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四岁老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我今年九十四岁,是青岛地区的一位农村大法弟子,自修大法后我身体健康、生活自理,还能下地干一些农活。下面是我修炼中的几个小故事。

耄耋之年喜得大法

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快八十岁了,因为身体不舒服,就到乡镇医院去检查,大夫说我心脏有毛病,开了些药针让我回家治,并要我定期去医院检查。回家我按照医生开的药方治疗了几个疗程,结果病没减轻,反而更重了。我手脚腿都开始肿了起来,儿女们很担心,就叫我到县医院去全面检查。县医院的检查结果,说我心脏病很厉害,给开了一个月的针药,慢慢治疗。这样我就在县城的大女儿家住了下来。

那时我女儿家附近有个法轮功炼功点,每天晚饭后都有好多人在那里炼功。女儿的同事就是炼法轮功的。有一天她来串门,见我痛苦的样子,就跟我介绍法轮功,说这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能解除病人的痛苦,还教人做好人。劝我也去炼炼试试。女儿的同事对我很热情,从她身上我看到炼法轮功的人真是为别人好。过了几天,她带我和女儿去看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像和教功录像,手把手的教会了我动作。这样我学会了五套功法。从此我得到了大法。

因快秋收了,我就离开女儿家回到农村,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因为感觉法轮功功法好,一有空我就赶紧炼功,那时还不知道学法的重要。谁知回家不长时间,我的手脚腿就不肿了,心脏病的症状也没有了,浑身轻松有劲。秋忙也没耽误了帮着儿子到地里秋收。

从那以后我的身体健康,再也没有看病吃药了,人也年轻了许多,村里人都夸我身体好,从我身上让村民见证了法轮大法好。

压碎的脚踝几天痊愈

二零零二年种麦子的时候,我和儿子儿媳每天到地里种麦子。一次儿子开着拖拉机,我站在车斗里,车开的快了点,路又不好走,在下坡的时候一下就把我从车斗里颠了出来,拖拉机的后轮从我的右脚上压过去了。他俩还不知道,等发现我没有了,车子已经开出去两百多米远了。我从地上站起来,发现脚踝骨被车压碎了,当时也没有痛,我知道修炼人有师父保护了,我一点也没害怕,照样和儿子儿媳一起种完地。结果压碎的脚踝几天就痊愈了。

欠债要还

二零零六年冬天阴历十一月初,中午吃过饭,我去在我家后边住的孙子家看看。孙子没在家,我就从他家往西走。路过我们两家相处不错的一邻居家门口,他站在屋外,他那年七十八岁,我八十七岁。我刚要跟他打招呼,他却凶狠的举起手里的拐杖,劈头盖脸的朝我打来。我没有防备,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血就从头上流下来了。我一边用手和胳膊去挡,一边说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他还不住手,使劲的打,把我的两只胳膊都打断了。我躺在地上起不来,就喊救命啊。这时邻居跑过来把他拉开,并叫来了我的家人。家人把我抬回家,看到我整个成了血人,谁都不敢动手,就把我直接送到市医院。医生给我头部缝了许多针,两个胳膊都打上石膏,住上院。奇怪的是,我伤的那么严重却没感觉到很痛。

大女儿跟我讲:这不是咱待的地方,咱回家住。我告诉女儿:我心里明白清楚的很,我是修炼人不能跟常人一样。在医院待了三天就去大女儿家住下了。

师父说过“你从修炼那天开始,人生的路不是改变成修炼的路了吗?你碰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吗?”[1]。我就静下心来查找原因:我们两家关系一直很好,从未红过脸吵过架。那天为什么他一见我就劈头盖脸不住手的打呢?表面上好象没有找出什么原因,我想那可能是不是前世我也这样打过人家,现在人家讨债来了。再有就是我年轻的时候玩过鹰,抓过兔子,伤害过很多生命。那么我修炼了这些命不都得还吗?

师父讲过:“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2]“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2]于是,我对打我的邻居一点怨恨都没有。从心里感谢师父给了我一个提高心性还业债的机会!

邻居的儿女们知道后,到医院来看望我,带了很多好吃的营养品,还有一千六百元现金。我当时就回绝了,家人说钱要拿着。我对家人说,我是修大法的,我得按照大法的要求来对待这件事情,你们得尊重我的意见。儿女、女婿都很孝敬我,最后都依了我,照我的意见把钱和东西全退回去了。我们两家又相处如初。

不打针,伤口不治自好

二零一二年六月份,也是收麦子的季节。一天早上吃完饭,我把家里养的牛,从院里牵到大门口,谁知一下子被牛踩到左脚上,顿时脚上裂开一个五、六公分的大口子。儿子见状用布给我包扎好,就干活去了。我也没觉得痛。夏天农村苍蝇蚊子特别多,两天后家里人发现伤口处有蛆虫,赶紧找来村医给我消毒、打针消炎。可第二天一打针就鼓针,怎么也打不進去。就象师父讲的:“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他才想起来不打针了。”[2]我就象这个人,回家不打针了,结果半月后不治自好。

这就我的耄耋之年修炼故事,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体,让我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