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知的青年走向成熟的大法修炼者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我是中国大陆宁夏地区的一名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九月开始修炼大法。我知道,我今生就是为法轮大法来的,十五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从无知的青年走向成熟的中年,在助师正法修炼的道路上逐渐成长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现将我十多年的正法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同时与各位同修分享。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二十四岁生日那天我得法了

一九九七年,刚参加工作两年的我,在当时考研的热潮中,报了天津大学的考研辅导班,为期半年,在校住宿学习。同宿舍共四人,其中一位是田某某,东北人,年长我三岁,已经修炼法轮功两年了。平时一有机会,就向我洪法。但当时我满脑子都是考研、考研、考研。根本无暇顾及其它事。不过,每次听到大法音乐时就觉得很好听。

然而,人生之事不如意者十有八、九。我虽然只有二十四岁,但从小体弱多病。其中神经衰弱症已经有七年了,吃了很多种药,都不见好转,经常性失眠,痛苦不堪。九月下旬的几个晚上,失眠加重了,吃药也不见缓解,白天精神萎靡,夜晚却无法入睡。实在没办法了,只好给自己放假一天。那天,同宿舍的人都上课去了,我一个人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恍恍惚惚中对面书架上的《转法轮》一书(同修田某某的)映入眼帘。索性无事,不如看看。我脑海出现这样的念头。当翻开书页,第一次看到师父的照片时,顿时觉得好亲切!这时全身突然一股暖流,从上至下,从未有过的温暖、祥和。这种感受好奇特。我开始一页一页的翻看,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

在梦中,我看见一个大红苹果由远至近,上面印着一个“喜”字。不知不觉中三个小时过去了,是田叫醒我的。当他看见我手中拿着《转法轮》时,特别高兴,告诉我要爱惜书,不能折页,不能用笔划线,慢慢看。

就这样,我一拿起这本宝书《转法轮》后,就再也放不下了。而那天,九月二十六日,竟然是我二十四岁生日!最让我觉得神奇的事就是当天晚上,困扰我多年的失眠奇迹般的消失了,这一觉睡得特别香。

七年了,神经衰弱的我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痛苦不堪,觉得人生太没意思了。对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甚至产生过轻生的念头。当我第二天醒来时,人特别有精神。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转法轮》看。我如饥似渴的整整看了一天,被书中所讲的深奥的理所吸引。从人类的起源到宇宙的形成,这一切都是我过去百思不得其解的。

然而,更神奇的是,当我看《转法轮》的第三天,浑身开始难受,觉得恶心,头晕。忍不住开始呕吐,吐了整整半脸盆黄色粘稠状的东西,胃钻心的痛,痛了一个多小时,才慢慢缓过劲。要在以前,我早就吓得去医院了,同修田一直陪着我,他说,你和师父有缘,师父已经开始管你了,在给你清理身体。一定要坚持住,过了这关!我半信半疑,勉强咬着牙忍着。心里想,明天不好,我就去医院。当天晚上睡觉浑身发热,出了一身的汗,次日清晨醒来,满被子都是药味。我感觉自己就像刚满月的婴儿,全身都是奶味。同修田高兴的说,你过关了!

四天后,我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此时的我感觉自己就像换了个人。以前活的浑浑噩噩,连人为什么活着都不知道。认为追求物质享受,过更好的生活就是人生的全部意义。读书,考大学,找工作,找对象,我一直在迷中追求着名、利、情,活的好累。争来斗去,甚至连人最基本的睡眠都快丧失了。人生对我来讲,痛苦太大,没什么意思。

可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人生的真谛——返本归真。这书太好了,我实在放不下,又连着看了两遍。写的真好!这就是我要的!当时,就是这样一种感受。

一个星期后,我开始到天大(天津大学的简称)的炼功点学习功法,当时天大的炼功点共有两个,我是在新开的炼功点,教我动作的是一名博士生导师,四十多岁,说话非常和蔼,总是夸我学的快。一个星期,五套功法我全学会了。我当时特别兴奋,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一有机会,就参加小组交流,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在小组交流中,我认识了小胡、小李(女),两人都是机械系博士,平易近人。

