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海外同修都应严肃对待电话安全问题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今年六月初,我和同修A在一公共场所遇到曾经在一起学法的同修B,大家见面后,很高兴,彼此觉的有很多话要说,于是约好第二天到一同修家進行切磋交流。

在同修家,我们主要针对遇到矛盾如何向内找,提高心性这方面谈体会。谈话中,同修B感慨的说:“同修C(已移居海外近三年)前天晚上给我来电话,情绪激动的讲述她在家庭中过心性关的情况,后来我把师父有关的讲法念给她听,她才平静下来。”

我立刻感到昨天与同修B相遇绝非偶然,因为我也有与海外同修C通话的经历。在电话中谈修炼的事,这明显涉及到电话安全的问题,我在这个问题上是摔过两次跟头的。于是就此事我们進行了切磋。

先说说我在电话安全问题上两次摔跟头的经历。

一、国内同修之间使用电话的教训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被恶警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关押三个月。一年后,即二零零三年三月,我在被迫流离失所期间,遇到同修C,她跟我说起电话安全使用的问题,并讲述本市发生的多起同修遭绑架、资料点被破坏的事件,都与电话手机的使用不当有直接关系。她问我有手机吗?知道怎样使用才安全吗?我一下子被问住了,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二零零二年我和五位同修在相继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被非法抓捕、抄家、被判刑,资料点被破坏,都是电话惹的祸。那时候同修之间的联络都是手机与手机、手机与座机对打,觉的挺方便,至少避免了同修到我家受我家人(未修炼法轮功)的质问和斥责。我虽然也知道全国的电讯系统被中共邪党监听,以为在通话中语言简练、不说敏感词就行了,不知道这样做有潜在的危险。

其实明慧网有手机安全方面的文章刊登,大家已开始重视。那时,由于资料点遭严重破坏,经常看不到《明慧周刊》。即使看到有关注意电话安全的文章,也没有引起我的重视。为什么不重视?追其原因,觉的自己不是协调人,不是搞技术的,更不懂现代电子知识,也没有手机(手机是后买的),这类文章与己无关,是写给别人看的,思想中产生排斥。就是看了,也是走马观花,看完就完了,没把自己置于其中,并对照去做。

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但重大问题一定要看明慧网的态度。”(见明慧编辑部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五日文章《近日内将有七月二十二日以来第二篇真正的新经文发表》)我这么不重视,不就是没听师父的话、修的有漏吗?找自己感兴趣的内容看,如:过心性关的、天目看到的景象、轮回转世的故事等,追求新奇,看《明慧周刊》的心态不端正。

修炼是严肃的,从那以后,我吸取教训,从新起步,认真看明慧网的每篇文章,从中受益。同修之间有事尽量当面说清,或尽量多跑一段路和同修口头联系。实在需要打电话,总是出门找公用电话,不用自家的电话。同时与学法小组和周围常接触的同修相互提醒,理智清醒的管好用好自己的电话和手机,做事多为别人的安全着想。

这些年来,在电话安全方面,我克服了怕麻烦、图省事、懒惰、还有侥幸心等,不断强化为同修的安全着想、为大法的整体着想这一信念。但也有急事的时候,我就对着自家电话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然后再用。这种情况屈指可数,请同修不要效仿。现在为防止邪恶用声音来识别,同修间联系基本不用电话了。

二、与海外同修C通电话的教训

同修C三年前移居海外后,一直和国内相识的同修多有电话来往。由于海外和大陆的修炼环境不同,打电话时,同修C说着说着就忘了,高兴起来就把握不住,该说的、不该说的聊起来没完,有时甚至讲的挺高。每次接完她的电话,我心里都觉的不踏实,不接电话吧,不近人情;接吧,又怕不安全。总之,不知道该怎样拒绝。

怎么办呢?我找小组同修切磋,但总是没有找到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就这样无可奈何的拖着。最终的结果是:派出所开会叫居民楼的楼长派人严密监视我(这是一居民到派出所办私事偶然听到的),每天晚上我家门口有便衣蹲坑。我所在的学法小组受牵连而被监控,也被迫停了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那时正赶上我写的一篇文章《揭露邪恶对我的迫害》在明慧网发表不久,我还以为邪恶在报复呢。后来当同修指出“与海外频繁且长时间通话”是遭到迫害的主要原因时,我才幡然醒悟,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一时间心理压力太大了。

刚过两天,海外同修C又来电话了,这时我已经打算好了,准备直接告诉她不要再来电话了。谁知还没等我说出口,她竟直言相告,要我帮助大陆同修E拿资料,并告知了联系的手机号。这还得了!我放下电话,心想,同修C怎么跟那么多人有联系呢?那位未曾见面的同修E会不会有危险呢?为了同修免遭迫害,再难,我也得通知同修E,我按照海外同修C给的手机号,用公用电话约同修E见面。那天上午,我先在家发正念,下午提前一小时到约定的见面地点周围发正念(当时压力很大,喘气都感到困难),并请师尊加持。见面后,我把自己的现状以及个人的看法与同修E做了一次严肃的短时间的交流。回家后,才感觉心上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从此,我不再接海外同修C的电话。

