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能忍辱负重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我父亲不到二十岁就跟邪党闹所谓的革命,三十岁才成家。听母亲说,我出生那年,周围的新生儿十个就有八、九个是男孩儿。而我已有一个姐姐,我父亲盼子那个心切呀!可我偏是一个女孩儿,这就确定了我在家里的不受欢迎。我从七、八岁时起,心里常想的一个问题就是: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这一问题在我心里徘徊了十几年,甚至还想到了死。常想:死对于人来说又意味着什么?死后能怎样?

上学了,正赶上文化大革命。那种极端的战天斗地、斗人的疯狂行为,那种人定胜天的教育方法,使我完全成为了一个唯物主义者和无神论者。认为只有自己努力、奋斗、拼搏,才能改变自己,改变别人对你的看法。然而,我各方面都很优秀,也没改变我在家里的命运。吃苦受累最多的是我,挨打挨骂最多的也是我,无论我怎么做,都是我的不是,我做的越多不是越多,我始终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和原因。我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做事从不藏私,无论在家在外面,我都付出我的所能,甚至忍苦负重,看到别人的快乐那就是我的快乐。

我带着悲伤、不解,步入了社会、步入了家庭。成家时,婆婆四十五岁,一个小叔子、三个小姑子。成家后,关系更复杂了,我尽最大努力,不看重钱,不计较个人得失,少说话多干活,力求家庭和睦。我付出了最大的努力,矛盾还是在发生在积累,她们过份的认为我是傻子,听不明白她们的风凉话,甚至编造谎言、无理取闹、在家里整事儿,我感觉自己出了苦海、又入了火坑。日积月累的不平衡心和怨恨心越来越重。但我还守着中国古老传统的道德底线,对老人要尊重,不管他们啥样,我都遵循着这一道德良知,把他们象父母一样的看待。这期间,结婚时单位给盖房子(公公单位出钱,丈夫单位出人),当时婆婆告诉我说:这房子是给你们结婚用的,这房子就是你的。结果,我儿子才刚满周岁就把我们撵出来了,给小叔子结婚用了,这房子就成了小叔子的了。动迁房子时,前、后房子给了十二万元(大概在二零零零年前后),没给我们一分钱。我从進婆家门开始,每年两次的给姥姥婆婆寄钱,一直到姥姥婆婆八十四岁离世。由于在单位工作干的好,上级单位想从基层单位调一个人,就想到了我,把我调到上级机关单位。我刚刚工作了三个月,公公到机关单位造谣生事,把我从机关单位整回原单位。那时在基层单位又苦又累,一个月才几百元钱,可在机关单位啥活没有,一个月二千多元,现在我的退休金一月就比人家少二千。当时的我真是欲哭都无泪。我就这样的在矛盾中生活着、努力着、压抑着、悲伤着、痛苦着。积累了一身的病痛,头痛(常年昏昏沉沉,严重时直撞墙)、肩周炎、颈椎炎、心脏病、手腕疼痛不能拿东西、风湿性关节炎、胃病、妇科病、腰肌劳损、扭伤、挫伤大大小小不下十几种。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人都很自私,对于我的状况,有人认为是我把他们惯的,认为我不厉害、没手段,还有人认为肯定你也有问题。就这样几十年积累的压抑、不平、悲伤、怨恨一下子暴发了,反正我怎么做都是不对,从今以后我不理你们,老死不相往来,你家大门冲哪边开,我都不想知道。

就在这时,二零零三年初我得法了,我得到了全宇宙最珍贵的宇宙大法——法轮佛法。双手捧着《转法轮》这本书时,还没有认识到法的珍贵,只是天天认真的学一段。只三天时间,我全身的病痛在一夜之间就都没有了,全都好了,那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是用人间的语言无法形容的,真是太美好了,太玄妙了无法形容,一直到今天从没有过病。随着学法的深入才真正认识到了,法轮佛法是全宇宙众生的法,是救度全宇宙众生的。《转法轮》这本书只要你去学,无论你是在什么领域工作的都能指导你。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人一生中的幸与不幸是怎么来的,业和德是怎么个关系,人应该怎样去做人,怎么样能成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生命。按照师父教导我的宇宙真、善、忍大法,回头再看家庭中的矛盾,什么也不是,只不过是欠下的债在还而已。所有解释不了的问题,宇宙中存在的而又不能自圆其说的现象,在佛法中都找到了答案,我从一个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

