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色魔 走正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

一、“病业”因不正的念头引起

1、面对生死 信师信法

二零零八年五月我因“哮喘”呼吸困难,出现几次断气、窒息状态的险情。有生命危险。

如何对待病业,师父有明确指示,师父说:“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1]

在我生命危险时刻,子女哭泣,老伴叹气,亲朋好友担心。人不行了? 人“病危”了不抢救能行吗? 亲人们见状都要送我去医院?都说送医院去吧!面对亲人们的呼声我没动心。我想:修炼大法百病全消,精力充沛,哪有病呢?只因我有执著有漏才遭邪恶迫害,才出现了病业假相。我理解亲人们送我去医院的心情,但我要走修炼的路,我决定“去留由师父安排”[1],听师父的话,在家学法修炼!

2、师父保住了我的肉身

消业那段时间,我昼夜咳嗽、哮喘并伴有窒息状态,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在生死关头,我要学法,学法是我生命的需要。因喘不过气,我学法不能看法不能读法,只能听师父讲法。我终日坐着埋头呼吸着哮喘着,那时人坐在床上头都不能靠床,头要靠床就哮喘加剧就会出现窒息,人的坐姿既不能抬头仰坐、更不能变换其他姿势臥床入睡,苦不堪言哪。在那艰难的日日夜夜:

是师父的法身日夜看护着我;
是师父的讲法稳定了我的心;
是师父安排我天天有个短觉睡;
是师父点醒我修心去执著;
是师父为我开辟了一条起死回生的路;
从根本上讲,是师父阻挡了旧势力的迫害保住了我的肉身。

知我者莫过于师父也,不是师父的呵护,我根本就活不到今天,想起这些事我泪如雨下,深感师父的慈悲苦度。

3、生死面前找执著

在“病危”中我坚持学法向内找,在生死面前找出许多执著来。如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名利心、妒嫉心、执著于小能小术等等。还有很深的漏我也找出来了:自认为修的好、悟性高、执著安逸,甚至还有色欲之心(这色欲之心是我“病业”的主要因素之一吧)……这些不好的东西找出来后,也修去不少,因此“哮喘”现象就缓解、就逐渐消失了。

二、对异性有好感求来了大麻烦

1、大麻烦

有一次我在讲真相劝三退找到年轻时的女友,将女友家四人劝退了,这本来是件好事,可是年轻时我与那人有不正当行为,交谈中就有情的回顾,尽管没有行为,却有男女之间不检点的话语发生。还有一次,我与一位女同修学法交流时,听她说话,觉得这声音非常熟悉,非常的亲切,好象在哪里听过的,入定后我听那声音很象前世我熟悉的那位小姑娘说话的声音,于是我心里便对她产生了“喜欢”的好感。

师父说:“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2]我“对异性有好感”又说了些不修口的话,这不正的思想念头,就被旧势力抓住了迫害的把柄,就造成了我过“病业”关的主因。说自己,也看现实,我们有些大法学员被绑架、被判刑,甚至失去生命,也有被邪恶钻空子栽在男女关系上的人。

2、色欲之心在一思一念中

后来我看了明慧网上一些去色欲方面的交流文章,认识就更深些了:长期以来,我一直认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才是色欲之心,才是犯罪。而没有想到对异性有好感,也是色欲之心的表现。

表面上看对异性有好感,没有什么不检点的行为呀?哪有色欲之心啦?看不出来。可是内心深处却非常愿意接近异性,觉得彼此谈得拢,共同语言多,无论学法、交流、证实法都愿意和异性在一起,你来我往日久生情,而情去情来相互间就有可能滋生欲和色的邪念,就有“情丝搅扰”亲情关系的发展,就有对情与色的执著,如果把握不好男女双方动了邪念的话,就会干出“万恶淫为首”的乱淫丑事,就会毁了自己!

3、解体色魔走正路

俗话说“色是刮骨的钢刀”,人要好色乱淫就会被“色魔”拖下水毁掉;修炼人如不修去这些东西,就很有可能被“色魔”毁掉!师父说:“旧势力、旧的宇宙把什么东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间的不检点,这个东西看的最重。”[1]所以同修交往异性之间要注意在行为上、在语言上、在一思一念上的检点,不能混同于常人。因此,无论什么缘份,无论什么原因,无论什么理由,无论有没有实质性的行为,男女不正的情丝搅扰(色魔)哪怕沾染上一点、哪怕是一思一念的执著,都象“砒霜”那样毒害巨大。

严格的说,人的私心欲望膨胀是“犯色戒”、“做错事”、“遭魔难”的根源,旧势力邪恶利用这个色、利用男女之间的不检点这个执着毁掉不合格的大法弟子,所以我通过自己的教训,写出来提醒同修们在日常生活、工作中时时警惕,正念对待一切。特别是有这方面问题的同修,要解体色魔走正路,不断修去色心,做到男女有别,在女同修(男同修)面前注意小节,铲除思想中不好的一思一念,一定要从根本上修去欲和色这些个坏东西!

以上的粗浅体悟,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