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荡走好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将来死后要到哪里去?我为什么是我?”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曾对着明亮的月亮自问过。如今我有幸成为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师父选择了我,我拥有这宇宙中至高无上的荣耀,成为佛、道、神最羡慕的生命。

由于初期得法时学法不深,修炼中摔摔打打、跌跌撞撞的走的很艰难。不管怎么样,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对大法没有泯灭的心,所以一直没有放弃我,直到我后来彻底醒悟过来,并一直呵护着弟子一步步走到今天,在此弟子深深地感谢伟大恩师的救度之恩。

我是做技术工作的大法弟子,从开始建资料点到后来帮助同修建资料点。六年来,这其间出现了许许多多道不完、说不尽的神奇故事。体现出了师父的无量慈悲和为弟子的辛苦操劳。

初期建资料点的时候,我从上网、下载、排版、打印、刻盘、维修等等,这些技术从学到精通,从精通到教其他同修,基本上这些技术都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摸索出来的,有难度的咨询其他技术同修或者上“天地行”网站上去问,在不断的修炼与实践中,大法给了我超常的能力。

比如说打印机严重堵头、墨车不运行等等出现这些状况,拿到几家维修店都说不能修了,机器出的力太大了,没有修的价值了。我当时就说不要了,心想弄回家去占地方,扔又没有地方扔,丈夫同修坚持要弄回家,回家后在学法快结束时,师父一下子把维修的方法打到丈夫的脑中,他半个小时之内就全部修好了,打印机又可以欢快的工作了。这样的实例太多太多,包括后来在负责其他资料点的机器维修中,各种各样的奇怪毛病都有,却在师父的点化后顺利修好,同修甚是感激我们,我对他们说:要感谢师父,是师父安排我们来帮助你的。

我每天除了上三、四个小时班外(因为我的工作环境很宽松,可以用电话联系安排工作),其余时间大部份都是在资料堆里度过的,资料除了供应本市部份同修发放外,还要负责几个县里的一部份(县里条件差,只做小册子),比如:大法书、九评书、大法新经文等等,这样就更忙了。

尤其师父《洪吟三》发表后,师父讲:“九评惊爆邪党垮掉”[1]和《济世》中讲“广传九评邪党退”[2]后,同修发九评的更多了。量越来越大,特别是过年、四二五、大法日更多,以前做九评的同修改做其它项目去了,这样人手少了,担子更重了,再加上每周要做几百张带盒的神韵光盘,其它真相光盘、不干胶、真相币、大法书、周刊等等。有时真是废寝忘食,全身心的投入,整个的资料都在脑海里。虽然每天挤时间坚持学法,早晨3:50分参加晨炼,但心性不好的时候,打印机就会出问题。特别在初期做资料的时候,有一次正在打印小册子,我和丈夫因琐事拌嘴,打印机嘎然停止,我们俩当时震惊不已。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中说:“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这一层意思,其实就是自己的因素改变了自己的环境。修自己、向内找,这些话我说的都特别明白、特别清楚了,(笑)可是没有多少人能够重视这件事。”

我还承担着送资料的工作,我做的资料送出去分别给其他三位同修,由他们再给别的同修分送,就这样,不管是刮风下雨,寒风刺骨,冰天雪地,我都及时的把资料做好,包装好,送到同修手中,从没间断过。有一年雪下的很厚,路上行人很少,我步行一个小时按约定时间送到,从没有怨言。作为大法的一粒子,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把高德大法传给我,使我从一个病恹恹的身体变成一个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人,我无以回报师恩,只有做好我该做的,修好自己。

自从师父肯定了真相币的作用后,我们家就一直在使用,家里开销几乎都是真相币,不但我们使用,而且从我这里流通出去的真相币从年前到现在大约有五万左右,我把钱上打上各种真相短语,同修们花起来很顺手,就连常人都喜欢花,常人说花了真相币,生意好,做事顺。

我讲真相的时间很少,只有利用工作关系中和接触到的一些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其中包括局长、董事长、经理、医护人员、一般职员等。一次在给我们单位主要负责人讲真相时,我说共产党败坏到这种程度了,开展各种运动,害死国人八千多万,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制造天安门假自焚,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利,人神共愤,天要灭它,你看贵州惊现藏字石就是警示,你曾经举手宣誓,为它献出生命,你只有从内心声明自愿退出它的组织,就会在天灭它时保命,满天都是眼都在看着你表态,他举起手,郑重地声明退出邪党,抹去邪恶烙印。

在讲真相过程中,遇到的有缘人,有的已经看过大法真相,小册子,有的看过电线杆上贴的真相不干胶,有的收到过真相币等等。是同修们的铺垫为救人打下了基础。正象师父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告诉我们:“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其实就是这样。

无论在任何环境中,我总是用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穿着整洁得体的衣服,精神饱满,正念十足的,展现出大法弟子高雅的风范,用平和的语言善待每一个与我接触到的人,使世人发自内心的接受我,相信我说的话,这样就是在证实法。

