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科医生在工作环境中修心、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我是妇产科大夫,一九九四年左右,我在老家上班,有人跟我提到过法轮功,我一听就感到特别亲切,特别向往,但是想找到法轮功的有关书籍却很难,也许是机缘不到。

一、缘到

一九九八年,我随丈夫到一个城市来。那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我到妇产科里,看到一本书,就问同事是什么书?她说法轮功的书,我迫不及待的拿起来看,心想:我可找到了,一口气看完了这本书,是师父在国外讲法,印象中,记得讲的是宇宙的结构,忘了是哪一本书了。

看完后,感到视野一下子开阔了,心里好亮堂,那天晚饭,我吃的是很辣的酸菜鱼,心想半夜就等着上厕所吧,因为,我患有遗传性非特异性结肠炎十多年了,一吃辣椒肯定要拉肚子,伴随着腹痛,结果,没想到一觉睡到大天亮,我很不解,难道这折磨了我十多年的老毛病真的好了?我不相信,又重新做了比上次还辣的酸菜鱼,同样没有任何不适。我问周围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说:“师父管你了。”

后来,我发现腰椎间盘脱出、心律失常(频发性室性心动过速)、慢性鼻窦炎等都痊愈了,仅仅看了看大法的书,病就好了,这不是太神奇了吗?

当时,我丈夫还未转业,我自己带孩子。有一天下午,我和孩子在家附近饭店吃饭,孩子问我:“妈妈,你今天上夜班吗?”我说:“上啊!”说完,我心里嘀咕上了,自己晚上不在家,这消息不能让别人知道,万一被坏人听见,不就坏了吗?孩子小,又是女孩。

下午,我在家睡觉,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孩子蹲在地上解小便,这时,一条蛇从她不远处过来,直奔她去,我在一边大声喊:快起来啊!孩子没动,她伸出手来,那蛇一下子变成一只鸽子站在手上。醒来后,我知道是师父点化孩子没有任何危险,放心吧!我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想什么,师父都知道,感谢师父的慈悲!

二、在工作环境中归正自己

因为自己大学一毕业,就一直从事妇产科专业,工作中积累了一些经验,自以为是,瞧不起别人,一位年岁大我很多的主任,他以前干外科,后来转干妇产科,我从心里看不起他,虽然嘴上未说什么,当时,也不知这样想已经不符合大法的要求了,一天,我在接生时,产妇伤口裂得很深,必须有外科医生配合,才能缝合好,这时我想起找这位主任帮忙了,我立刻意识到自己以前那颗心有多肮脏!我明白是师父看我有那颗心,利用这件事让我归正。

我未修炼大法时虽然不善言辞,但也心里不平,谁要说我不对,我会和他吵,常常郁闷,修炼后,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对待别人越来越平和,遇事首先为别人着想,有一次,我在单位休息室呆着,一位同事在外面说我坏话,当时,我静静的想自己哪儿错了,一点都没怨她,当我出来时,她不好意思了。

还有一次,在交班会上,新来我院的妇产科主任,他把别人的一大堆过错全都当成是我的,将我批评一顿,我想:他来不久,不了解情况,不能让他下不了台,我没说话。之后,同事说你们炼功人真有涵养。那位主任后来得知实情,说:你怎么不说呢?那事搁炼功前我是不可能这样对待的,大法改变了我,使我去掉了遇事爱钻牛角尖的毛病,变得宽容、大度、善良,遇事能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

三、在工作环境中证实大法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开始系统的学《转法轮》等师父讲法,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心性在不断提高。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明白了不失不得的法理,在工作中严格要求自己,病人家属往往为了大夫能更精心的照顾患者,会给医生送礼,我遇到这样的事情都用大法来衡量,一切为别人着想,常常是为了安慰家属,先把礼品收下,当做完手术或经过接生母子平安后,我把礼品完好的交给家属,并且把大法的真相讲给他们听,在世风日下道德败坏的大气候下,只有大法能改变人心。

不仅如此,在观察产妇分娩的过程中,往往牵扯两个人的生命,常常会遇到危险的情况,每遇到这种情况,有时来不及讲真相,我就在心里默默的求师父让她们母子平安,心想众生到我们身边都是来得救的,工作中,有许多危险的事情都转危为安。当然,该掌握的常人技术首先要掌握,但是人毕竟是人,技术不能达到超常的效果。

有一次,接班后,我管辖的病人中,本科室的大夫认识,她“过度关心”,并且违背产妇的产程進展,恨不得一下子让孩子出来,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我怕她不高兴,没善意的提醒她,这时我想:这个产妇已明白真相,不管是谁接生,都让她圆容师父所要的。

当产妇生完后,下身肿的很厉害,一般这样的情况,病人自解小便很困难,大部份都需要插尿管,并且孩子生出后,脑袋变形很厉害,一般都会有并发症,如头颅血肿、颅内出血等,她们母子却一切正常,恢复很快!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病人明白了真相已做三退,师父给化解了魔难,才得到的结果。

在这件事情中,我暴露出了显示心、自以为是的心、执着于自我的心、担心、怨心、甚至于贪天之功,这些执着心是我在写这篇文章前还未意识到的。

有一天我上夜班,一位家属发现昨天刚生的小孩左侧胳膊抬不起来,我看过后考虑是:臂丛神经损伤,无论我怎么刺激孩子的脚心,右胳膊抬到头侧,而左胳膊不动,一家人焦虑,愁容满面,我对着孩子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连说三遍之后,再刺激孩子的脚心,左胳膊也上举到头侧,只是肌力稍差一点,这神话般的奇迹就切切实实的发生在眼前,邪恶的造谣宣传即刻解体,这全家人都明白了真相,第二天,两侧胳膊就一样了,按照医学上说,臂丛神经损伤至少得一周才能恢复,大法的神奇说不完、道不尽啊!

四、在打真相电话中的修炼体会

除了在工作环境中,救度众生证实大法外,近一年来,我用手机讲真相,刚开始害怕被监听,心态不稳,拨出去的电话要么就没人接,要么就不听,后来,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慢慢的听真相的多了,又生出来欢喜心、为私为我的心(为了自己干证实法的事而做,而不是真正为了对方得救),对方立刻就不听了,我马上向内找,调整心态,救人的是师父,我有什么可欢喜的,并且真诚的是为了远方的有缘人能听到大法的福音,这样想着听真相的又多了。

我和同修约好了一块去打电话,在此过程中,互相鼓励,互相提醒,同时发正念解体干扰众生听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不能一心二用,如一边打电话,一边左顾右盼买东西,打电话过程中,越是心纯念正,救人的效果越好,对方有时听完两遍,也不挂电话,我就让他再听第三遍,然后再换内容继续听,有的还回短信自己起个化名要三退,我们就祝贺对方!

有时会冒出做事心,证实自我的心,这样救人的效果就差,这时就多学法归正自己,打电话时就想:师父让我救你,别错过得救的机会,这样听真相的就会多起来。电话讲真相打破了地区的间隔,打破了身份的差别,对于刚走出来的同修也较适合,看到网上同修用电话直接讲真相,这样做效果会更好,可以直接和对方交流,讲真相劝退的效果会更好,我会不断修去执着心,放下自我,助师正法,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争取做师父的合格弟子!

大法的神奇说不完,师父的慈悲道不尽。虽然这十多年跟头把式地走过来,曾遭受过邪恶的迫害,吃了不少苦,同时给大法、给救度众生造成了负面影响,但是,我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能在师父正法时期修大法,简直太幸运了!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