一个月后,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整个人都和以前不一样了。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首先是身体无病的状态,一身轻,全身就像是在能量的包裹之中,暖暖的。你别看我年轻,才二十四岁的我从小体弱多病,有胃病,肺炎,神经衰弱,整个一个药罐子;其次是心境,我生性敏感,多愁善感,刚参加工作就对社会充满一种畏惧,觉得人与人之间太复杂了,到处都是勾心斗角,你争我夺。

半年的学习期很快过去了,因为自己以前知识不扎实,差十一分没能考上研究生。虽然有点遗憾,但我一点也不沮丧,因为我得到了别人花上亿也买不来的真法——法轮大法!当我认真看完三遍《转法轮》后,已经被书中的法理深深吸引。

这段时间,我觉得好过极了,身体轻飘飘的,暖暖的,过去冬天怕冷,现在只穿一件皮夹克,都觉得热。思想也开始变的纯净,活的充实而有活力。我发自内心的感激师父,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想自己一生都放不下大法了。“真、善、忍”三个字已经深深印在自己的脑海中。“法难得”啊,为了得到这部大法,众生生生世世都在为此受苦。今天我终于遇到大法了,怎么能不珍惜这万古机缘呢?我暗下决心,要一修到底。

二、千锤百炼,突破自我

得法了,就总喜欢炼。在这以后的日子里,不论刮风下雨,我几乎一天都没有中断过。

回到单位后,我简直是焕然一新,同事们都说我变了。因为自己是做建筑施工工作,不能在一个地方待很长时间,与同修的交流也少了,只是偶尔去天大取些师父的新经文,大部份时间只好自己修。但独修和集体学法差别太大了,总是不如在天大时那样精進,

那时,我觉得每天都象坐火箭一样,飞速提高层次。九八年后,因为父母身体的原因,我调回原籍宁夏工作,与同修的交流更少了。只是偶尔在电话中交流,并通过天大的同修将师父的新经文邮寄给我。宁夏是西北边远城市,相对落后一些。法轮大法的发展也慢一些。人数少,只好自己在家炼。

在平时的修炼中,修心最难过。我刚到单位不久就遇到分福利房,按照工龄优惠房价,每个人都写申请。因为我平时工作认真,踏实,又有大学学历,职称。单位领导想破例多优惠我一万元。这一下可炸了锅,单位同事马上议论纷纷,甚至有向领导打我的小报告,夸大我的工作失误。那几天,我就觉得空气特别紧张,一些老同事无端的呵斥我。我觉得自己很委屈,又不是我自己要求的,干嘛这样对我。几次想发火,都忍住了。可心里上下翻腾,总觉得不是滋味。

晚上学法时,一行字特别醒目“恰恰在个人切身利益上,就这样对待,他讲随其自然。”[1]是啊,我是修炼人,不应该和常人一样,应该高标准要求自己,对物质利益看得淡一些,把心摆正。正念一出,我马上觉得浑身轻松。我在申请中这样写到“我服从领导的安排,优惠条件可以让给比我条件差一些的同事,我还年轻,机会还很多”。当我把心放下后,环境马上变了,大家又像以前一样对我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分房结果下来了,领导还是按原计划给我优惠。

修炼去心的事例还很多,有些过的好,有些过的差一些,但我始终坚持学法,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时间过的很快,我知道抓紧时间,早日圆满。所以平时不看电视,报纸,几乎所有时间都用来学法,炼功。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2]。九九年七二零,我突然接到天大同修小胡的电话。问我还炼不炼?我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炼!又觉得很奇怪,怎么问我这个问题?

