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给了我又一次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弟子。在这么多的修炼中,风风雨雨、磕磕绊绊走了过来,有在大法中修炼的美好,也有被旧势力迫害的痛苦。

但回想起来,由于自己从黑窝中出来,被情捆绑着不能解脱,没有学好法,三件事没做好,把自己混同于常人,被旧势力找到借口迫害。如果不是师父为我巨大的承受,有序的安排同修不嫌不弃,一年来陪我学法交流,我又怎么能闯过这场大难呢!

喜得大法如获至宝

我从小就对武术特别喜欢,经常舞刀弄棒,练练拳脚功夫。长大后,对气功更是着迷。练过很多功法,不管哪个地方有气功办班,我都要去学一学。我会采气,经常是一边走手一边抓就采来一身的气,手指肚都胀胀的,全身都感到凉飕飕的。我也能给别人看病,记得有一次,单位的同事患了重感冒,鼻涕眼泪直流,我就给他抓了两下,他马上就好了。鼻涕也没了,也不咳嗽了,可是我回到家里身上却很难受。

那时我的元神能出走,在另外空间也总是想着拜师学艺。有一次感觉身子飘起来,来到一座白石头山上。全是石头没有一棵树。有个窝棚,还有个师傅带着徒弟站在门前,就象知道我要去一样在那等着我,我当时就拜他为师。后来他还给了我钱让徒弟带着我到各景点转一转,并告诉我,这里也象你们那里一样,景点要收费的。我想得告诉家人一声啊,不能就这样走了啊。我就跟那徒弟说回去告诉一声,站在山上一躺,就回来了。

一次我练武术的地方被邻居给挖了菜窖。我想给填上,可父亲说邻里邻居的,不让填。我就站在窗台前发呆,心想:这要是有个推土机来推平,该多好。没两天,就来了推土机,要把所有的菜窖全都推平。我当时那个高兴啊。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不要幸灾乐祸。我回头一看,没人,把我吓的够呛。现在才知道那个时候师父就在管我了。

后来我到北京去学气功。遇到一位老太太,大家说她天目开了有功能,我想让她给看看为什么到长功的时候就长不上去。我那时练的自发功,别人“功”上来了,都能满地打滚,可是我就是动不了。她给我看时用手帕直擦眼睛,说:我看不了你,因为你胸部有护法。

我还拿钱去寺院皈依了佛教。我天南海北到处跑,见气功就学,见庙就拜,一心想要往上长功,功也没长上去。

那是九五年的时候,我在公园练气功,看到有人在炼法轮功,因为我妻子身体不好,我为她请了一本《转法轮》,心想让她练练这个功法也许能强身壮体,我当时因为学气功花了不少钱,所以还放不下正在练的功法。半月之后我出差,就带上了《转法轮》这本书,想在途中火车上看看。这一看就再也放不下了:这就是我一生都在找的呀,这就是做梦都在找的师父啊!这本书我一口气看下来,这不都是写的我吗:偷气、采气、灌顶、一把抓、拔牙、气功治病……天啊,我看过许多气功书,这才是一本真正指导修炼的书,这是一本宝书啊!

自此后,我一天一讲《转法轮》,背新经文。整天沐浴在佛法中,人特别精神。没学多长时间,总站来人开会,我去参加了。

那时早晨炼功,然后上班,晚上回来就给大家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当时电视机还很少见,很贵重。我就天天抱着家里的电视机从七楼下来上去,却不觉得累。由于以前是某功法的负责人,有很多人看我炼法轮功,他们也都来炼了。

炼功中还遇到了好多神奇的事。有一次装修房子时做木工活,把凿子头打裂开了,手指盖大的铁屑崩到小腹里去了,感觉崩進去的很深,后腰部位都很疼痛。自己拿一根很长的针往出挑,也没挑出来,出了一身冷汗。当时念很正,根本就没有去医院的想法。在此之前我刚参加完学法交流会,好多同修讲了自己修炼后所遇到的神奇事,这时我想师父什么都能做,我这点事算个啥呀。收拾收拾,学法看书。三天后,把这事给忘了。小疤痕好长时间还能看到。