随着资料点的增多,我们也相对的就更忙了,一方面帮助同修建点前的购买,另一方面还负责教会做技术的同修技术,我们本地的资料点做技术的60岁以上的老年人比较多,没有摸过鼠标,拿起鼠标的手生硬,教起来很困难,有的甚至到现在还不会上网下载资料,都是每周我用优盘负责给他们传递,还要负责他们的部份耗材的购买,说起来买耗材,也很神奇,师父总是让丈夫联系到卖耗材的总代理,这样买的耗材相应的便宜的很多。为大法节省了不少资源。

还有的同修虽然会下载东西,但是打印出来的东西在质量上把握的不是很好,我和丈夫就一点一点的给他们讲解,有的方面要教十次以上,有时有点小问题都不能自己解决,我们都要跑去一趟。就一个简单的复制粘贴,我们都手把手的教多次,还是教不会,有时看着让他自己操作,操作的都会,等走后,第二天就联系叫去一趟,又不会了,有时候我都着急了,可看丈夫很平静,我也平静下来了。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过:“但是通常心很静的表现是面对很多干扰都很静,没有常人那个激动、不平等,非常平静,又不影响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明白了,在干扰面前心不动,很平静的那种状态,尤其是资料点的同修,一定要保持平静的状态,什么干扰都会退缩。

每周都要抽出点时间去点上看一下,他们总是高兴的说,正想着你们呢,我这有什么什么问题。其实我们的技术也只是我们有这个心去学,面临到难解的问题时师父总是开启我们解决此难题的智慧,不管多难的问题都变的啥也不是了。

每一个点都要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有同修劝我说,你应该改成其它项目,不能老做这样的事;也有的同修说,你应该走出去讲真相,救度你世界里的众生,不能光帮别人。我想既然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条修炼的路,我不能违背师父,再说了,我们当地并没有技术过硬的同修,以前做技术比较好的同修由于承担太多,太累,放松了修炼,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迫害了。面对着有些资料点的技术不成熟的同修,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众生需要得到我们做出来的资料明白真相,我横下一条心,绝不背弃自己的使命,好好学法, 在师父的看护下,我一定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直到法正人间。

我虽然在修炼的路上一直在精進,但也有做的很不好的时候,我也想把它曝光出来,以此引以为戒。

资料点的存在,牵制了多少邪恶,旧势力一直虎视眈眈的等漏。作为做技术工作的大法弟子,一定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谨遵师尊的教诲,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修炼。所以我在做资料时一直都严格要求自己,把握好质量关,得到了周围同修的一致好评,多次听到赞美、感叹,甚至有同修多次说你做的都是最好的,我似乎也习惯了,偶尔淡淡一笑说,是师父在帮我。但没有从内心彻底否定这个喜欢被别人夸奖的心,有时还感觉很自然。久而久之,麻木了,觉得很自豪,结果在一次做不干胶时,把天灭中共的中共打印成中国了,我刚打了几张发现了,就给改过来了。时隔不长,在做本地统一发正念的内容时,我照着同修写的内容打上了,打后还对一遍,没发现什么,结果晚上发九点正念时,我刚拿出这张纸,一眼就看见我打错的字,“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法正天地,现世现报”[3]的“法”字打印成“发”字了。我突然感到自己没有真的在修自己,我开始向内找了,我找到了自己的显示心,喜欢听好听的心,不负责任的心等等。真正对同修不负责任,对众生不负责任,对自己不负责任。

第二天,见到那个写错字的同修,我给他说了此事,他说已经发下去了,他也很自责。我们切磋了一下,准备再打印一些,让原来的打印错字的那些销毁。

过了两天,听同修告诉我说,一些同修对这事说你说的很难听,议论纷纷的。我当时听了之后在心里埋怨同修不为我着想,我承担了那么多的活,每天学法都得挤时间。正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话,我的心刚要动,但又用师父的法告诫自己:“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你能够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你就是在提高。”[4]

通过这件事,我接受这沉痛的教训,深深意识到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严肃的,做事是神圣的。就像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的:“大法弟子要在宇宙中救度众生,要在最后这个复杂的社会环境中救度众生,大家想想有多难?你们要看到了、要真的看到了,那太可怕了。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当我明白了《什么是大法弟子》中的一些法理时,压力没有了,这使我感到大法弟子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当自己念头不在法上的时候,就会出现问题和漏洞,不要说助师正法了,连个人修炼的标准都达不到,如何形成整体做好三件事。同修说我什么,我不计较,同修就是我的一面镜子,不能因此而造成间隔,以后要注意修口,截窒事态发展,清除旧势力在大法弟子之间造成的间隔,不给其生存环境,珍惜同修间神圣的法缘。真学法、真得法,把自己溶于法中,只有在法中才是最安全的。

当我突破了一切阻碍我写文章的障碍时,仿佛就象打开了一个大闸门,要说的话太多太多了,要感激师父的话也太多太多了。但对师父讲的:“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5]每当我读这段法时,我在心里都默默的流泪,师父啊,你给予弟子的是弟子永远都报答不了的,弟子只有在此对师父说声:谢谢师父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往哪逃〉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