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给予的智慧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我被中共非法关在监狱迫害三年回来后,家庭发生大的变故;本村一位年轻同修被病业拖走;亲朋好友、四里八村对法轮功负面的看法与说法充斥耳边;亲朋好友、熟人根本就不让提法轮功这个话题,人人都害怕……方方面面有形、无形的压力使我心里倍感压抑、苦闷、孤独,这是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过的心理感受。回想被非法关押前,我从不避讳的逢人就讲法轮功,对比当前这种状况,心情可想有多沉重!

如何突破这种境况呢?

师父说:“无论大家做什么,目地都为了世人。看上去是在求得帮助,实质是在救他们。”[1]“你们在接触人的时候就是在救人,通过讲真相叫给予支持者明白真相是救人,明白真相后所起到的正面作用也是为救人。也就是说,在达成常人理解后能够给予一定支持,这个支持的影响还是在救人。甚至做事中不管那些事情成也好、不成也好,都在救人,都在讲真相。”[1]

首先,我去村大队部找到村长,说起九九年迫害后被迫交押金的事,让村长帮我上乡政府去要我的押金。他一见我就吓的在屋里团团转,房间里还有两人,他不敢听我说关于法轮功的任何事情,说:“你那押金,你判过刑,还得考验考验你。”我一听就坐到床上把腿一盘,叫一声:“叔,”接着说:“您听我跟您讲,判我刑那是对好人的迫害!考验什么?就算我今天在这打坐炼功,还有我去跟任何人讲法轮功,您说我干什么了?别人不知道,您还不知道吗?我没有去伤害任何人,都是告诉人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做最好的人,不做坏事不失德。到我家炼功的那些人,原来吸烟的不吸了,有病的没病了,打架的不打了……”他还是害怕,一挥手说:“你还敢说法轮功,你爱哪告哪告去,我不管了。”我说:“好,叔,这是您说的,您不帮我要,那我自己上政府去要,到时您可别说我水大漫过桥去。”

我从大队部出来,逢人就说话,有人问我干啥去了?这回我可找到突破口了,告诉人们我如何被中共打,如何扣押金的事,告诉人们法轮功如何受迫害。我骑上自行车正气十足的背着师父的《洪吟》“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我不知当年管押金的人在哪个房间,就坚定一念:让那人出来。刚好,刚進门差点与那人撞上,我立即叫了一声:“某主任,还认识我吗?”“是你?”他很惊讶和害怕的样子。我说:“七、八年过去了,当初那笔押金可是说半年不去北京就退回的,可现在已七八年了,有给的,还有没给的,您那时说的话我可一字不落的记在脑子里了。”我拿出他签名的票据,他说:“你还留着?我给你,你找某某去吧,我这没钱了。”

我找到那人,可迟迟不兑现。记得在正月的一天,三个警察开着警车来的,我当时正在看大法书,忽然看到三个警察已到了院里,我当时有点不知所措,立即把大法书等资料放到了洗衣机里,心里有点紧张,但我立刻调整好心态,想起《转法轮》师父讲的法:“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我热情的招呼他们進来(其中一片警我接触过),就象老熟人一样对待他。他進门就这抄一把,那翻一下,问我“还炼吗”我说:“炼着呢。原先有病炼功好了,不炼了我以后怎么活呀。”他说那你这三年没炼不也好好好的?我说:“您知道吗,我这有七年的功底了,我在家七年每天早晨四点起床炼功,晚上学法看书,从没间断过,我腿疼的病都去根了,我抱轮就这么能站一小时不动(做抱轮动作),要不这三年间连太阳都见不到,骨质疏松,许多人在那里都腿疼,我从没疼过。”。他又说:“看你还炼呢,快别炼了,你对象都那样了。”我说:“您知道吗?我对象在家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虽然从没有人告诉过我,知道这叫什么吗?也就是国际上公认的六大功能之一,叫‘宿命通功能’”。这片警本来还猖狂的乱翻乱摸,听我这一句话一下愣住了,笑了,说,你还会看相,那你给我看看?说着伸出一只手来。我说本来我们炼功人不给看的,但为了证明我们修炼人有功能存在我就说上一点:“您寿命短,跟我对象一样,但不是绝对的,有一样能免,就是多积德,多行善事。”

屋里的气氛一下缓和了。我当时不知他们是干什么来的,但我想要用智慧让他们明白真相,还不能让他们抓住把柄(刚从黑窝回来,怕心很重),我就问另一个坐在我对面的警察:“你知道我为什么判三年吗?”他说不知道。我说:“就是因为我去贴‘心中默念大法好,未来得福报’‘世界需要真善忍’,就为这个,就被判了三年。”那片警问我:“你还跟别人联系吗?”我说:“这是我的权利,谁来我都接待,聊天、聊地。你们要是今天想多聊一会我也奉陪,聊不完就在这吃饭。”

临走,他们拿着一张真相日历高兴的走了。

后来,我在上班的路上看到片警就叫他停下,问他我给的光盘看了没有,他说:“还挺好的,就是看不懂。”我说以后有时间到我家,我给您讲讲就懂了,后来真的到我家来了。我让他退党,他高兴的同意了,我还给他示范如何打坐。

奥运期间三人之中的那个年轻警察我也借他来找我之机,给他進一步讲真相,他同意退出团、队。

过一段时间,又来一位新片警。他来找我,说要和我认识一下。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在大街上我当着很多人坦诚的对他说:“炼呢。我的病是炼功炼好的,不炼那病又回来了,那哪行呢?”他说:“不去上访就行。”我故意问他:“我们为什么上访?”他说:“是不公了才上访的。”我告诉他:“你新来的,不要上边叫你干啥就干啥,特别是对法轮功的事,你要有个判断,三思后行,不然会害自己的。哪次运动不是谁干的谁承担。”他说:“大娘,所里派我来时还跟我说让我跟您说话小心点,说我斗不过您。可我发现您这人还真诚实,实在。”我说:“我们修大法的,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

就这样,利用各种机会,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理智、智慧、祥和的去跟他们讲真相。我利用一切机会跟他们谈话,把他们叫到我家来,讲真相后送给他光盘、小册子、护身符等。他说:“我现在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就利用片警到我村办公之际,主动让他帮我要押金。从我的经历讲起,讲我受迫害的过程。他答应把这事跟派出所的所长反映一下。不多长时间押金顺利要回。

虽然我做了一些面对面讲真相的事,也都是随缘而做的,师父把他们送到我的面前,让我救他们,给了我树立自己威德的机会。在这其中有时心态不稳,也有过遗憾,但回想起来,我做自己该做的。

师父说:“国内外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不同的。其实不管你是国内国外的,还是在哪里,大法弟子的修炼哪,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说没有榜样,没有参照,只能去借鉴,看人家的正念作用下做的那些事情;你要想按照他怎么做你怎么做、他做什么你做什么照搬,你就做错了。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每个人都在正悟着自己将来在大法中认识的法。中国大陆学员在这种恐怖压力的魔难中修炼、讲真相,那是你在历史中定的,是自己那时要这么做的,而且有许多机缘促成还必须得这么做的。”[3]

我悟到,只要我们对待众生没有分别心,不看重人的表面职务,平淡自然的面对与我们接触的有缘人,按照师父说的做,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念、慈悲与智慧讲真相,救度众生,师父会给我们最好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美国首都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