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法熔炼金身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幼小的我时常仰望天空,看着茫茫无数的繁星,总想探究宇宙间生命的奥秘,也许是与大法早已结下机缘。

一、大法改变我人生的噩梦

我出生在白山黑水的东北,这里是李洪志大师的家乡并首次洪传大法的地方——吉林省。少年时由于所谓的家庭成份不好,在充满阴霾恐怖的社会环境下度过苦涩的青春。那时心里也知道有佛有道更有神灵的存在,后来并一度成为佛教居士。可是在现实中总感应不到神佛对生命的真正呵护,仍觉的自己在命运中无助无望的挣扎。可喜的是九五年冬在有缘人的导引下,我有幸得到了千金难买、万载难遇洪大而神圣的法轮大法。我的名字“洪玉”二字也许冥冥之中就有这方面的预意了。

得法不长时间,我偶做一梦,场景真真切切,梦见我与邻人争执中,由于气愤不忍,连杀两条人命。我被两鬼差用钢钩般强有力的大手摁着双肩,五花大绑押赴刑场,就在与亲人生离死别,求天无望的万分痛苦之时,忽然从内心里慨然发出一声长叹!言道:“洪玉呀,洪玉!你是炼法轮功的,怎么能杀人呢?”说来也怪,我话语一落,二鬼差顿然消失不见。

醒后悟到,虽然是梦,我未来人生中的劫难将因为修大法而被化解,师父改变了我的命运,我真的在地狱除名了。后来事实也应验了这一点:九六年六月份连遇两次有惊无险的意外,一次是在施工的二楼阳台上我探头向下看时,一套近两千斤重的实心钢窗从顶楼坠落在我头上,却仅仅擦破头皮和掉一缕头发。另一次是在二楼做防水时,我正同别人说话,一根四米长、五寸粗的铁管落向我头,是对着太阳穴斜穿下来的,重重落地,我却安然无恙,这也是来取命的。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从新给你安排的。”[1]“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

在修炼的初期,我真正体验到师父时时刻刻都在保护着我。后来我妻子与儿子也相继得法,在正法修炼中也展现过很多神奇之事,这里就不一一叙述了。

二、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初期为证实大法,在面对邪恶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各种迫害时不知如何对待,只知默默忍受,以致遭受如绑架、隔离封闭、二十四小时包夹看管、坐刑凳、刑床、不让睡觉、限制大小便、罚站、拳击、浇冷水等各种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即使一时走出险境,仍处于长期流离失所的境地,承受了很多本不应当承受的魔难。

师父在法中讲到:“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忍绝不是无限度的纵容、使那些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没有了正念的邪恶生命无度的行恶。”[2]我从中悟到,大法弟子忍要对法起正面作用为意义,在任何环境下都要以证实大法与利于世人得法得救为目地,而一味盲目的附和会使行恶者继续造业,加大他们对大法犯罪而被淘汰,其次在世人面前人为的降低了师父呵护学员保护众生的能力,使人看不到大法坚不可摧的威严体现,看不到善恶有报的昭昭天理。从而动摇了世人对大法的正信,感受不到大法将约束万物、归正一切、是宇宙众生升与降、更新与消毁唯一的衡量与主宰。其实大法造就了宇宙,而其中的任何生命都不配去考验大法与大法弟子,如今大法弟子与师父正法同在。蔑视大法弟子就等于不敬重师父和诋毁大法,大法弟子的忍一定要跳出先前旧宇宙生命个人还业、自身解脱的低层旧法理的认识范畴。

说起来容易,遇事真正做到正念正行却不容易。记得2006年在四川新华劳教所被迫害期间,时逢“十一国殇日”前,狱所要搞庆祝演出,目地是粉饰和掩盖恶行,想争创部级先進劳教所,管教知道我先前职业是司仪,想要我演讲,许诺减刑,其实还是黑手烂鬼变换手法对我的迫害。

作为大法弟子,我明白不能以任何借口为邪党贴金,于是我对中队长高蕴元说:我不能为迫害修真、善、忍大法的当今共产党歌功颂德。高说:演讲词你可不提共产党,歌颂祖国就行。我想大法弟子在任何环境以任何形式都能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于是我将计就计,在讲演前的晚上,我一夜未眠,做好了各种准备,抛去生死也要走出证实法这一步。

第二天,在周围警察林立,戒备森严几千人的会场上,台上我以讴歌中华五千年文化,以赞美长江黄河为题朗颂着诗词,正当人们聚精会神倾听时,我在结尾词中将话题一转,郑重的向台下观众说:我真诚的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时就想,观众会重复我的话,谁说谁念谁得救)就在话语一落,空气宁静了,似乎大地青山被震撼了,随后警察慌乱一团,一群警察蜂拥而上,将我摁倒强行拖出会场,我高喊:“你们不要行恶!”

这一场面叫台下世人亲眼目睹了邪党惧怕大法和警察的无理残暴,紧接着他们将我戴上手铐脚镣并用警绳捆绑,在护卫室一边用警棍打,一边用十几个电棍电我头、鼻、口、眼睛、胸部、肚脐、手心、脖子长达四十多分钟,其凶狠程度难以描述。可我心里不怕,默默求师父加持,说来神奇,任凭高压电棍怎么电却不觉的疼,后来他们以为我昏死过去才停止施暴。

几天后,恶警又施用了各种各样的迫害,我发正念主动废除这一切。师父说:“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3]从来都是魔高一尺,道高万丈,如果大法弟子被他们迫害的命丧身残,那大法的威严何在?!我是法中粒子,溶于大法之中,我的身体就是一层宇宙天体,怎么能随随便便被破坏了呢?

正念一出,真象法中所讲“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后来妻子与外面同修共同对邪恶的抵制,整体配合制止迫害及师父的加持,我终于坦荡的走出了魔窟。

对于正法后期出现的邪恶迫害师父讲过这样一段话:“它们每一次行恶要集中很多烂鬼,几乎是倾巢出动,因为是正法、净化宇宙,所以它被消灭掉,邪恶的力量就是这么被消减掉的,消灭完了它也就消停了一段时间,每次都是这样。”[4]那么我们在面对邪恶时,要主动充当证实大法、清除邪恶的勇士,而非是一个被动承受迫害的被伤害者,同时自身走正修炼路,才能破除千重魔难万重关,大法给了我正念,正念中的我才能更好的去圆容大法。

一点感悟,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忍无可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