一次下雨天,打着伞骑自行车。经过一个家属区时,我不知道前面的路已经被铁链子拦上了。一辆吉普车停在路中间挡住了视线。我就一个劲的往前骑,车速还挺快。当我发现铁链子时刹闸已来不及了,路边避雨的一群人吓的尖叫起来。以为我肯定撞铁链子上翻过去,摔个鼻青脸肿。可这时奇迹发生了,就象有人在后边拽我一样,自行车前轮顶着铁链子停住了。我想是师父保护了弟子,不然我会摔得很惨。

还有一次,集体在外炼功,借用某单位电源,由于天黑看不清,拔掉插头时短路了,瞬间着起了电火,电线象导火索一样从外边一直着到屋里,当时屋里一片通红,电火啊,整座楼可能都要被毁掉啊。我在外边束手无策,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当我進到屋里时看到满屋子烟,那烟都是灰嘟噜一串串的,到处是糊焦味。这时火已经自动灭了,就看到屋内电源插头已从插座上脱落下来。我热泪盈眶:是师父又一次帮助了弟子。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未能实修心中苦难言

中共迫害大法后,我遭迫害二零零三年夏天才回家,由于对家属心存愧疚,再迫于家属的压力,不太接触同修。那时已回单位上班,就在上班时学法,在门卫房里、在车里看书。零四年也传递资料,把资料藏在院子里,做大法的事没有怕心。也看《明慧周刊》,但是不精進,没有完全投入到大法的修炼中。

家属为我担心受怕。看着我不让我炼。有同修想来我家里,都被我妻子拒之门外。家里的环境没有开拓出来,我甚至有时觉得对不起妻子。所以只好偷偷的看一看大法书。

由于学法不够上心,常人的爱好全来了:轮滑、游泳,简直玩疯了。在我家附近有个大广场,可以轮滑(原先会滑冰),就开始学习轮滑。心思、功夫都用到玩上了。家属看到我又轮滑又游泳的,也大力支持,再也不埋怨我、不唠叨我了。当时我想:你不让我学炼大法,那我就使劲玩。家里什么也不管。把大法抛在一边了。没个修炼人的样,还和家人找碴打仗,完全一副常人状态。甚至还不及常人。

但心里却始终放不下大法。那时我早上三点三十分就摸黑出去炼功,还发正念,然后全副武装,在上班前的这段时间里就是在轮滑。晚上下班后就去游泳。

那几年同修也给我新经文,我却不敢看。原因是:看了后照不照做?知道了就得照师父的要求做。知道自己做不到,摆放不好。自己时刻处于矛盾之中,心里放不下却又不能修炼,觉得很苦。

病痛折磨生不如死 同修坚定助我闯关

二零零九年,自己又买来电脑、打印机,准备建立个家庭小资料点。之前内退时找的一份私营企业设计工作,也不想干了,想把心思全用在修炼上,但家属死活不同意。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曾经对家人说过:我修大法了,不会得病了,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了。这不正的一念,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遭到了长达一年半的迫害。

二零一零年九、十月间,我身上发痒,开始满身小泡,越来越大,往出淌水。我就用吹风机吹干。吹干后,拿手一捏,皮都下来了。全身红淋淋的。胳膊、腿大部份没皮。我挺住了。后来泡止不住了,大块大块的皮脱落,我想:自己没做好,师父不管我了。一时间放松意志,符合常人状态,心想赶快上医院好起来。我不能有危险再给大法造成损失,造成不好的影响(当时也没和同修说)。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我就去了医院。住院住了三十五天,表皮好了。由于天天服药(含激素),人也变胖了。但是大夫说出院后药也不能停,要坚持服用至少两年,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出院后,我每次服药都泪流满面,修炼这么多年了,这是不应有的状态。我一周参加几次学法小组学法,参加同修交流法会,听到同修凭借信师信法,否定旧势力迫害,闯过生死大关。自己悟到为什么几次参加学法交流会,都让我看到、听到这些,这绝不是偶然。心想:师父在点化我,一手抓着常人不放,一手抓着神不放。师父还在管我,修炼人是没有病的,我不能再吃药了(我从没和同修说过自己还在继续服药的事)。

