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警察酷刑折磨金力红实景重组示意图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妇幼保健院妇科门诊护士金力红,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末被七台河市警察绑架后,遭到十多种酷刑折磨,跪棍子、大背铐、头套塑料袋、烟熏鼻眼等,致使她双肩关节深部韧带损伤、两节脊柱损伤、腰骶一椎间盘膨出,而在她几乎残废的情况下,又被劫持到女子监狱洗脑迫害。

一、金力红九年前遭受酷刑折磨图示

跪棍子

地上并排放约十根棍子,警察强行将金力红跪在棍子上,在两小腿上面放一根棍子,两臂向后在两腋下插进一根棍子,两警察同时向下踩小腿上的棍子,向上抬腋下的棍子,就这样同时向上抬向下踩。小腿中间位置的棍子压下去产生极特殊的疼痛感,极难忍受。两根棍子都折了,他们又插上四根棍子,腿上两根,腋下两根,最后这四根棍子也都折了。

一根棍子把人抬在空中

棍子折了一堆,一个警察出去拿一根象铁锹把粗的棍子,把棍子放在金力红的腰部,把她抬在空中很长时间,整个身体弯成弧形,同时两个警察不断的同时颤动棍子,金力红不由自主的发出惨叫,脊椎无法形容的疼痛,就这样折磨人到棍子折了为止,此刑导致两节腰椎间盘突出,长期生活不能自理。

人难以想象的大背铐

苏秦背剑式的把两手腕铐在一起,一警察拎拽手铐中间部位,把两臂向后拉直,然后上下左右转,肩关节被乱转,那种疼痛使人崩溃,无法描述。第二天左胳膊就不能动了,连手都不能动了。这种酷刑导致的肩关节深部韧带损伤,长达多年都不能完全恢复正常。

二、金力红曾自述遭酷刑折磨过程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晚,我被桃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桃山区公安分局桃北派出所和桃山公安分局警察用尽极残忍的手段折磨了一宿。

我整夜被桃北派出所所长聂小春、恶警孙立明、郭志等非法用刑约十余种,抓拽头发、头套塑料袋、烟熏鼻孔、熏眼球(把眼皮翻过来)、跪棍子。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前半夜所遭酷刑:

两腋下插棍子抬肩关节、两腿放棍子压小腿,棍子折了好几根。他们又找来一根粗棍子放在我的腰部,把我抬在空中很长时间,身体弯成弧形,腰剧痛难忍。这根粗棍子突然间“叭”的一声也折了,声音很大,他们好象很失望。

郭志累得呼呼喘气,他们就把我头朝下顶墙斜趴在沙发上,头脚呈45度角往上抬两腿,每抬一下我都不自主的叫一声,胸背部被撅得剧痛难忍。最后他们给我上了最残忍的大背铐。两手已经铐在后背上了,开始拎铐子把两臂拉直,快速上下左右转动,剧痛难耐。这样折磨我很长时间。

把背铐解开后,开始往两边抻拽胳膊。四个人,两个人拽一个胳膊。聂小春把我右手腕往回搬几乎贴在小臂上,然后又上大背铐,还是快速上下左右转动。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日前半夜所遭酷刑:

后半夜,聂小春和郭志把我背靠墙坐在地上,他俩坐在椅子上,聂小春左脚踩我左腿,右脚踩在我左肩膀上,并连续不断的使劲踹我的左肩关节;郭志两脚却踩在我右腿上,他俩就这样踩我半宿。接着仍是继续不让我睡觉,非法审问,包括当我心脏病多次发作躺在地上的时候,也不放过我,共折磨我7天7宿,后把我送进七台河市(北山)第二看守所。

到看守所第二天,女狱警袁淑青给我做了详细验伤记录,我现在只记得当时左手臂一点也不敢动,左手不敢转动。

他们极疯狂的上刑手段,导致我双肩关节深部韧带损伤(七台河市妇幼保健院外科大夫检查)、两节脊柱损伤(女子监狱犯人大夫检查)、腰骶椎间盘膨出(省解放军二一一医院检查)。

二零零六年发现腰骶椎错位变形,全部腰椎骨质明显增生向外凸出并向右倾斜,骶椎向左倾斜,走路失去正常形态,现在也不能长时间左侧卧位。

在女子监狱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始终不能自理,尤其洗衣服、洗澡都困难,一直由别人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