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宁世人相信大法好得福报事例(续一)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

1、曾有缘(化名),男,五十岁;家住遂宁市大英县梨园村八社。二零一二年,他的大肠上长了一个血瘤,医生说:你这病不能动手术,回家保守治疗吧!他家附近的大法弟子见状,给他讲了大法真相,并告诉他善待大法得福报的道理,他很相信。从此,心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成了他日常生活中最主要的大事。人一天天精神起来了,二零一三年去医院检查,血瘤消失。

2、张强,男,五十二岁;家住遂宁市中区。二零零五年患病,打针吃药不管用。修大法的妻子叫他听李洪志大师的讲法录音,一个礼拜后就能吃饭、上街买菜了。二零零八年他到外地打工,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经医院检查为高血压。回家后,他妻子叫他看神韵晚会光盘,一切症状消失。二零一三年,又出现气喘咳嗽,被确诊为胸膜炎。医生说:要治好此病得花十万元,另外每个月还得吃三千元左右的药。这医药费太高,花不起,还是相信大法吧!于是他每天坚持听大法师父讲法录音,间或看大法书,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这样一来,药量逐渐减少,所有不适症状奇迹般消失,每天还可以到很远的地方散步。

3、王云(化名),男,四十多岁;家住西眉和赤乡八社。很相信大法,经常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零零九年三月帮人修房子时,不慎从二楼摔下来,但什么事都没有。真是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4、陈启辉,男,七十八岁;家住遂宁市西眉镇十村,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居士。非常相信法轮功,支持女儿、儿媳修大法。二零零三年二月,陈启辉老人不慎摔倒在地,身体左侧瘫痪且无知觉,大小便失禁,只有每天躺在床上,修大法的儿媳细心照顾他的起居,他自己也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两个月后,他能从床上起来,让儿媳扶着他在地上走。逐渐的,他身体恢复了健康,不用人搀扶,每天可到外面散步了。

5、小芳(化名),女,四十五岁;医院护士长。二零零二年因病做过两次手术,术后肠粘连,伤口长期没愈合,医生说治不好了。听大法弟子给她讲了法轮功真相,明白大法好,大法弟子做好人遭迫害,并能和中共划清界限退出少先队,不久伤口愈合,肠粘连也消失了。

6、段玉珍(化名),女,五十多岁;家住遂宁市中区。二零零二年患类风湿关节炎,手脚严重变形,疼痛难忍,行走困难。因她相信“法轮大法好”,诚心念九字吉言,类风湿病好了,走路轻便多了。

7、苏林(化名),女,三十二岁;家住遂宁上宁乡。二零零五年发现乳房红肿、疼痛,用了几千块钱也不见好转。修大法的母亲让她看《转法轮》(法轮功主要著作),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渐渐的,乳房不红、不疼、不肿,恢复了健康,丈夫王小平,三十五岁,相信大法好。一次在绵阳骑摩托车去农家乐吃饭,喝了酒。骑车返回时,昏头昏脑的他连人带车摔下了二十多米高的深沟,人、车均无恙,只是身上有点痛,但很快就好了。

8、李运,男,四十多岁;家住遂宁市船山区。多次听修大法的姐姐讲真相,相信大法好。二零零零年,邪党疯狂迫害大法,暴力收缴书籍。他听说此事,主动保护几名大法弟子的大法书籍,大法护身符不离身。二零零九年在厂里上班,不慎被砂轮割伤了脸,流了很多血,医生说:好险哪!再过去一点就伤到颈子上的动脉血管了。在场的人说:你家肯定供了大菩萨!李运心里最清楚,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他,心里对大法师父充满了感激之情。

9、旺生(化名),男,六十岁,旺苍铁厂退休工人。二零一二年回单位体检,发现肺上有个白影。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到成都华西医院检查,诊断为矽肺病,当即做了手术,术后医生给他做了两次化疗,每次化疗后上吐下拉,人已虚脱。十二月回到家中。几位大法弟子得知这一消息,马上赶到他家中讲了大法真相,他很接受。大法弟子把师父的讲法录音放给他看,他当时身上就有发热、人很舒服的反应。过了一个月到成都华西医院复查,医生叫他不吃药了,没问题了。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号又在本地中心医院检查,也没问题。矽肺病痊愈,这是他坚信大法,坚持听大法师父讲法、看《转法轮》的结果。

10、感恩(化名),男,六十六岁;家住遂宁市中区,二零零八年九月身体突然感觉胸、背、腰等部位疼痛,到县医院通过CT检查,发现肺部有三个包块,医生开了药回家服后,更感到胸部疼痛加剧,九月二十日到遂宁中心医院检查,医生一看CT片子,就收住医院检查后诊断为肺癌,住一段时间后,医生说是肺癌晚期,他妻子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相信,诚心诚意的念。期间有他妻子的同修给他送来了带有大法师父讲法的MP3给他听,他也经常听,后于十月初转院到华西医院,华西医院的教授和带的研究生告诉他妻子,也说是肺癌晚期了,他坚持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过了几天,病情减轻,医院诊断为肺部占位病变,他还是每天坚持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到了十月二十号左右,他的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医生就叫他出院了。回到遂宁去复查时医生说恢复得很好。华西医院同病房的一个比他年轻十来岁的病人,胸部检查时只有一个包块,和他发病时的症状不差分毫,后转到肿瘤医院去了。他因为相信大法,得到了大法师父的保护,他十分感谢大法师父,现在还健康的生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