现在回忆起当年与同修E见面的情景,曲折的过程历历在目,就觉的师父就在我身边呵护着,使我俩最终能顺利见面,真的让师父操心了。在这里就不赘述了。

在学法小组被迫停止的那一段时间,我不住的流泪,懊悔自己为什么在电话问题上又没做好,痛定思痛,我把自己关在家里,静下心来,加强学法,多学法,多发正念,对照法理向内找,找到:

1、同修情太重。她出国要走的时候,真有难舍难分的感觉。

2、爱面子。不好意思不接电话,怕伤同修的心。实质是怕得罪人,怕别人说我不好,一颗求名的心。

3、欢喜心。爱听赞扬的话。因海外同修C曾说过愿跟我交流,听到赞扬的话,心里美滋滋,经不住考验。

4、主意识不强。师父说:“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是常人无法承受的,所以在历史上能修成圆满的才寥寥无几。人就是人,关键时刻是很难放下人的观念的,但却总要找一些借口来说服自己。然而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1]学了这一段法,头脑突然清醒。我为什么不知该怎样拒绝同修C电话呢?就是因为被人的观念所左右,被个人的利益(私心)牵扯,在重大问题上,不能果断的做出正确的选择。最根本的原因是学法少,并且学法时心静不下来,不入心。

5、发正念少,对发正念重视不够。

师父多次在讲法中提到安全问题。师父说:“你的安全也影响到其他大法弟子的安全,所以这方面一定要注意,要重视,不要被旧势力的因素钻空子。”[2]“不注意自己被迫害也要给其他人带来损失啊。”[2]

在电话问题上我总出错,实际上是没修好自己,在电话问题上暴露了很多执著心。我会记住这次教训的。

我的亲身经历就是前车之鉴啊!通过切磋,我们一致认为:

一、提醒国内同修:

1、修炼中电话的使用要严格按明慧网的要求去做。电话是窃听器、又可跟踪、定位,明慧刊登的文章说的一点也不玄,我们不能不重视,给自己招来迫害啊!注意安全不是怕,注意安全是一个修炼人的责任!有的同修正念足,也得为正念不足的同修考虑啊。本市发生的多起二、三十人同时遭绑架和去年本市近百人在同一天内同一时间遭绑架的严重迫害事件中,原因各异,但其中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那就是——电话使用不注意安全,是电话惹的祸!邪恶的一次次迫害足以让我们清醒过来了。

2、摆正大法与修炼人的关系,对海外同修来的电话,要正确处理。尤其不能在电话里谈论我们学法和修炼情况。

3、对电话,我们应该用正念使其成为讲真相、救众生的法器,而不能因为我们使用不当给修炼和救人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二、恳请移居海外的同修:

不要往国内打电话谈个人家庭矛盾、心中烦恼以及修炼的事,这种交流方式不符合法的要求,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应该引起重视。

1、不安全。我们都知道,中共邪党为迫害法轮功,对大陆电话是進行非法监控的,而且师父在讲法中明确的告诉我们:“现在这个监视监听搞的太不象话了,电话开不开机它都可以监听。”[3]师父还说“邪党把法轮功的什么情况都当作是情报。”[4]

在电话里,双方都很难把握住不谈及修炼的事,对国内同修的安全极为不利。若因电话问题被邪恶钻了空子,而给大法造成损失,谁能挽回?谁又能承担的起呢?

另外,由于和大陆同修长期、频繁通电话,出于安全考虑,同修有的座机停用、有的手机废掉,给家人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也给不修炼的家人从正面认识大法造成一定成度的障碍。

2、干扰大。修炼人在家庭矛盾中如何过心性关,完全可以在当地集体学法小组交流,也可以上明慧网交流。电话中不能用修炼的语言从法上交流,没法畅所欲言,交流的效果可想而知。而把时间用在常人式的唠嗑,浪费时间不说,通话后很长时间静不下心来,学法、发正念都受影响,实在是一种干扰。

师父说:“希望大家走好最后的路。时间真的不是太多了,说结束就结束,下一步说来也就来了。”[4]

今天的时间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换来的,为的是多救度众生啊!海外同修,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无论我们身在何处,都要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走好师父给安排的修炼的路。其它的什么都别多想。对于你给中国大陆多个昔日同修打电话一事,我们一致认为,这件事很严肃。因此在明慧网上与你交流。请三思。
修炼层次有限,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 《精進要旨二》〈位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 《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 《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 《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