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上半年大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统计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综合报道)二零一三年上半年,大连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及公检法司不法人员,继续积极实施江氏利益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性迫害政策,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肆意绑架、抢劫、关押及非法判刑;并酷刑折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及监狱等黑窝的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公布信息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至六月三十日,大连地区共有:

二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及判刑:车忠山、朱成乾、王守臣、汪涛、佘钺、史占顺、裴振波、潘秀清、林丽红、白如玉、李圣杰、郭松、于波、孙广慧、曲淑梅、张雅丽、阎金华、魏至红(3年)、徐长兰(3年)、从迎日(3年)、戴之正(4年)、王建(7年)

近百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侯贵山(80岁)、王宝玉(74岁)、栾志华、罗淑珍、林姓法轮功学员、五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张志林、刘姓法轮功学员(小麦)、谭素云、何世兰(77岁)、魏东兰、郭立华、孙秀芳、吴月菊、段姓法轮功学员、刘娥、刘丽春、毕姓法轮功学员、常春、韩桂娥、陈喜亮、李波、王月兰、李贞慧(70岁)、于淑华(64岁)、于凤菊、董选、丁金红、妹妹及母亲三人、魏芳、汪涛、“4.12”事件遭绑架的五十多位法轮功学员

张珍骥老人,六十多岁,肢体残疾,四月十二日,在老伴王瑞萍被绑架,被非法抄家并非法拘留十五天的情况下,受到严重惊吓,于五月五日突然昏迷离世。

由于中共当局对迫害消息的严密封锁,以上数据仅仅是刚刚过去的六个月真实发生的一部份。

一、 被非法庭审及判刑情况

(一) “6.21”中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十三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原定借用大连市中级法院非法庭审十三位法轮功学员,但在四月十一日晚突然通知律师取消开庭。四月十二日上午,大批警察在中级法院门外疯狂绑架参加庭审的家属及法轮功学员。两位辩护律师也一度被绑架,其中程海律师遭警察殴打。这就是被海外媒体报道的 “大连4.12事件”。

六月二十一日,中山区法院借用西岗区法院,非法庭审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家属聘请的十二位律师汇聚大连,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非法庭审从上午八点半开始,到晚上八点半,由于几位法轮功学员健康状况极差:佘钺是被从210医院直接抬到法庭的;汪涛在开庭中身体过度虚弱被抬出法庭;车中山由于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在法庭不断呕吐、打嗝;林丽红特别虚弱、精神恍惚,需要人搀扶,在律师们的强烈抗议下,法院宣布休庭,择日另行开庭。在庭审过程中,律师们有理有据的发问,让法官、公诉人无言以对,不得已频频休庭。

对于此次开庭,中共大连当局如临大敌。非法庭审当日,西岗区法院所有开庭全部取消,只针对法轮功学员开庭;法院六百米内,警察对行人盘问到哪去,方圆几公里全是便衣和大大小小的各类警车,里面坐满穿浅蓝色夏装的男性,中午发统一的盒饭,并说这不是买的,直到晚上八点半休庭,中共各级官员离开法庭,便衣才撤走;各派出所,街道都被安排各种监控任务。

因帮助家属接送律师,法轮功学员董选、刘新颖被绑架,董选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前后,中共大连当局不法人员集中绑架近八十位法轮功学员,因为他(她)们为大连市民安装海外新唐人电视接收器(俗称“安锅”)。新唐人电视台是由海外华人联合创办的国际性、独立、非营利性质的华语电视台,为华人提供客观准确的资讯,丰富华人的见闻和生活,为海内外广大民众所喜爱,却成为中共的眼中钉。

被绑架的近八十位法轮功学员中,有二十七位被非法批捕,其中迫害十三位法轮功学员的案卷在中山区法院;迫害十三位法轮功学员的案卷在开发区法院,迫害王建的案卷在沙河口区法院。“6.21”非法庭审的就是案卷在中山区法院的十三位法轮功学员。

(二)甘井子区法院耍流氓“立牌坊”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四日,甘井子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阎金华。整个过程真实暴露了中共法庭不讲法律、伪装门面、走过场的无耻嘴脸。

假会见。先是在非法开庭前一天的五月二十三日,大连甘井子区公检法人员百般阻挠辩护律师会见当事人阎金华,一直到下午,才让律师在两名看守所警察的监控下会见阎金华,而阎金华根本不知道第二天要开庭。这个会见短得令人不可思议,律师还没念完家属给阎金华的信,就被警察强行停止会见。

假旁听。第二天非法开庭前,法院门前布满便衣警察,拿着摄像机拍摄,法院后面有多辆警车,里面坐满警察,戒备森严。法庭只给家属四个座位,其它座位都被便衣坐满,而法院却向亲友宣称座位已经被家属坐满,让在外面等候。其实“等候”的亲友根本无法进入法庭。

