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一念 去留皆由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

一、守住一念,去留皆由师父

二零零零年末,正是邪恶最疯狂的年月,我所在的单位進行所谓的“大过筛子”,当地恶警驻到单位,把我们这些大法弟子都叫到邪党书记办公室,询问每一个人,还炼不炼法轮功?炼就抓,或者开除公职,许多人在压力面前就违心的说不炼了。轮到我了,恶警问我你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又问你师父是什么人?我说是宇宙中最伟大的佛。恶警说:“你别说啦,带走!”于是我就被绑架到看守所。

快到元旦了,接二连三的又進去了几个弟子,恶警逼写“悔过书”,其中有一个警察骂我,说我气死他了,我拒绝签字,他又用恶语骂我,没过几天这个警察果真就死了。元旦前后,按照恶党惯例,必须“处理”一批人。我不写一个字。我当时学法还不那么深,也不懂得发正念,但是我明白一个理,就是修炼人有师父管,去留皆由师父决定,所以我当时没有把这些假相当一回事,我守住一念,谁也不敢动我。一个月我就回家了。在这期间我没有配合恶警的任何命令与指使,堂堂正正的回到家。

二、“宇宙大法一修到底!”

我不配合邪恶,一下子成了当地邪恶眼中的重点。

二零零四年九月一日,恶警无故闯進我的家,问我“还炼不炼?你要炼就抓你。”我说炼!于是我就被恶警抓走了,关到看守所里。既然来了,那我就放下心来证实大法,首先我必须在法上,所以每时每刻都背法,虽然我会背的法不多,但是会一句就背一句,念念不忘,念念不断。除了背法就是发正念、炼功,监舍里都有监控,恶警说让上面看见,更不能放你出去。我心想这个宇宙,除了师父,谁都说了不算,我就是冲着监控炼。

有一天恶警来非法提审我,想对我行凶。先前已有一个大法弟子被他们打坏了,打坏后还非法劳教。恶警把门“咣”一下关上,就要行凶。我当时脑子突然出现一念,这一念非常清晰明确,这一念是:我身上都是法轮和师父下的气机与大脉,谁也动不了我!这一念一出,只见两个恶警马上就蔫了,剑拔弩张的场面也随着恶警态度随即缓和下来,他们客气的让我坐下,还表示关切的说这是最后一次提审,我得好好说,不然就判我了。他们问这问那,还让我出卖同修,我就是不说,恶警还说你想把牢底坐穿?还是明天回家过节?(明天正好是中秋节)最后又问我到底炼不炼?我突然冒出了一句:“宇宙大法一修到底!”当我斩钉截铁的说完这话,两个警察慌忙站起身来,“唉呀,我们管不了了!赶紧把她送走吧。”夹着本子就逃跑了。

当时我还觉的挺纳闷,咋回事呀?直到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师父发表了《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才真正理解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1]从此以后我向内找,更加努力学法,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感悟到师父的每句话都是天机,都是层层天体与数不清的佛道神。

第二天,我就回来了。

三、進入另外空间 奇迹脱险

今年五月十一日,我们一行六名同修一起结伴去外地旅游,在车站检票处,被好几个便衣绑架,他们抢走我们的车票,又把我的胳膊抓住。我说你放下我,别动手动脚的,那个人立刻松开了手。我们被绑架到站外,站外早已停着两辆白轿车,我看到至少有六、七个便衣警察,还有一个女便衣。我当时马上镇定下来,脑子里立刻反映出师父的诗:“一念惊震大穹外 欲救苍生除众害 万重腐朽旧势阻 身入尘世更知坏 一路正法劈天盖 不正而负全淘汰 苍天欲变谁敢挡 乾坤再造永不败”[2]。一个同修坐在了地上,不配合邪恶,不跟恶警走。我当时心里没有一丝杂念,就象進入了炼静功的状态,我马上感到了自己進入到另外空间,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好象影子一样虚无飘渺,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假相,在此时有了最充份的体现。周围的这些警察都各忙各的,根本就象跟我无关,也不注意我,根本看不见我。我此时平静如水,内心一点波澜都没有,也没有一丝的怕心,我背着我的皮包,又拎起我的提包(里面还有不少大法书籍),从几个警察眼皮底下走过去,我旁若无人,啥都不看,但需绕过警车,我甚至靠在警车站了一小会儿,我的脚步又慢慢起动,特别轻,就象飘起来一样,我转身走向大街,正好一辆小电动车开过来了,我一摆手,我就势上了车,说出了一个地点,小电动车就风驰电掣的开走了,将警察迫害我的现场远远的抛开了。

四、后怕的执著引来的迫害

等到我回到家里,我才从那个状态中回过神来。回来后,那个神的状态就没有了,怕心起来了,后怕起来了。我反复背法,也不好使。我跟丈夫说我们出事了,丈夫虽然不修炼,但始终支持大法,他关切说那咱们就出去躲一下。我当时没了正念,就应和着说好吧。于是我准备衣物,开始出门,到外地同修家里去。我打了一辆车,这辆车在市里转来转去,就是出不去,事后才明白: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不让我走。