二零零三年底,婆婆病了,经多方治疗,最后确诊为肝癌晚期。除上班时间,我把一切时间、精力都用在婆婆身上,尽量照顾好婆婆,晚上在医院陪她,给婆婆洗脸、洗手、洗脚,收拾干干净净的,然后喂饭。婆婆爱干净,我尽量满足她的要求,同病房的人都说:你闺女真孝顺。婆婆开心的说:她是我儿媳妇。大家都很吃惊,都说这年代还有这么好的儿媳,你老真有福啊。需要钱的时候,我从不计较谁拿多少钱,谁不拿钱,我就尽我的能力。老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容易,能让老人多过一些开心的日子,这也就是做儿女的最后本份了。能有今天,是因为我已得法,我有师父有宇宙真、善、忍大法在指导我的思想与行为,我做的是那么的轻松自然。婆婆离开人世之前感慨的说:咱们家亏就亏你嫂子一人了。告诉她女儿,她走后,把她的一个钻石戒指给我,我没要,让妹妹自己处理了。

婆婆有病期间,我告诉婆婆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也相信也念,但有怕心,就是这样婆婆也借了大法的光,也受益了,大法的无边法力和超常,再一次在婆婆身上发生。因婆婆是肝癌晚期,腹水、吐血,疼痛是必免不了的,可婆婆始终没有疼痛感觉。大夫告诉说,最后走时都是大量喷血而死。让家人准备了很多东西以备之需。然而婆婆什么都没用,只是那么平静的、开心的、从来都没有过那么高兴的,环视了大家一圈儿,而后看着天棚开心的笑,轻轻一闭眼,就这样带着微笑离开了我们,没有任何痛苦。

通过这件儿事,家里亲人都看到了大法的超常,都明白了真相。特别是丈夫,他说:几十年了没看到母亲开心过,今天母亲是用最开心、最灿烂的笑容与我们告别的。他们相信:法轮佛法是正法,是真正的佛法。

回顾自己所走过的路,如果没有遇到法轮佛法,说不定哪一天我就在痛苦中死去了。对于人来在世上的真正意义,就更不得而知了,那可真叫白活了。因为得到了佛法,给我的工作、生活带来了无限的光明与希望,我用更高的标准要求着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去为人做事,不再有不平、怨恨,没有悲伤与痛苦,每一天过的是那么的充实、开心、快乐,任何的艰难困苦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有大法的法理作指导,那么轻松自如的就过去了。

公公因疾病剩下了一条腿,我们大家尽量照顾好他,想吃啥、喝啥都达到他的满意,病重时他想吃啥,我就到饭店去要,在医院陪他,特别是晚上,有不愿去的、有害怕的,我和丈夫就隔一晚或隔两晚的在医院陪他,進進出出的总去医院,在家时少,在医院时多。公公有病期间,我也劝公公相信大法好,可公公不信也不退党。结果与婆婆相反,遭了很多的罪,临走时非常恐怖,眼都没闭。

公公完全不能自理达十四、五个月,我们就天天陪着他。有一天公公把全家都召齐了,说他不行了(这时婆婆已去世三年),把遗嘱告诉大家。公公有一个八十七点一六平米的楼房,按市场价把房子作价,大闺女多少钱,二闺女多少钱,三闺女多少钱,孙子辈的一个孩子二千元,两个儿子一分钱没有。三个小姑子都很有钱,小叔子因为这个事二十多天没去医院看公公。我家条件最差,当时我心里也不舒服,心想:我的房子被小叔子占了(小叔子办了个人房照,占房时钱给他了),你们占房子买楼一分钱没给我,存款这些年也不知哪去了,而且他们家就我家一个男孩儿,小叔子是女孩,这些年我付出这么多,怎么就没我事儿了?回家后,我学师父的法,按照师父教导我的宇宙真、善、忍大法对照我的言行,看看自己哪做错了呢?我看到了自己有利益之心,不平衡的心和不为别人着想的心,还有妒嫉心。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我一定会做好。我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认真的照顾好公公,一直到公公去世。该花啥钱我也不攀不比,照花不误。

假如不修炼大法,对公公的隔阂我是不会没有的。只有我慈悲伟大的恩师有能力消去一切人间不平、怨恨,善解一切渊怨,创造了数不清的人间奇迹。沐浴在佛光中真幸福!直到这时我才理解了,为什么在邪恶的、无理的迫害中,大法弟子能以大善大忍的平静心态去对待,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大法弟子为维护宇宙真理而视死如归。那是大法弟子在宇宙大法中的理悟,是思想境界在大法中的升华。法轮佛法,宇宙的大法,给我指明了一条光明而又灿烂的回家之路。我发自心底的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