假庭审。在非法庭审过程中,法官明显是站在所谓公诉人一边,多次无理打断律师辩护,无理打断家属辩护,几乎只要是律师和家属一讲话,法官就打断;当家属辩护人指出警察强迫阎金华做伪证,迫使阎金华从楼上跳下使身体受伤,公诉人也态度嚣张打断辩护人的话,蛮横说此事与本案无关;在律师进行合法辩护时,旁听席上扮演听众的便衣们就起哄捣乱,使律师无法辩护;整个非法庭审过程只有一小时,随后法官就匆匆宣布结束。

假记录。书记员竟公然篡改法庭庭审记录,其记录法庭判阎金华三至五年徒刑,并写上家属同意的字样,被家属发现,质问:“我们做的是无罪辩护,你为什么写有罪和刑期?!”书记员不但不以为耻,态度还很不耐烦,最后在欺骗无效的情况下,只好重新改正庭审记录。

(三)甘井子区法院秘密非法庭审曲淑梅

二零一三年四月,甘井子区法院不通知家属,秘密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曲淑梅,主审法官娄玉珍,庭审过程约一个小时,没有律师,没有家属,只有公检法人员。

早晨九点,曲淑梅就被带到法院,直到下午三点才开庭。曲淑梅在法庭上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最后曲淑梅对在场所有人说:无论哪一个组织和个人不允许别人说不,这个组织一定是邪恶的。

(四)旅顺口区法院秘密非法庭审孙广慧

二零一三年一月七日,旅顺口区法院不通知家属,秘密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孙广慧,庭审过程仅半小时,没有律师,没有家属,只有公检法人员。

二零一二年九月,孙广慧被大连旅顺口区国保和铁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家中物品被洗劫一空。孙广慧的妻子(未修炼法轮功)曾经三次到旅顺口区法院询问他的情况,主审法官于森一直推诿、欺骗其家人。

孙广慧的家人只好请律师司法介入。律师去法院递交手续,法官于森态度恶劣,声称:已经开过庭了,怎么才请律师,没有用了。孙广慧的妻子非常气愤,质问于森: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就开庭?!我到法院询问,你也不告诉已经开庭!于森竟说:怕你们闹事,可以不通知家属。

(五)王建被诬判七年

大连法轮功学员王建,于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在单位被中山区民主广场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不法人员怀疑王建参与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得知王建并未参与后,以从王建家中搜走几百本法轮功书籍为由,将迫害王建的卷宗从中山区检察院转移到沙河口区检察院,而沙河口检察院并没有上级检察院的审查报告和移送手续。

沙河口区法院主审法官李边疆妄图不通知家属、律师,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对王建秘密开庭。十六日,律师接见王建时才得知此事,后律师与大连检察院交涉,法院才勉强同意延期一天。

非法庭审后,在家属和律师多次催促下,主审法官李边疆答应近期给结果,并无理要求家属通知律师,遭家属拒绝。

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律师拿到判决,王建被诬判七年。

二、 “4.12事件”:多人被抓 律师被打

在政法委、“610”(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机构)授意下,大连中山区法院原定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在大连市中级法院非法庭审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五位律师要出庭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而中山区法院在开庭前十二小时,即十一日晚上八点,突然通知各位律师,说第二天开庭取消。

律师基于对公权力的不信任,决定第二天一定要去法院领取不开庭通知,一是证明法院的确没有开庭;二是将此作为律师没有出庭的合法证据,否则律师就是严重失职。梁小军、王全璋、郭海跃三位律师在大连中院外围路口就被几个便衣拦住不许过去,而程海和韩志广律师则被便衣放行,进入法院大门,但立刻过来几个警察,不由分说的将他们架入法院旁边的一辆大巴车中。

四月十二日上午,大连政法委、“610”公安局、司法局、国安出动了大量警察、便衣,封锁法院周围所有的路口,警察衣服上都有一个特殊的徽章,各种警车 布满巷口周围花园,便衣盘查路人、搜查车辆,连普通民众私家车也不准进入自己家的小区,附近的医院及公交车站都是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便衣,他们欺骗周围百 姓说是“审判黑社会”。

大批警察在中级法院门外疯狂绑架参加庭审的家属及法轮功学员。两位辩护律师也一度被绑架,其中程海律师遭警察殴打。这就是被海外媒体报道的 “大连4.12事件”。

六十多岁的程海律师事后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描述他当时被绑架上大巴车的情景:“一个中年警察,他指挥三个小伙子抢我的手机,我不给。这时他们就掐我的脖子,控制我的手,终于抢走了手机。看我反抗,就打我。警202297的警察拼命拧我的左手臂,另外一个一米八的小伙子,照着我的右脸颊就给我两拳。这样打了有二十分钟。”程海律师后去医院验伤,诊断是肩膀软组织挫伤。

站在法院外的梁小军律师,事后在他的博客上描述所见:“我看到有警察和便衣们不时间突然一拥而上,生拉硬拽妇女或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上大巴车,大巴车上有警察在接应。”

