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在证实大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回想这十几年的修炼历程,处处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每做成一件事,都离不开师父的加持和点化,师恩难报,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才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找到我一直要找的

我是九六年有幸得法的。在得法前,就觉得好象在等待什么,在寻找什么,但又说不清楚,在气功高潮中也去学了一种气功,花了不少钱不说,我觉得并不是我要寻找的,于是我又想到庙里去找,但到几个庙里看了看,也觉得很失望,离我心中要找的那种神圣超脱伟大差得太远。于是我就这样找哇找哇,直到九五年,一个跟我一起学其它功的人告诉我,法轮功层次很高,是往高层次带人的,他说他在城里书摊上请了一本《法轮功》,叫我快去请,我到城里到处找也没找着,又到新华书店去问,他们都说过去有,现在没有了,我非常失望,但我并没有放弃,还是继续找,我又跟那个告诉我的人借了书看,然后又继续找。九六年的正月初几,我才在城里书摊上请到一本《转法轮》(卷二),卖书的人说就只剩下一本了,我说既然有卷二,那就有卷一,我说请你去帮我找,很多人要,于是我就经常去找他,后来就出了盗版书,我终于找到了《转法轮》这本天书。

看了《转法轮》这本天书,我心情是万分激动,心想这就是我要找的,这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从此天天学法,炼功,丈夫脾气很不好,经常打骂我,我都做到了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处处都让着他,并且家务我全都包了,他天天喝酒,打麻将,回家一看饭没做好就骂人,天天晚上洗脚水端到他面前,直到水冷了他都不洗。有一次孙子哭闹,他也不问原因就一拳打在我眼睛上,当时眼睛就青了一大块。丈夫的打骂,那是经常性的,有时我也忍不住,心里气得不行,但一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2],心里就平静了,也不气了。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们悟到,这么好的功法我们要叫更多的人知道,于是我们几个老学员就到处洪法,在我们本地及周边地区一共建了六个炼功点,每星期日六个炼功点的人在一起集体炼功,洪法。到了九八年至九九年初达到最高峰,是人最多的时候,我们还成功的召开了一次法会,来的人很多,礼堂都坐满了。

讲真相抵制洗脑“转化”

正当法轮大法在世上迅速洪传的时候,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们当地中共人员搞人人过关,我们炼功点人大家都商量好了,每个人都要证实法,把大法的美好讲出来,把我们修炼前后身心受益的事实讲出来,结果问到每个人都这样说,那些问的人也只好不了了之。

随着迫害的升级,我们地区也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当地邪党书记叫嚣说,“我们这里那么多人炼法轮功,就该办学习班。”后来就逼迫学员去“转化”,由于我坚决不“转化”,就加重了对我个人的迫害。我去的那天上午,对他们讲了一上午的真相,室内有五、六个人,有主任和几个来帮着做洗脑“转化”的,他们都听得津津有味,没有一个反驳的,直到那书记打电话来问,他们才回过神来,说叫我们来转化你,你反而来转化我们来了。后来就叫我写“转化书”,我不写,那主任就说,你讲,我给你写,我就讲大法的美好,我要继续修炼等等,她就给我写上了,下午书记打电话来问“转化”没有,主任回答说:“她不但不‘转化’,还说要继续炼,我们‘转化’不了她,你亲自来吧。”第二天派出所来了一个人,说来说去说了一上午,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说:“法轮功有什么好,你非要炼那个,你炼其它的不行吗?”我说:“只有法轮功才能改变人。”最后他说了一些威胁的话,就走了,具体他说了些什么,现在我已记不清楚了。最后那个书记亲自来了,还带了一个人来,他先欺骗的说了几句,然后态度一下变得凶起来,说再过一星期不“转化”就送公安局,在公安局不“转化”就送去劳教。我看他那么凶,就念正法口诀,他就咳嗽起来,越咳越凶,最后就跑到外面去咳去了,那个主任伏在桌子上象病了一样,那个书记带来那个人坐在那里一直没说话,他就没事,过了一会儿那书记从外面進来就问我,你是不是在发功?我没理他,他又说:我们这样对待你,你师父回来会不会找我们算账(大概是这意思,原话已记不清了),我说我师父是最好的,不会整任何人,那时忘了给他讲善恶有报是天理,叫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后来他们在一边去商量,说这么多人守着我,耽误了他们很多时间等等。

她等的那个人就是我

由于我抵制迫害,拒绝“转化”,所以我就离家出走了,从此流离失所,过着一种颠沛流离,饥一顿饱一顿,居无定所的生活,起初是有家不能归,后来丈夫另外结了婚,我就无家可归了。但我心中从没忘记过自己是大法弟子,我能背一部份经文,《洪吟》全部背得完,我就经常背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心中装着大法,用法来坚定自己的正念,再苦我也不怕,我坚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时刻呵护着弟子。后来就碰到了一个同修,她给我看了师父的新讲法和新经文,还有《洪吟二》,还有《明慧周刊》,我心情好激动,边看边流泪,我用了一段时间把《洪吟二》背了下来,当读到《师徒恩》这段法时,想起师父为我苦心安排,让我看到法,我更加明白了什么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

