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旧势力对孩子的伤害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我被迫害后回到家,家里的一切都变了,丈夫在我被迫害时就提出了离婚,现在他已经再婚,并生了儿子;我女儿由爷爷奶奶照顾,现在已经长的很高了。我的家人为我很不平,觉的跟他家里这么多年,也没有享到什么福,离婚时还一分财产也没有分到。我却因为他们一家人没有被救度而感到着急,如果是因为我的缘故造成他们对大法不好的印象,那真是遗憾万分。

我决定放下自己的私心,继续给他们讲真相,做到哪种成度就到哪儿,尽到自己的责任。在我被迫害期间,婆家的人对女儿照顾的无微不至,我很感谢两位老人家和他们全家,他们的确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因为多年没有印象,孩子对我太陌生了,我们两个人四目相对,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很明白一个离异的家庭对小孩的心灵造成多么大的伤害,这都是中共邪党的罪。但自己也很自责,是自己没有用强大的正念否定邪党对我的家庭的伤害。孩子最开始对我很有抵触,几乎不和我说话,我去学校接她,她就气呼呼的给你丢下几句话,说爸爸如果看到了要骂她,直往前走,不和我走到一路。我不生气,不紧不慢的跟着她,用柔和的语气对她。这样天天接她,一面和奶奶爷爷通电话,本来婆家的人对我的印象就比较好,觉的我各方面都不错,但对我一直坚持修炼不理解,总觉的是“胳膊拧不过大腿”。爷爷奶奶也通情达理,孩子心里的墙没有那么高了。这样还是天天接她,可以一同走到她奶奶家,我们边走边聊,慢慢的孩子什么都愿意和我谈了,问一些问题,我知道这时只有用我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才能融化我们之间的坚冰。

我从不居高临下,说话都是用商量的口气,一面鼓励她谈自己的观点,从不强加于她什么。在对待她爸爸和后妈的问题上,我更是小心谨慎,从来不说对方的一点不是,总是说他们的优点,本来她爸爸就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在这方面就在孩子面前极力赞扬。在对待后妈和弟弟的问题上,也让她有一个宽宏的心,虽然弟弟的出生她心里感到很不平,自己很委屈,觉的他们是“重男轻女”,我就不断的开导她,要她爱人如己,善待别人就是善待自己。她学习中有了什么困惑和困难的时候,我就用自己这一层次悟到的理和她交流,效果很好,她心里的芥蒂没有了,能够每天愉快的面对生活。

我与孩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每次遇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有这些事要告诉你……我简直成了她的铁哥们了。她非常担心她成绩考不好,都成了她的一大负担了,我就不断的劝慰她,并劝她退队,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有福报的,这次毕业考试考出了非常优异的成绩。

我真是感激师父的教诲,如果没有师父的法理指导,我不会与婆家相处的这么融洽的。孩子的爷爷生病住院,我一点都没有心理的阻碍,直接第一时间就去看望了他,送了钱,住了近半个月,我天天坚持看望,就想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就想为对方着想。孩子为这件事也很感动。她的作文中写道:一次去理发,因为头发剪短了,心里很恼火,但洗头那个姐姐的语气、口气象妈妈一样,她顿时心里就暖融融的了。

我和她的后妈也相处的非常好,因为我的心很坦荡,只求对方幸福,经常在路上遇到就谈一谈,从没有另眼看待对方,遗憾的是还没有跟她讲到“三退”。

家乡的朋友、同学很多,这期间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在讲的过程中,我觉的收获很大。因为原来主要发真相资料,对方看没有也不知道,心结打开了多少也不知道。通过与对方的交流,才真正了解了他们的心结,并针对性的谈出自己的看法。因为现在的人都很忙碌,给他看《九评》,我的很多熟人都拒绝,他会说没有时间,但是也不能勉强别人,如果跟他交谈一下,说一下内容,他会很乐意的接受,这样就要求我们扎扎实实的学法,解开他们的心结。还有一个好处,一说三退,起一个好听的名字,他随势就三退了,如果叫他自己打三退电话或上网,他可能要考虑半天,所以面对面讲真相,能够更快、更有效的救人。

一点体悟,请同修们慈悲指正,今后我会在修炼这条路上奋起直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