从小胡那里,我得知中共邪党在七月二十二日,宣布法轮功为“非法组织”,取缔了法轮功研究会,还抓了人。天大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必须明天去当地公安局一趟,他也要去,问我怎么办?我意识到这是重大考验。我平静了一下自己,然后告诉他,你认为政府这样做对吗?他回答说一定是政府搞错了,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不干涉政治的。我们按照宇宙的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难道有错吗?我说,那你就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警察,要堂堂正正。放下电话,我觉得自己又提高了一步。我想只要我们修炼人把心摆正,事情会很快过去。

然而事情并非是我想象的那样简单,我回来家乡以后,因为时间短,新单位几乎没有人知道我炼法轮功,只有家人知道。在中共邪党没有迫害大法之前,家人因为我巨大的身心变化,几乎都看过《转法轮》,虽然没有修,但很支持。我当时想也许是机缘不到吧。迫害发生后,父母非常害怕,一再要求我不要再炼了。那时的我对法没有很深的认识,社会阅历很浅,在整个社会与亲人的压力下。我只好停下来了,把书偷偷藏起来了。但我总是有个心结,这么好的法,为什么政府不让炼呢?

离开大法的那段日子,我非常苦闷,害怕、委屈、压抑时时的萦绕在我的心头。没过多久,我的身体开始退回到常人状态,过去的疾病又开始一一返回来。失眠、胃疼几乎让我痛不欲生。中共就知道维护自己的政权,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我现在生不如死的境况,他们管吗?太不讲道理了。

二零零一年,突破对中共恐惧的我开始偷偷在家看书、炼功,还好自己还保留着大法书,这是师父慈悲,并没有放弃我。经过几个月的学法炼功,我身体明显恢复,虽然不如以前,但那是炼功人的状态,比常人好过千百倍。

二零零三年,我开始学习上网,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我的邮箱收到一封真相信和无界破网软件。当我打开破网软件,链接到明慧网时,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从“四二五”真相到“天安门自焚伪案”,我被中共的残暴和狡诈震惊!大陆各地同修在监狱、劳教所被残酷的迫害。这一切激起了我内心强烈的正义。我不能躲在家中偷偷炼了,大法在蒙难,作为大法弟子,怎么能只顾自己的安危,放弃护法和挽救众生的责任?!豁出去了!随着深入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我的正念越来越强。走出来的念头也越来越强。我开始在网上讲真相,通过QQ,电子邮件,论坛发自己写的真相信,并附带破网软件。随着做好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的不断深入。对师父讲的法理越来越明白,修炼层次突飞猛進的提高。

那时自己很孤独,没有一个同修和自己有联系。(小胡也去了美国,再没有联系)只有通过明慧网发出自己的修炼心得。当我第一次看到修炼心得在明慧网上发表后,内心的激动难以抑制。我现在清醒的认识到只有不断学法,加强正念,才能跟上正法形势。那时候还没有施行上网实名制,我不断变换网吧,以防被邪恶跟踪IP地址。整个当地的网吧都在悬赏通缉我,因为自身有漏,还是被邪恶钻了空子。

二零零五年四月,我在网吧给明慧编辑部发心得时,被蹲守的恶警绑架。在当地国保支队的审讯室里,恶警对我拳打脚踢,四个人把我按倒在地上,逼迫我交代,我始终不说话。当他们用电警棍猛的砸向我时,我本能的举起胳膊护头,只听“嘎巴”一声,一股钻心的痛袭遍全身。我当时喊了一声“师父救我”,便眼前一黑,失去知觉。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被关押在看守所了,左胳膊打着石膏。当年迈的父母看到我这个样子时,忍不住老泪纵横。而恶警却编造说是我逃跑时自己摔的,还说要因为我牵连我的家人。在邪恶的威逼利诱下,年迈的父母只好默不做声。家人的无奈,身心的剧痛。我内心剜心透骨的痛,我整整三天一言未发,滴水未沾,我当时只有一个信念,法轮大法是正法,只有大法才能挽救世人。我要用生命证实宇宙大法,用生命唤醒世人的良知!

