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之行促我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千言万语说不完恩师的慈悲,大法的殊胜和修炼的美好。我就说一说二零一二年到香港旅游的见闻和感想吧!

每次儿子叫我出去旅游,我总不去,儿子非常生气。有一次他问我:“妈妈,要到哪里去旅游你才去呢?”我说:“到美国,我想看看我的师尊;到台湾、香港,看看那里的同修;要是到北京去啊,我要上天安门城楼喊‘法轮大法好’。”

儿子好半天才说:“可以去香港,但是你不要做出特殊的举动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过不了海关,就要被抓起来。”我说:“我不怕,我有师尊呵护。但我不会为难你们的。”

我们提前办好了相关证件。六月二十八日孙子期末考试。上午考完,下午我们就出发。还带上我的小外孙子。孙子和小外孙都读五年级了,什么都看的懂。其实去香港的真正目地,不是游玩,主要是想让儿子、媳妇、孩子们看看真相,看看法轮大法在海外洪传的盛况。

由于大女儿修炼大法,两次被绑架迫害,儿子媳妇都被吓怕了。我自己学法不深,修的又不扎实,每次对儿子媳妇讲真相,他们总认为法轮功搞政治,搞迷信。他们心里也知道邪党腐败,造假欺骗百姓;也知道法轮功重德行善,祛病健身有奇效,儿子还退了邪党组织,但是就是不愿听真相。每次讲真相总是不欢而散。我心里很苦恼,所以一直想他们去香港或台湾看看大法真相。儿子以前去了一趟香港,但被导游煽动,误以为香港法轮功学员是得了钱才在那里发资料的,中毒更深。儿子本来打算不去,让媳妇带着我们去,我不肯,一心想带着儿子看破谎言,明白大法真相。就这样我们一行五人去了香港。

那几天天气预报香港总是有雨,我心里求师尊不要下雨,不要淋湿了真相展板。果真只洒了几滴小雨。二十九日上午,我们出了海关。出海关的第一道风景线,就是香港同修打出的巨幅布标“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邪教,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还有很多香港同修高高举着《九评共产党》迎接我们大陆的游客。

我一看到香港的同修,说不清楚是看到最亲的人还是怎么回事,我就去接《九评》,但导游和儿子都不要我拿。这时我已经讲不出话来,就回到了旅游车上,泪水止不住的直往下流,象雨淋一样,哭出声来,怎么也抑制不住自己,真想放声大哭一场。同修们一个个祥和的面庞,都被夏天的骄阳晒得通红,衣服都被汗水湿透了,一个个抱着真相资料,还有被迫害致死的同修的照片……我真是千言万语也感谢不了他们对大陆同修的声援和帮助,只是一个劲的哭。

也有两个邪共搞的牌子,有两个人前胸挂着,妄图抹黑法轮功。那两人都是满脸黑气,黑的发紫,与法轮功学员红白团圆、慈悲祥和的面容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告诉儿子和孙子们,这两个家伙是邪党的特务。我一下车就用目光直盯着她们发正念,她们赶快转身跑开了。

第一个景点就是“黄大仙庙”。我提前和儿子讲了,我不進庙,就在外面看看。那里的同修阵势更大。我拿了一本《九评》,就和一位女同修说话。她看上去只有五十多岁,一问七十多了。我说:“每年去国外开法会您去了没有?”因为我不会讲普通话,她听不懂。第二次我也不知道怎么讲的,她竟然听懂了。她讲:“去了!去了!”我说:“您看见师尊了没有?”她说:“看见了!看见了!”我说:“您再看见师尊,请代我们某某(这里隐去真实的地名)市大法弟子向师尊问好,我们很想念他!”她说:“好!好!好!一定!一定!”她还说:“你们那里有没有以前炼过功现在没炼的?你们赶快把他们叫回来吧!师尊不愿意丢下一个弟子啊!”我说:“知道!谢谢师尊!谢谢您!”我从海关到黄大仙庙景点,止不住的泪水总在流。

谁知我回到车上,导游已在车上坐着。她看见我泪流满面就说:“我也是为你好。你拿了那东西(《九评》),过海关会有麻烦。”原来她从出关起一直在注意我。我干脆对她讲:“我哭不是因为你不要我拿《九评》,是中共太邪恶了!这么好的功法,教人修真、善、忍,教人提高道德修养,遇事向内找,找自己的原因。如果人人都按真、善、忍去做,中国社会道德会败坏到如此程度吗?它反对真、善、忍,那它不就是假、恶、斗吗?它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迫害死好几千人,把反贪污腐败的大学生用坦克轧,用机枪扫,血洗天安门,叫它中共邪党有错吗?它自己都邪的不看见走了(方言:邪的很的意思)!我哭,是为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叫冤!叫屈!并非是为你讲的,我知道你是好意。”得知她是香港人,车上只有我俩,我就接着讲真相。不知怎么的,我的普通话讲起来一点都不别扭,居然可以向导游讲清真相了!我六十多岁了,是山里人,没读过几天书,带孙子才来到省城住,以前在省城讲真相别人都听不懂。

香港之行,感觉那里的人善、人美、空气好,到处都很干净,到处可见“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明显感觉空间场很好。我在那里呆了三天,身体非常舒服。但我留下了三大遗憾:一,没敢对本团的游客讲真相,有怕心;二、没带语音真相手机。只听得孩子们说电话在香港打不出去,其实只有电信的打不出去,移动和联通的都能打,电话卡随处都可以买到,话费还很便宜;三、最大的遗憾是想请两本精装《转法轮》,因时间短,又随团,连书店都没找到。

香港之旅,媳妇很震惊,没敢想到邪党竟然活摘器官。儿子这次出去后,对大法的态度更好了,带着我去找书店请《转法轮》。两个孙子暑假中和我一起学了一遍《转法轮》、《洪吟》、《洪吟二》、《洪吟三》,看了很多真相光盘和小册子,很爱看,种下了“真、善、忍”的种子。我回到老家,找了认识的昔日同修,又到农村去讲真相劝三退,把在香港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

我把从香港带回的《九评》送给老伴,老伴说要好好看看。把神韵晚会光碟送给省城和县城以及乡里的亲友,大大方方的告诉他们:这是从香港带给他们的礼物,他们都很高兴的接受了。乡里的一个亲戚家正办喜事,就在客厅里放起了神韵晚会光碟,亲戚们都喜气洋洋。

我现在就用在香港和同修讲话那种平和慈悲的语气读法讲真相。大女儿说我的普通话讲好了,進步很大,简直就是奇迹。读法时,我也不怕别人笑话,专心致志的读着。我想在师尊的帮助下我一定会学好普通话,一定会用普通话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香港同修无私无我,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时时激励着我精進。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一定要学好法,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同时修好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