我心一横,把药停了,决心就按师父的要求做,放下生死,去留由师父说了算,开始了战胜病魔的艰难路程。身上扒了一层皮又一层皮,经历了生与死的较量。

大家天天都来我家一起学法,上午学两讲《转法轮》,下午学新讲法,后来下午炼功。本地同修来我家交流,发正念,学法,他们看到我有哪个心没去,就给我指出来,告诉我应该怎样做才是信师信法,同修给我念战胜病魔的交流文章。

大约停药半个月后,全身起泡,淌血水,坏的地方没有皮,痒的难受。我坐在那学法,一会椅垫就湿了,血水流的到处都是。起来上洗手间,身上的皮唰唰的往下掉,脚下血水踩的满地,走路都发出吧唧吧唧声。浑身散发着烂死肉的腥臭的气味。不能洗澡,就把毛巾沾湿了,往身上拍。用水桶洗。也不消毒就用剪子往下剪坏皮。妻子除了象伺候婴儿一样的伺候我,为了我早日走出病痛的折磨,一改当初的坚决反对,一有时间就给我念明慧上的交流文章,念师父的讲法。她居然以这样的形式走進了大法的修炼中。

二零一二年三、四月间,状态最不好。腿没劲,坐在那就能摔倒,手哆嗦,脑袋也哆嗦。吃饭没吃几口,就要進被窝哆嗦半天。全身发冷,盖上两床棉被还冻得直哆嗦。想坐根本坐不住。后来脑袋都抬不起来了。一学法就流口水,打哈欠。四月份的时候最严重。有时人就抽过去了,无意识,气上不来。醒来后,身体无力,吃不下去饭,吃了就吐出来。糊涂,学法时根本不知道他们念的什么。我也不想吃饭了,身体这样了,承受不了了,我就想放弃了。有时剧烈的疼痛不喊师父都挺不过去,喊师父了疼痛才能减轻,也不想让同修再来陪我学法了,就往出撵他们。精神极度痛苦。但是同修并未放弃我,还是坚持天天来陪我学法。在腥臭的屋子里,围着我的床读法给我听。

五月后逐渐好转,能读法,能炼功了。主意识清醒了,人也精神起来了。以前听同修读法稀里糊涂的,现在我都能纠正他们读错的字了。而且在同修的帮助下也能做一些救人的项目了,同修也都为我高兴,一年多的时间,我终于闯过来了。

现在想想,住院前曾梦见有三四个穿黑色长衣服的人在研究我,师父只是远远的看着。自己心里没底。还梦见進了黑洞里,有人动,仔细一看,全是死人,都穿着黑衣服。我赶紧退出到有亮的地方升了上去。远处挺亮,好象海边似的。就出来了。那个梦就是点化我,面对旧势力的虎视眈眈,看我怎样做。师父只能远远的看着我,而不能给我指出来。当时并没有悟到,还以为师父不要我了呢。出院后做梦,就梦见路上全是人,想飞飞不起来,就在人群里行走。自己完全陷在了常人中。到今年五、六月时,做梦又能飞起来了,躺着飞、趴着飞,我又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妙。经过这场磨难我悟到: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听师父的话,学好法,发好正念;做好三件事。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

在我身体上所发生的奇迹,这在常人和医学界都是无法解释的。也让我的亲朋好友和世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在这里再一次感谢师尊给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一次新的生命,弟子无法用语言表达师尊为弟子做的一切,只有在今后所剩的时间里,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兑现誓约,和师父一起回家。在此,也真诚的感谢同修对我的无私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