那时候对正法还没有很深的认识,不知道讲真相,我只是在承受邪恶的迫害。因为是做贼心虚,中共邪党宁夏××政法委书记对我亲自批示,说挽救我。在关押了我八个月后,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判了三年缓期五年执行。

这一次的迫害对我造成很大的伤害,损失严重。家被抄,所有大法书籍,资料都被搜走,连网吧的电脑都被抄走。当我回到家中之后,亲人对我也变得冷漠,只是看的更紧。单位里也派人专门监视。我好不容易开辟的救度众生的环境被破坏了。我的境况越来越糟。

出来后,我迅速发表了严正声明。但修炼环境的破坏,使我学法炼功不能精進。我开始意识到,正法修炼不能只靠自己的力量,要突破自我,协调更多的同修,形成一个整体,法力才会大。才能减少损失,清除邪恶,救度众生。

三、坚定正念 助师正法

经过这一次惨痛的教训,我开始越来越清醒的认识到坚定正念的重要性, “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3],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以一个不动能制万动。

我开始系统的学法,师父所有的经文我按照时间顺序,反复通读了六遍。渐渐的法理越来越清晰,正念越来越强。

师父讲的每一句话都是法啊,要“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4]《理性》。在总结了经验教训后,我静心做好三件事,等待机缘成熟了。

二零零八年,在一次参加亲戚婚礼回家的车上,我身边坐着一个拿电子书年轻人。我侧眼一看,竟是《转法轮》,一定是同修!我心中暗喜,当出租车到我市境内时,他开始给司机讲真相。我更進一步确定。当他到达目地地时,我也下了车。当走到没人的地方,我紧跟几步,上前问他,你是大法弟子吗?他机警的看着我,没有正面回答。我告诉他,我也是大法弟子,和同修失去了联系,我说出了几个当地同修的名字(我在网上看到的,没见过面)。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带我進了一个同修家。那是一对老年夫妇,面带慈祥。他们问了我一些法轮大法的法理,又看我炼完二套功法。当我说出自己的名字时,他们才放心的露出微笑。终于找到你了。我们也在找你。

九年了,我一直独修。这一次终于和亲人重逢。我百感交集,泪水在眼眶打转。这一定是师尊的安排,师父就是要我们形成一个整体。事后,我才知道,这两位就是我们当地的负责人,我们住的地方相距不足五百米。可这五百米,却让我走了九年,才冲破旧势力的间隔。

集体学法交流,使我提高很快。我觉得一个月比我独修一年还快。很快,我们就溶为一体。我年轻,有学历,又懂电脑正好弥补他们的不足。我们做了简单的分工,配合起来效率很高,短短几个月。我们就找回了当地许多同修参加到学法小组。讲真相的事情也進展顺利。我们严格按照师父法的要求,比学比修,事事对照。迅速形成一个整体。那段时间,当地所有的小区我们都发过光盘,不干胶在所有的站牌上都有。

我还建立了个人资料点,主要负责师父新经文的印制,当地的同修都能及时的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帮助老年同修学习电脑操作,现在他们已经能自己上明慧网了。

尽管我二零一零年时再次被绑架,我已经能理性的对待,从公安,到检察院,再到法院,再到监狱,我一路讲真相。慈悲对待每一个人,不管他是警察还是犯人,不管他的社会地位高还是低,那只是常人观念。我看的是他生命的本质,元神。这是末法时期最后一次传正法,万古机缘,只要在他的观念中还能分清好坏,认同大法,就挽救他。我把这看作是难得的救度众生的机缘,是师父在利用旧势力安排,我只是换个地方去讲真相罢了。如今我已重获自由,虽不在原地,但依然与当地同修紧密联系,经常学法交流。统一配合协调人的安排。

但现在的我已经成熟了,坦然面对,泰然处之。一方面注意人的这一面的安全,该转移的转移;另一方面,学法炼功不受干扰,依然有条不紊的進行营救同修,持续不断的发正念,上明慧网曝光邪恶,三退。一切都在平静有序中進行。邪恶的干扰基本对我没起作用。

从两年的个人修炼到十三年的正法修炼中,我从跌跌撞撞到平稳走好每一步,倾注了师尊无尽的心血。我现在始终用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标准要求自己,“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5] “救着众生还要否定旧势力的那一套干扰,一路也都是这么过来的,反迫害救众生中成就着大法弟子,走好自己最后的路吧。”[6]

在这十五年修炼道路,有辛酸,眼泪,也有幸福,微笑。我无怨无悔。我以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为荣耀,在有限的时间里,向内找,把还残存的人心去尽,紧跟师尊,兑现誓约。稳健的走好助师正法的每一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5] 李洪志师父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