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严肃

对修炼的一点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一直对神韵同修的修炼感觉神秘,敬佩有加,也就是说对师父身边大法弟子这么精進的状态非常羡慕。虽然告诫自己,在师父身边修炼那是同修的巨大缘份,我要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自己该做的事,默默的也要成为师父安排、师父期望的生命。喜欢看神韵网站的同修录像,也喜欢看神韵同修的访谈。现在想想似乎是想从非常有限的资料里面了解他们能够那么精進又那么成功的“秘诀”,无一例外同修都谈到“神助”(因为都是面向常人,我想他们无法在这样的访谈中直接表露对师父无以言表的感激和敬仰),这样我也感受到了修炼特有的内涵(很多时候在常人的观感中都也能感受)。

以前在家里面做资料的时候我都是一面做事,一面放着神韵光盘,原本很烦恼的心情也会在即便是没有直接眼睛看着神韵却时时在听的过程中变的非常平和。一次从楼下库房拎几包打印纸上来,气喘吁吁,上来抬眼看到的便是“木兰从军”中最后木兰做了那么多动作之后被众多士兵举在空中的近镜头,同修在那美妙的舞姿背后在“喘”,我知道师父在点化我,我也为同修的精進努力而深深感动。

同修不多的访谈中几乎都谈到在认为不可能的时候居然还是达到那么完美的表现,就是在自认为几乎没有能力再在空中翻腾了,然后台上几分钟的表演居然依然完美,总结都说是“犹如神助”或者“有神助”。我深深的感受到了师父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的内涵。但是还是有好奇和羡慕。

同修说国内同修去国外回来说,神韵同修是拼命啊。对拼命这个词我并不陌生,因为我说过我自己拼命的学法,但是越来越认识到远远不够或者根本就没搭边,所以我真的也非常非常想向神韵同修学习,看看师父身边大法弟子是怎么修炼的(其中一定掺杂着好奇心,应该还有其它的,这里先不说)。我明白了一个问题,即同修纯净的就是想听师父的话、想尽最大努力去实践生命的诺言的时候,就有师父巨大的慈悲和加持,师父给予的巨大力量。一个个体的生命在师父法中很微小,可是因为和师父正法时期同在,就有了那么大的荣耀和威德,做师父弟子的幸运和使命!

前一段时间就是上面说对神韵同修的好奇,明慧网文章说这次海外法会放了神韵同修修炼体会的录像,我更是期待。慢慢的我在想,师父对宇宙生命一样的慈悲,在不在师父身边都是一样(神韵不是也有离开的同修吗?我非常遗憾,就想,修炼可不是想当然,在师父身边不珍惜不实修一样失去那么那么无比珍贵的机缘,我一定要把握自己)。神韵同修“拼命”表现的就是一个法中生命对师父对法的坚信,就是不同层次不同时期在似乎根本无力前行的时刻那坚定的一念得到了法的认可和承认,师父给予力量了。放下了自己的一切观念、设想、方法,没有了自我、把自己一切交给师父和法的时候法的威力的展现。

刚刚好我也遇到了在学法中前所未有的阻力,苦于无法突破的时候想起了同修“拼命”的内涵(其实我时常这样,有的时候想这些年都象走钢丝一样,每天三件事艰难的做了,那就是踩着钢丝过来了,第二天继续踩;有的时候是半途掉下来了,懊悔苦恼不已,再努力)。我想得“拼命”。在很艰难的觉的已经脑子木木的看不進去法的时候在一字一字的盯着念的时候,突然我自觉很清醒的读法或者背法的时候也会感觉一直没有理解的一段法的表面含义,在这时候展现给我了(后来再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想想是什么含义,又想不起来了)。这样的情景出现过两次。其实以前在这种时候师父多次点化我要继续看下去,我都以各种借口没有坚持下去。现在是不突破似乎无法再前行了。

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的变化,就是听同修说是是非非的时候根本记不住哪一句话是谁说的,越陷越深,最后的争论和矛盾和最初的初衷已经不知道有多远了,却还似乎句句都不离开法。一些同修见面关注的可能会是你什么时候干什么,你怎么学法的,什么时间学的,一天学多少,这个那个如何如何的,事无巨细越清楚越好。我在想,其实师父把最珍贵的一切都捧给我们每一个人了,我们想不想真正的接受真的是看我们每一个人自己。这种表面的方法和各种冠冕堂皇的方法论般的探讨,在神韵同修“拼命”和法会上交流的同修(其实有无数的好文章,不一定从头到尾都精彩,但是片段也足以促使我们看到在同修正念正行的时候师父法展现的奇迹)那种对师父法的坚信不是什么方法照搬能够解决的,不然神韵艺术团那么精進的环境怎么会有离开的?

有的时候我会想,这真的是生命很懦弱的一种表现,就是向内找、在法中实修的艰难,和向外找方法、向外求的容易。我们已经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浪费时间和精力,也辜负了无数对我们寄予期望的众生,因为我们的不成熟不精進已经被淘汰掉的生命无法再挽回了。那么在剩下的有限的宝贵时间里我们该如何呢?

修炼是超乎我们任何人的想法能够涵盖的严肃,师父告诉我们:“你行不行,修炼没结束,都是机会,也都是未知数。”(《你是修炼人吗?◎师父评语》)“谁什么样就得什么果。”(《证实什么?◎师父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