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掉队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掉队的同修大约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七二零迫害后不敢炼的。一种是自己在家炼和其他同修失去联系的。

我家住在一个小镇,七二零前,集体炼功的人很多。周围农村也有同修,都在自己村子炼。由负责人联系。七二零后,负责人搬走了,农村一些同修就失去了联系,为了让他们得到信息,也为了救度众生,我经常到农村去发真相资料。因为只靠发真相资料和同修还是联系不上。从二零一零年,我就开始面对面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走村串户。这样遇到不少过去炼过的同修。二零一二年冬天,我到农村去送挂历,走到一家门口,正好从大门里出来老两口,我走上前去笑着说:“给您一本真相挂历,看明白会得福报的。”男的摆摆手,“不要,不要。”脚步没停就走过去了。女的笑着说:“我要,我要。”我回头一看:呀!这么小小的农村,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士,一身白装,一副菩萨形像,太漂亮了。难以形容。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对方又说了一声:“我要。”我一愣,对方变成了一个很憨厚的普通农妇的形象,穿着也很普通。我来不及多想,送上挂历,准备讲真相。对方说:“我知道,我也炼过。”我眼睛一亮:“您炼过,那现在还炼吗?”“炼,但是我不精進,我们附近有一个叫××,她可精進了。”“您能带我见见她么?”“行啊,她总想找同修的。”

于是同修A把我带到了同修B家。一進外屋,从里屋出来一个老太太,看着我问同修A:“这是谁呀?”同修A笑呵呵的说:“这就是你要找的人啊。”同修B一下子就抱住我了,眼圈红了,说:“可找到你们了!”我的泪水也出来了,说:“别激动,这不是找到了么,我也一直在找你们。”

進屋坐下后,同修B告诉我们:“昨天我做了一个梦,来了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告诉我你能考上大学,我就知道今天准有好事。”我说:“这一切都是师尊安排的,师尊不想落下一个弟子。我知道咱农村原来有不少炼法轮功的,不知现在还有多少炼的。”她长叹一声:“原来有三十多人,两个炼功点,迫害后,村上把大法书和身份证都收上去了。人们有的搬家了,有的信别的去了。就我俩还在坚持。开始有一个搬到市里的同修经常送一些周刊,因她父母在村里,她经常来,等到二零零二年,她父母也搬到市里了,就彻底失去联系了。我就信师父,我的命都是大法给的,我一天学两讲法,炼一遍功,有时候静功炼两个小时,一天不落。坚持到现在。”

接着我问她知道三退的事吗?同修B说在门口的小册子上看到过,就把自己的名字写到纸壳上挂到树上,告诉老天要三退。我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多么好的同修啊。于是我重新给她们和家里人做了三退。

这时,同修A的丈夫来把同修喊走了,同修B告诉我:“她(同修A)带修不修的,她家人胆小,不让她接触外人。但是她根基好,经常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听她这么一说,我一下反应过来,就把刚才看到菩萨的显像,跟同修B说了,并告诉她一定要带好同修A。并找一找其他同修,看能不能回来从新修炼。并告诉她怎么救度世人,最好把本村的都救下来。同修B当时就表示,救人没多大问题,我说的话在我们村子挺有威信的,都知道我人品好。

就这样,每周六或周日我都给她送去明慧和《正见周刊》以及一些真相资料。她就拿来一些三退名单,少的时候两三个,多的时候有十几二十个。晚上她就发真相资料,白天就有针对性的去讲真相,劝三退。她说:“以前我不爱串门,现在谁家有事都去,谁有活都帮着干,好接触救人啊。一次到老家去随礼,一下劝退二十多人。”就是这位同老修(已77岁)一年多的时间,已经把整个村子七十多户人家讲退一多半了,而且是从有党员、团员的家里先讲的,全村6名党员已经退出4个了,团员、队员都退了。没退的两个党员讲了几遍了,她说还要讲,直到讲退为止。

同修B不只是救本村的人,遇到村外的有缘人她也救。在村东隔道的住宅里,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经常坐在家门口的石头上,衣着褴褛。同修B路过这里时经常看到。和她说话,耳朵有点背,要很大声说,在外面说话不太方便。为了救这位老太太和她一家人。同修B就买了二十多元的食品到老太太家里去,给她讲明了真相,退了邪队。并给她带上了护身符。当时只有老太太一个人在家,老太太很感动拉着同修的手说:“你就是我的亲妹妹。”同修也没留姓名地址,就走了。后来和我切磋时说了这件事情,感到救人很快乐。

有一次我面对面讲真相时,碰到了这位老人的女儿,我和她讲真相时候,她说:“我一看你人就不错,你们炼法轮功的人都这么好啊!”于是她就讲起来还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人给她妈妈讲真相,又买东西,对同修B十分感谢,对大法赞叹不已。不但自己退团、队,还给家里所有的人都做了三退。最后还说:“这么好的功法共产党还迫害,它可彻底完了。以后我也炼法轮功。”同修B走到哪就把法轮功的美名传到哪。她起到的助师正法的作用太大了。

同修B一年多就给了资料点八百元,我问她有工资么?她说:“没有,老头开店,儿子也给。我的命是大法给的,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现在,哪还有钱呢,这才是正用!”她儿子在市里住,给她们老俩口也买了楼。常常催她们搬过去。但同修B说:“我搬过去,这村子里的人咋办?我不能走,得在这救人。”这样她还在农村的平房里住,为的就是救人。正如师尊所讲:“大法弟子已经是各个地区人类得救的希望。”[1]

她还找回来几个昔日的同修,虽然不是特别的精進,但都确认大法好,不肯离开。同修B很有信心,经常和他们沟通。同修A也在劝三退,虽然还有些怕心,但也在做,从亲属开始劝三退。

象这样的同修我已经找回四个,他们都在以不同的形式助师正法。师尊讲到:“当我看到有些从中国大陆出来的学员,就嘱咐他们叫没走出来的那些学员赶快走出来,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2]

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师尊讲:“现在的世人多数是天上的生命下世做人,背后联系着庞大的生命群。”[3]由此我悟到,找回同修太重要了。当初我们跪在主佛的脚下,发出助师正法的誓约,我们互相叮嘱,谁迷失了,觉醒的神一定要叫醒迷失者。一个世人都代表一个庞大的生命群,何况一个大法弟子,而他又能救下多少世人,多少生命群。因此,我们一定要听师尊的话,师尊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找回昔日的同修,不管哪种情况,一起随师返回家园。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