走过来了,师父给你们安排了这样的路,你们怎么走过来的?这一切最后不能不看的。”[5]

是师父和大法给我指明了方向,正确面对自己的修炼环境,修去层层的怨恨,清除那些恶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修去自己思想中所有阻碍丈夫明白真相的人的观念、想法,修去“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6],修去情,修去怕,修出善,修出正念,修出真正善良的真我。我感到那些恨和恶都是生命和物质的真实存在,去掉一层还有,去掉一层还有,只不过越来越弱了。随我心性的提高,丈夫的态度也在逐渐改变。

我一遍又一遍的背师父讲的:“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后那些因素解决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样?人没背后的因素你告诉他干啥他就干啥。你是修炼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个常人,他是没有力量的。所以眼睛不要老是盯在表面上的人,解决那些背后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能使形势发生变化,才能使人发生变化。”[7]

多学法,加大力度发正念!“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8]。是啊,我有宇宙中最伟大的师父和最大的法来指导,还有什么能阻挡的了救丈夫的决心呢?用熔化钢铁般的意志,“不管你再不好、再坏的东西,象钢铁一样的东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9]大法给我正念,让我生出无量的信心和金刚般坚定的意志,一定能救了丈夫!一定能走出一条光明的修炼之路!

在工作环境中证实法,正念救人

我在事业单位工作,不是很忙,但会经常接触企业的一些办事人员。我用从大法中修出的美好,在工作环境中证实法。对来单位办事的人,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又快又好的办好,替他们着想,让他们少跑冤枉路,同时也尽量用正念和善心给他们讲真相,当面送给他们神韵光盘、翻墙软件和小册子等,大多数来办事的人都选择了“三退”,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有一次,来办事的人和我同办公室的人聊天,我边工作边对她发正念:一定要救了她。结果很快她从同事那边走过来,眼睛里竟含满了泪水,对我说: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就想哭。我心里也很感动,给她讲了真相,并给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她很高兴的同意了“三退”,并接受了护身符。后来她就改用了我帮她起的那个名字(和她原来的名字谐音),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感谢师父,感恩大法的威德,为又一个生命明白真相而由衷的高兴。她走后,同事很奇怪的问我,那人是否和我认识,怎么会很突然就哭了。我笑笑说:以前从来没见过,这是第一次,可能是缘份吧。同时告诉同事自己当时心里的想法以及大法救人的一些实例,很可惜她怎么也不相信,到现在也没能明白真相。

由于工作关系,很多来办事的企业会主动给我送购物卡和各种礼品,很多我都当面谢绝了,告诉他们:我是修“真、善、忍”的,不能要别人的东西,心意我领了,东西不能要。对于坚持留下的,小的东西我就通过快递给退回去,大一点的则亲自送回他们单位,并附上一些大法真相资料。通过大法弟子正直、善良的表现,这些人对大法都有了正确的认识。当我被邪党机关迫害撤销职务,并不再负责这项工作时,很多人都同情的打来电话安慰我,对这样的处理都感到愤愤不平,表现了他们正义的一面。

几年前,我在宿舍单元门里贴了一张不干胶“天灭中共在即,退党团队平安”。只记得当时什么也没多想,就想让身边的众生都看到这句话,真心希望他们都能明白真相,谁也不要撕毁它。就这纯净的一念,这张不干胶除了外围的边被人撕坏了一点,基本上没被破坏。六、七年过去了,字迹也不消退,一直在那儿牢牢的粘着,散发着正的能量,护佑着有缘的生命。

在平时买菜、购物、打出租车时,我也是随机缘讲真相,当面送真相资料。遇到过很多感人的事,看到众生明真相、得救后的喜悦,心里由衷的为他们高兴;也遇到一些拒绝听真相、不接受真相资料的,心里只有深深的惋惜和遗憾。面对面讲真相方面自己做的太少了,身边还有很多亲人、同事、同学不明真相,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只有学好法,用理智、智慧和正念去救度众生,真正的做好“三件事”,才能走正、走好师父给安排的修炼之路!

十几年来,在修炼的路上经历了很多的风风雨雨,在人心难舍中做过一些不符合法的错事,也曾因放不下执著违心的背叛过师父和大法,是慈悲无量的师尊一次次把我从跌倒中扶起,呵护着我、指导着我,用大法的无边佛理拂去我心中的迷雾,洗去层层的尘垢,让我找到真正善良、纯净、无私的真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9]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