三、 被监狱、劳教所等黑窝迫害情况

(一)伏承友被大连市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伏承友
伏承友

营口市法轮功学员伏承友,现年六十六岁,被诬判七年,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监狱七监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目前,伏承友双腿浮肿,全身皮肤皮屑脱落,奇痒难耐,并出现局部溃烂,晚上睡不着觉。家人向狱方要求保外就医和假释,七监区副监区长董洪帅(音)以条件不够拒绝。

二零零二年,伏承友在海城市看守所也被迫害的出现类似病症,医院诊断结果为:生命垂危,心、肝、脾、肺、肾都不行了。

(二)李德成被大连南关岭监狱迫害致脑干出血

盖州市法轮功学员李德成,现年六十七岁,被诬判六年,非法关押在大连南关岭监狱八监区,被迫害致脑干出血七毫克,生命垂危,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送到大连市中心医院脑外科重症室抢救。在中心医院住院的两个月期间,李德成每天被三人看守着,一直戴着镣铐,造成腿部严重受伤。

李德成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七日保外回当地医院治疗。当时李德成骨瘦如柴,左侧脸已萎缩,左眼塌陷失明,右侧身体没有知觉,喉咙处有管,还不能说话,需要鼻饲。虽恢复些意识,但还不能自理,需要特别护理。

李德成被大连南关岭监狱迫害的左侧脸已萎缩,左眼塌陷失明,腿部严重受伤
李德成被大连南关岭监狱迫害的左侧脸已萎缩,左眼塌陷失明,腿部严重受伤

(三)吕开利被迫害致瘫痪 家人逾一年未得见

大连法轮功学员吕开利,年近五十岁,被诬判十年,辗转营口监狱、盘锦监狱和锦州监狱,饱受酷刑折磨。

吕开利入狱前的照片
吕开利入狱前的照片

在盘锦监狱,吕开利被迫害致下肢瘫痪,于二零一二年五月被转移至锦州监狱。锦州监狱恶警以各种违法理由拒绝家属接见及申请保外就医,并恐吓、驱赶家属,他们包括:副监狱长梁学、副监狱长安志刚、教育处处长任宪春、狱政处处长高宽等。

吕开利家人在盘锦监狱最后一次见到吕开利时,他身体异常虚弱,由于腰椎、骶骨、踝骨等多部位骨折,马尾神经损伤,吕开利腰椎处,脚踝处有钢板支撑着。因为下肢不能动,他移动身体只能用双拳支撑挪动,两只手手指关节处皮肤都磨成了厚厚的茧子,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境况非常艰难。如今,家人已逾一年未见到吕开利。

(四)许志斌被锦州监狱迫害致身体极度虚弱 家人逾四年未得见

大连法轮功学员许志斌,现年五十一岁,二零零二年被甘井子区法院诬判十四年,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四监区。

二零一三年一月,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到锦州监狱检查验收,锦州监狱教育处恶警强制“转化”(强迫放弃信仰)许志斌,许志斌绝食抗议无理迫害。二零一二年六月,锦州监狱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许志斌被绑在老虎凳上一周。

锦州监狱非法拒绝家属接见逾四年,家属最后一次见到许志斌时,他的身体极度虚弱,走路打晃,一米八的个子体重不足一百斤,需要人照顾。

(五)罗金玉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左眼失明

大连法轮功学员罗金玉,现年××岁,二零一二年七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致马三家劳教所,半年后被迫害致左眼失明。

马三家劳教所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对于坚持信仰者一律使用“抻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两只手臂被铐在铁架子床上,两个恶警向两边最大限度地拽两只胳膊,固定后长时间抻;然后再把两条腿用凳子垫起来,再使劲抻两条腿,让人生不如死。许多法轮功学员被抻残废,无法行走,必须由人搀扶。

(六)陈海滨被马三家劳教所迫害致脑血栓

大连法轮功学员陈海滨,于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劫持至马三家劳教所,目前被迫害致脑血栓。

陈海滨被劫持到马三家后,家属半年内六次去探视,恶警都不让见面。郭幺给家属打电话,说陈海滨头痛头晕,脑部血管里有黑点,让家属送钱检查。家属要求陪同检查,遭拒绝;家属要求保外就医,因陈海滨不放弃信仰亦遭拒绝。据悉马三家管理队长张丽丽扬言:有她在,(陈海滨)就别想提前出去。

二零一三年一月份,家属第一次见到陈海滨,发现陈海滨满头白发、面黄肌瘦,说话有气无力;二零一三年六月,家属再次见到陈海滨,陈海滨是慢慢走进接见室的,她眼眶发青,说腿疼,这都是以前没有的事

陈海滨于二零零三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大连市教养院被迫害致中风状态,家属曾向大连妇联、司法局、检察院投诉;大连市教养院却将陈海滨转到马三家劳教所,当时陈海滨卧床不起,马三家劳教所拒不放人。二零零六年陈海滨回家时骨瘦如柴,象八十岁的老太太,上楼都得人扶。当时在新疆军区总医院CT检查为脑血栓。

注:以上信息采集截至二零一三年七月十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8/2013上半年大连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统计-2767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