在这段日子里,我也经常给人讲真相,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姐还走入了修炼,后来还参加了她们当地的学法小组。当时我给她讲真相的时候,她说她在这里等一个人,是神叫她在这里等的,我问她等谁,她说不知道,天上一个声音叫她在这里等的,说这个人来了她就有好日子过了。我悟到是让我给她讲真相,她明白了真相,或者得了法,那不是就有美好的未来了吗?我就给她讲真相,因为她喜欢听,我就给她讲得很透,我出来时只带了一本《转法轮》,我就借给她看,叫她连看三遍,她想要这本书,可我只有这一本,就答应以后帮她找,后来在同修那里得到了讲法,我又把《洪吟二》和《北美巡回讲法》拿去给她看,她就把《洪吟二》抄了下来,她说她还要等那个人。我就告诉她,她等的那个人就是我,是神让我告诉你真相,告诉你大法,你不是就有美好的未来了吗。她恍然大悟,连声惋惜的说,我怎么这么晚才碰到你,要是早碰到你不是跟你一起得法了吗。

还有一次给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讲真相,刚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她就激动的双手合十的连声说,谢谢,谢谢,你心真好,我今天遇到活菩萨了,我今天遇到活菩萨了。因为我是在等车,车来了我已上车了,她还在念那句话,我心里好激动,眼泪都快流下来了,我想起师父说的,众生都在等着我们救。

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应该谢我们的师父。讲真相中遇到的事情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

没有时间寂寞

一次同修对我说,资料点缺人手,叫我到资料点去,我知道那时迫害很严重,同修被绑架,去那里是要担很大风险的,但我还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悟到这是师父为我安排的路,我们必须去完成的使命。到那里一看,电脑,打印机我过去看都没看见过,怎么用呀,我想起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从锄头到鼠标”,同修能学会,我也能学会,就这样,我从什么都不会到什么都能做,开始学复印资料,然后打印资料、周刊、新经文、大法书、护身符,刻录光盘,总之需要什么就做什么。

我到资料点半年多后,负责上网下载的甲同修就被绑架了,送到监狱迫害,乙同修主动承担了这个责任,后来乙同修又被绑架,丙同修又自动出来担起了这个担子,过了两年丙同修又被绑架了,因为她们都是在外面被绑架的,因此资料点没有被破坏,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们资料点。因为她们都是住在家里的,只有下载资料才来一下,平时只有我一个人住在资料点,因这里没安网线,无法上网,我对同修一个个被迫害心里非常难过,但我并没有被高压迫害所吓倒,仍然做着我应该做的三件事,每天就是做资料,学法,炼功,发正念。

我已有近十年没看过电视了,也没去逛过商场,超市,也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有同修问我,你不感到寂寞吗?我说怎么会感到寂寞呀,我的时间还不够用呢,要是有时间来寂寞,我还不如多看两遍神韵晚会。当然我还要去送资料,顺便参加学法小组,和同修们交流一下,有时也会和同修发生争执,回来就向内找,找出自己还有争斗心,争强好胜的心,下决心一定把它去掉。师父每一次讲法都教我们要多学法,我也是最重视学法的,只要一有时间就学法,《洪吟三》一来我就把他背下来了,被师父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所震撼,你说怎么能不愿学法呢,要是有时间的话,我整天学法都愿意,越学越想学,整天沐浴在法光中,多么美妙,妙不可言。

当然,在这些年的正法修炼过程中,干扰也是不断的,每出现一个新的形势,或要做一个新的项目,干扰就来了。记得有一段时间我离开了资料点半年,同修被绑架后,同修们都要我回去,那时资料点处于半停顿状态,我正收拾东西准备去,突然干扰就来了,头晕目眩,躺在床上不能动,一动就晕,我连续发正念,清除干扰我做正事的邪恶,坚定正念,两天后好了,我就又去了。记得《九评》出来那段时间,我们做《九评》,也是天天头痛胸闷,我想这是怎么了,那时没悟到是“共产邪灵”在干扰,过后才悟到。

自从得法那天起,我就坚信师父说的炼功人没有病,每次消业,我都能正念过关,不管消业多重,时间多长,我都毫不动摇,修炼十六年,从未吃过一片药,从未有过生病那一念。当然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如争斗心,不愿被人说的心,不平衡的心等等,今后一定把它修去,多向内找,奋力精進,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走好最后的路。

谢谢师尊,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