我当时思维被邪恶生命给抑制住了,没有过多的想什么,一心要出去,车子最终还是出去了,到了外地,找那位同修的家,也是费了不少的周折,脑子里反映出了一句话:“这个人怎么就不悟啊!”最后还是在我的执著追求下,找到了这位同修的家,可是这位同修还不在家里,是她的女儿接待我,她女儿是一个常人,但我们挺熟悉,她对我说阿姨你就在这住吧,我于是当天晚上就在她家里住下了。可是睡到半夜,警察闯進来,因为当天晚上正好当地邪恶对大法弟子進行大搜捕,就这样我也被带走了,关進看守所。

五、既然来了就证实大法

在看守所我向内找,很快我就平静下来,调整好了自己,既然来了,就是证实法。我首先开创炼功发正念的环境,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与条件下都应该做好三件事,无论在哪,都不应该降低修炼人的标准。开始一个岁数很大的老警察,天天骂我。我开始发正念清除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后来我悟到,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3]师父不承认我也不承认,我连你是警察都不承认,更不能对你另眼相看,根本不把邪恶当回事。我把“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给你的生命带来福份”的善念,打入他的脑子里,以后,这位老警察每巡视我的房间里,他都低头绕过去,不敢瞅我。

还有一个包房的女看守,我一发正念,她就大呼小叫,说:“别发正念,监控都是联网的,公安国保大队都看见了!别发了!”我不但没有停止,而且下地对着她立掌发正念,我悟到在这个特殊的环境下,立掌与不立掌可不是一个形式的问题,立掌就感到能量流相当大,真有捣毁宇宙一切邪恶唯我独尊的气势。后来她又把我叫出去,找我谈话,说我表现不好,就凭这一点就能判我。我给她讲真相她不听,她说她干三十多年警察了,比我知道的多。她还跟我说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二条路:一个是回家,一个是去监狱。我不再给她讲了,背了一段师父的法:“大法修炼的学员对于宇宙真理的认识是理性与实践的升华,人类无论站在任何立场上否定高于人类社会一切理论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劳的。”[4]女看守不再说什么,她笑着对我的后背拍了一巴掌,从此以后,她再也不说了,也不骂了。就象没有看见我一样。

六、正一切不正的

这里的犯人也都是旧势力安排好的,但都是等着大法弟子来救度的。跟我挨着一块睡觉的一个小姑娘制止我说:你怎么还炼呀,都影响我们休息了。我立刻发正念,给她的脑子里打進善念,第二天,这个小姑娘双手合十对我赔礼道歉:“阿姨,我昨天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说不让你炼了。”铺头说你们身体都炼好了,把我们可吓坏了,警察天天骂我们呀!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说:“咱们别管了,政府都管不了,咱们能管了吗?让她炼吧!”整个监舍里最多十六个人,最少十四人她们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天天跟我一起背《洪吟》,当大家能齐声背到“邪恶之徒慢猖狂 天地复明下沸汤 拳脚难使人心动 狂风引来秋更凉”[5]时,感到这场面真的祥和自在,大法能改变一切人心,能正一切不正的。她们对我称呼为:大法姨!我说你别这么叫,这个称呼太大了!就叫姨吧。她们还把我的东西都说成是大法的。这也在点化我,过去都认为这是我的,那是你的,其实我们的生命都是大法造就与救度的,有什么你的我的这些分别心呢。我记得有一个同修被邪恶抄家,恶警问电脑是谁的?打印机是谁的?这位同修对恶警说这里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我的,恶警又问哪是谁的?这位同修说都是大法的。最后恶警啥也没敢动。

七、树上有两个大喜鹊冲着我叫

在我被关押第二十多天左右,公安非法提审我,他们妄图通过问话抓住把柄,好对我下手,还问跟同修的关系,我什么都没说,最后我跟警察理直气壮的说:“你们听着,你们问什么,我什么都不会说,也不知道,你们听好了,我是李洪志师父的亲传弟子,其它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宇宙大法一修到底,坚如磐石,金刚不破!”我说完,几个公安立刻说:“她这个别管了,她咋说就咋写,不知道就不知道。”一个警察磐石的磐不会写,还问我怎么写。我当时没有悟到如果我接着对他们说我没有罪,赶紧把我放了,他们会立刻把我放了。师父曾说:“大法弟子呢,正念足一点,什么都会被大法弟子改变,邪恶也会被清理掉,那坏人算什么?那几个坏人不是邪恶在操控干的吗?邪恶被清理掉的时候,你站在那人面前,他敢对你说一个‘不好’的‘不’字吗?对神他不敢。”[6]“一个常人在修炼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7]

又过了几天,邪恶没有抓到我的任何把柄,没有办法就把我放了。

当我走出看守所那天,树上有两个大喜鹊,冲着我叫,我向空中双手合十,流着泪对师父说:谢谢师父,又让师父为我操心了啊。

这些年来我悟到,只要你正念足,只要你能守住这一正念,发出最纯正的一念,这一念真的威力无比,能穿越层层空间,一下子就能摧毁邪恶的一切安排。别被常人中的假相迷惑住,也别被邪恶表面的疯狂吓住,当你没有一点人心的时候,你讲出的一句话,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别管他讲啥,你讲的话对他来讲每一句话都是当当响的炸雷。”[6]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正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再论迷信〉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秋风凉〉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